法规公告

市民和社会各界对《宁波市法制教育促进条例(草案)》的意见

信息来源:法工委办 发布日期:2010-01-12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8月27日,宁波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对《宁波市法制教育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了审议。会后,法制工作委员会将草案全文刊登在《宁波日报》和宁波人大信息网上,同时以书面形式将草案发送市级有关部门、各县(市)区人大常委会、部分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咨询员征求意见;先后召开了海曙区、镇海区、余姚市等有关人员参加的三个座谈会,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和建议。现将市民和社会各界的主要意见汇总如下:

  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北仑区检察院、浙江鄮城律师事务所建议,将草案标题修改为《宁波市法制宣传教育促进条例》,更加符合实际。

  浙江舜宇集团有限公司、江东区司法局提出,制定本条例是十分必要的,但是条例的制定要符合实际需要,建议将普法办作为一个协调机构写入法规中,方便实际工作开展。

  余姚市委宣传部提出,建议草案总则部分增加对法制教育的内容、方式方法的规定。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浙江鄮城律师事务所建议在总则部分增加一条对“法制宣传”的概括定性条文。

  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草案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组织,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开展法制教育工作”,该条款规定没有实际意义,建议删除。

  海曙区白云街道、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北仑区检察院建议在总则部分增加规定“法制教育经费纳入财政预算范围。”

  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浙江鄮城律师事务所提出,草案第四条对司法行政部门的职责作出规定,建议增加两款规定“(一)是组织法制教育集中培训和考试;(二)是由市司法行政部门制作统一的法制教育教材,由区、县司法行政部门制订适合当地特色的法制宣传材料。”镇海区人大提出,该条款第(二)项内容规定“研究制定法制教育工作规划和年度计划,根据不同时期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科学确定法制教育的重点对象和重点内容。”内容规定过于详细,建议修改为“研究制定法制教育工作规划和年度计划,并组织实施”。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对该条款中规定的司法行政部门的职责进一步研究,修改条款中第(三)项考核和第(五)项奖惩的内容。

  海曙区人大提出,草案第二章对普法对象的划分标准不统一,内容上有交叉、有重复,又没有涵盖新的社会阶层、团体,没有将教师、医生等包含在内,建议统一修改。余姚市司法局提出,要在草案中进一步明确这些重点普法对象学法工作的落实,尤其是青少年的法制教育是重中之重。

  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庄桥街道联心村书记庄德章提出,草案第五条规定的“有学习和接受教育能力的公民”范围不明确,建议修改为“一切有接受教育能力的公民”更为适宜。

  余姚市人大提出,草案第六条规定了领导干部学法的义务,建议进一步明确具体如何开展学法。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联系点庄桥街道联心村书记庄德章建议将草案第六条、第七条内容合并,对“公务员和领导干部”的法制教育义务作统一规定。

  镇海区教育局提出,草案第八条规定“青少年应当学习和掌握与自身年龄、智力水平相适应的法律知识,增强法制观念,遵守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按照青少年自身发展特殊性,建议修改为“青少年应当学习和掌握与自身生理特征、心理特点和接受能力相适应的法律知识。”海曙区教育局提出,该条款中“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与青少年的智力发展水平不相符合,建议删除。

  海曙区白云街道建议在草案第三章中进一步补充明确法院、检察院的职责。

  宁波市总工会建议将草案第十条中“进城务工人员”修改为“外来务工人员”。

  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草案第十三条对组织、宣传部门的职责作出规定,组织、宣传部门作为党委机构,不是法规适宜调整的行为主体,建议删除。

  海曙区法制办提出,草案第十四条规定“政府法制机构负责对行政执法人员的法制教育培训和考试、考核”,法制机构只负责培训和考试,具体的考核职能在用人单位,建议进一步修改。

  余姚市人事局提出,草案第十五条对公务员管理部门的职责作出规定,实践中专业技术人员的基础教育含法制教育也由人事局统一管理,建议在草案中加以补充规定。宁波市人事局建议将该条文修改为“公务员管理部门负责公务员的法制教育工作,将法制教育列入公务员初任培训和在职培训内容。”

  海曙区教育局提出,草案第十六条对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责作出规定,其中第二款规定的“学校应当针对学生教育特点,采取多种方式开展对在校学生和教职工的法制教育。”前文是“针对学生教育特点”,后文是“开展对学生和教职工的法制教育”表述不一致,建议修改。镇海区教育局提出,条文中最好增加体现对特殊青少年的法制教育情况的规定,体现地方特色。同时建议在该条文中再增加一款规定“积极开展安全文明校园创建活动,以‘平安校园’为抓手,净化青少年成长环境,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维护其合法权益。”余姚市教育局提出,目前青少年法制教育的最大问题是没有教材、没有学时,建议在草案中对此加以明确规定。

  海曙区工商局提出,草案第十七条对经济管理部门、行业协会的职责作出规定,建议进一步明确“经济管理部门”的具体含义。镇海区发改委提出,发改委主要是对重点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开展法制培训,其他企业的培训都是由工商局组织开展的,建议修改为“市场管理部门”。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条款中关于“法人代表”的表述不正确,建议修改为“法定代表人”。慈溪市人大建议将条文中“各类经济主体法人代表”修改为“各类经济主体负责人”。余姚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提出,目前企业法制教育的重点人群是企业负责人和一般员工,行业协会难以承担管理责任,建议进一步修改。

  海曙区公安局、镇海区公安局提出,草案第十八条中规定的“流动人口”范围不明确,建议修改为“暂住人口”,具有实际可操作性。

  镇海区文广局提出,草案第二十条中规定的“文艺演出团体”表述不规范,建议修改为“营业性和非营业性演出团体”更为适宜。条文第二款提及的“网络等大众传播媒介”其中网络的管理部门不是文化部门而是宣传部门,建议进一步修改。宁波市文广局建议将该条文中的“文艺演出团体、文化经营新闻出版单位”修改为“文艺演出团体等文化经营单位”,更加符合实际。

  有的市民通过电子邮件建议草案中增加一个条文“每年12·4全国法制宣传日期间,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应当根据法制宣传教育工作安排和各自工作职能,组织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活动。”

  海曙区人大、余姚市人大、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草案第二十五条对人大和政协的职责规定不合适,建议删除。

  镇海区文化局提出,草案第二十七条规定“社会公共场馆、场所应当为法制教育社会公益活动提供场所、减免费用”建议修改为“提供场所、经费上的便利”更为合适。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社会团体应当为法制教育公益活动减免费用缺乏法律依据,建议修改。

  镇海区人事局提出,草案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政府将法制教育工作列为年度工作目标管理考核内容。”考核工作是区委、区政府的考核,而不是人民政府单独考核,同时检察院、法院是不列入该项考核中的,那对法院、检察院如何考核,建议进一步明确。

  镇海区委宣传部门建议将草案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修改为“司法行政部门会同其他有关部门负责本辖区的法制教育考试工作”与实际情况更加符合。镇海区委组织部门、余姚市委宣传部门提出,该条文对法制教育考试工作及参加比例、合格率作出规定,实际中难以操作,建议作定性规定,不要作定量规定。市人大法制委咨询员陆志孟提出,该条款关于比例的设定属于目标性的,而非权利义务性的,不应当在法规中加以设置,建议删除。

  镇海区委组织部门提出,草案第三十条对干部任命前开展法律知识考试作出规定,实际操作非常困难,建议修改为将法律知识考试列入后备干部培训班考试范畴,方便实际操作。

  余姚市法制办提出,草案第三十一条对行政执法人员颁发证件、授予资格作出规定,实践中只有省政府才有资格授予和证书颁发的权力,宁波市只是具体执行,在草案中规定没有意义,建议删除。

  还有一些单位和市民对草案的文字、标点符号提出了修改意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