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在线

代表在线:关注经济转型升级

信息来源:中国宁波网 发布日期:2010-02-05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宁波市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和宁波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分别于2月5日和2月3日隆重召开。此次“两会”是在全市上下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取得阶段性成效、经济转型升级处于关键时期召开的重要会议,中国宁波网和宁波日报联合推出两会系列对话,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与市民面对面。抢抓机遇,坚定不移抓转型。2009年,宁波加快服务业发展、促进工业调整转型、推进现代农业发展、强化节能减排,取得不俗成绩。2010年,经济转型升级仍是我市发展的主线。
  
  2月4日下午3:00——4:00,相关代表和委员将走进《对话》直播室,就此话题与网民进行探讨。欢迎您在直播页面下方留言,或登录中国宁波网天一论坛发贴、提问,同时也可拨打热点参与电话:87685369,与主持人和嘉宾及时互动。   
  
  嘉宾介绍   
  
  王星平 市人大代表;邵运蒸 市人大代表;池   逊 市政协委员;时利众 市政协委员。
  
  
  
  
  主持人:说到转型,很多人都说,在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在说转型,怎么转?作为企业或者企业主,作为宁波所有在企业运行中的一个人来讲,应该怎么转型。我想从池委员问起,您认为这个转型是什么样的概念?单单是某一个企业、某一个部门、某一个单位,把原有的东西转变,这样一个转型吗?
  
  池逊:转型的概念应该从广义的概念理解,因为涉及到社会的各个方面,而不仅仅是某个企业的转型。
  
  时利众:浙江省是资源贫乏的省份,主要是依靠外面的资源。由于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应该说对浙江的冲击很大,所以省里的两会也好,市两会也好,对浙江宁波,包括转型升级,是势在必行的,是必须要做的。而且根据中央的部署,是要加快步伐。如果浙江和宁波的经济转型搞不上去的话,对宁波的经济发展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我想,经济转型是当前的当务之急。
  
  主持人:您认为从目前来讲,这个转型是不是有必要每个企业都要转型?
  
  时利众:转型的含义是比较广的。各个企业的情况也是不同,国有企业、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都是有不同的方式。它主要还是要根据各个企业的不同情况来调整转型的思路,调整自己的结构,也不能完全一视同仁,说转型就把企业转过来了。这个概念不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根据不同企业不同情况,大的小的,民营的国有的,不同的情况不同的思路去搞转型。
  
  主持人:王代表,我想问一下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您认为从您的企业出发,您认为转型应该怎么转?你们企业转型了吗?
  
  王星平:我觉得是这样,转型对于一家企业,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可以说,与时俱进。一个企业和一个社会是一样的,企业要在社会中发展,肯定要适合于市场经济的变化。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你要企业要符合市场经济的需要,必须要转型。通过企业的转型,进一步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从管理方面、产品方面、产业方面。所以像我企业,我是做纺织的,从原来单一的普通的文化衫,到今天做到高档的一些品牌的T恤,我们延长产业链,提高档次,增加附加值,这是我们企业接下去更要注意的问题,如何更加提高产品档次,提高经济效益。所以企业要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转型是企业必须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您所在的企业有没有转型过,尤其在金融风暴以后?
  
  王星平:去年由于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来了以后,确实对我们国家,包括我们宁波的一些企业,都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一些外贸出口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但是我们面对这样的环境,政府对企业,为了支持宁波企业的发展也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扶持企业共度难关。
  
  
  我们企业也是一样,一方面依托于现在政府大的环境的支持力度,也可以说金融危机也是一种机遇。一方面我们搞内部管理,也可以说搞企业转型,搞升级。一些中低档的产品,没有效益的,我们尽量放到外面工厂去,一些不发达地区去生产。我们自己生产一些比较高档的,附加值比较高的。所以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使我们企业去年一年当中,也取得了一些比较好的成绩。
  
  主持人:在这次风暴当中,不但没有受到什么重创,还在转型的过程当中收效非常不错是吧?
  
  王星平:我们去年一年下来,跟2008年相比较,从各个方面,包括产值、销售以及效益,都增加了10%以上。所以我们在去年一年当中,在去年年初有一些影响,年中开始以后,我们企业应该说比较大的发展,有一个比较大的提高。
  
  主持人:所以我今天看到您坐到我们直播室都不一样,红光满面。邵代表,您也是一位企业家,从您的企业来讲,从您的角度如何看待转型?
  
  邵运蒸:企业转型不是金融危机来了以后说转型才转型,我同意王代表的说法,与时俱进。作为我们来说,是一个不断的改造过程,才能真正起到转型。包括人才引进、内部管理,包括技术改造,包括产品研发等等,是一个系统过程。
  
  大企业也好,小企业也好,说今天金融危机明天要转型升级,这是不可能的。说金融危机来了马上就要调整,这是调整不过来的。其实平时在做企业的时候就要有强烈的危机感,对企业内部不断地进行提升改造,这才是转型。淘汰落后的产品,产品的质量提升、技术的提升、装备改造,包括人才的引进,这些是真正要做的起到转型的目的。
  
  转型这个东西现在想转是不能盲目动的。你这个产品以前做了这么多产品,有这么多资产在,产品结构一调整可能整个企业就死了。
  
  主持人:在整个2009年一直到现在,似乎有人说金融风暴在席卷全世界的时候,好像宁波的影响不是特别大。有人说没有走进去看。作为您个人来讲,您认为从目前您所在的单位,所看到的转型,有没有一些和其他的有不同的地方?或者从您所处的单位来讲,您认为转型更主要的应该看重什么?
  
  池逊:我因为是在信息产业领域工作,从我们掌握的这个行业的情况来看,应该说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初,冲击是非常大的。从2009年下半年来看,我们的企业适应得非常快,在危机当中他们能够及时地把握机会、调整产品,在这样一个时期,就是在转型方面还是做得比较成功的。
  
  当然,这个转型就像刚才那位代表所讲到的,其实是一个长期的积累,可能从比较早的时候就要开始进行部署、研发。因为我们在去年上半年开始,我们一直密切在关注企业的发展状况。可以这么说,就是说凡是他们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有创新的这样一些产品,在这次危机当中受到的冲击非常小,而且可以说这样一些企业在这次危机当中,他们反而比以前成长得更快。
  
  
  可以举一个利益,像象山聚衣(音译),他们以前是做服装的,现在在从事电子信息产业的研发。在200年的时候基本完成,做了一个机顶盒的产品。在2009年的时候他们的效益非常好,去年一年的产值就达到3个多亿。
  
  
  还有一些我们的软件企业,他们在去年的时候,因为国家4万亿投资投入以后,他们也得到非常多的机会。一下有很多的项目拿到手以后,去年的产值反而比前年增长更快。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还是比较多的。
  
  
  然后我们从,特别是去年这一年,我们特别关注我们宁波市的软件产业的发展,然后我们也先后制定了一些帮助企业拓市场的一些工作。去年我们整个软件产业的发展,就是跟我们前几年相比,基本上差不多,就是能够保持40%多的快速增长。这个应该说是相对于全省甚至全国来讲,我们的情况还比较好的。
  
  主持人:时委员,从很多人的感觉当中,你们公司给大家的印象都是说,永远都是挺胸走路的这样一个人一样。这次有没有受到危机的影响?怎么渡过这一段艰难的日子?
  
  时利众:我们是市政府投资公司,投资的行业比较广,主要涉及到四大行业,一个是临港工业,还有一个就是能源行业,再一个金融保险,还有就是房地产,四大行业。作为这四大行业来说,应该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能源项目的影响是最大的。而且我们投资的这些能源项目在2008年应该说是全面亏损。整个国家也是五大发电公司都亏本。这个跟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有关系。
  
  
  从2009年开始以后,应该说2009年的上半年跟下半年区别很大,上半年一季度还不是很好,从二季度开始回升。今年能源项目是全面盈利了。可以说这是一个复苏的迹象。但是最近关于能源转型的一个发展的战略上,特别是这次哥本哈根会议以后,要发展低碳经济,对下一步的能源项目压力很大,要转型升级。
  
  
  尤其是目前,这次委员们都非常关心的,而且去年政协委员当中,也比较关心宁波的大气污染问题。就是宁波是不是再要建设大电厂。这个大电厂主要的问题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酸雨,昨天政协委员发言当中,我们的酸雨天气在90%以上的降雨量是酸雨。目前情况下,我们国家也在出台这个政策,尤其是改变了转型升级当中的,区域划块。就是以中西部边缘地区的发电,国家的煤电基地,然后通过特高压技术远距离输送。这个尤其是我们的沿海地区,很大一部分的主要是缺资源,经济发达。这样的远距离输送又减少了污染,又减少了损耗。
  
  
  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国家在十二五规划当中,这个项目已经列入重点的项目当中。
  
  主持人:哥本哈根会议以后,对一些国家和企业是一个契机,但对有些国家和部门来讲是很大的压力。在这个过程当中,您认为这个压力究竟来自于哪方面?很多人,当这个会议结束以后,全世界都很关注这个会议,非常注重我们今后的能源发展,能源发展该怎么发展,在不影响整个人类的发展、不影响到人类真正的很舒缓的生活的情况下去发展。但是不可避免的,在能源发展过程当中会产生像你刚才说的酸雨,这是我们不希望它产生的。
  
  时利众:除了酸雨以外,宁波大电厂的装机容量都在上千万,但是宁波的实际容量,今年最高的容量是649万千瓦,也就是说用电量,这个电厂建设远远高于宁波所需要的,它是为浙江省做出贡献的。但是宁波人民关心的是酸雨、二氧化碳排放指标,还有温排水对象山港地区的养殖影响,这是宁海的委员代表反映很大的,对我们的养殖影响很大。
  
  
  大家在去年也谈到了,以后要阻止或者是禁止这些大电厂、煤电厂在宁波建设。
  
  尤其奉化的代表委员反映很大,奉化没有建电厂,但是我们受到污染是最厉害的。因为电厂有一个GDP的问题,有一个税收的问题。宁海、象山占了GDP的收入,奉化既没有收入,有受到污染,奉化当然意见最大了。
  
  主持人:今年两会中您带来的建议是什么?
  
  时利众:我们去年提到过这个问题,就是说要关注,给主席会议也提了,就是今后在宁波地区发展大电厂,我们应该要给他设一个,就是要发展清洁能源。一个是ING,液化天然气,还有一个太阳能,再一个就是风力发电。这个清洁能源在国家现在也是鼓励的。目前大家很关注的,用液化天然气的公交车、汽车,西部发展就比较快。我们现在已经在搞。
  
  主持人:宁波前段时间上了一百多台。
  
  时利众:是市区的。我们跟中海油也谈过,就是ING的引进,这是解决浙江省以后的液化天然气的问题。现在浙江是缺气,这个气就是民用的,去年到过年时候大家都抢气了。冬天,老百姓烧气要保证,很多工业用户要停掉。现在气源不足就是有资源问题。所以转型升级当中既要提高技术含量、科技含量,还要提高新能源,就是老的一些东西要逐步地淘汰。宁波去年停掉好多的小煤电厂,我们这里就停掉了一家。
  
  主持人:作为投资公司来讲,有时候投资过程中确实是很矛盾的。似乎在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单位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但总有解决的办法。
  
  
  问一下王代表,从我们当前这样一种环境来讲,很多人都知道,包括国外的人来宁波也知道,宁波很多地方都在生产针织产品。从去年的环境来看,有很大一部分的针织企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那么无外乎就是说,我们似乎有些企业没有预计到这次危机可能会那么严重,没有预想到或者没有做好,刚才像我们邵代表说的,就是没有危机感。
  
  
  所以说就导致这样一些企业倒闭了,甚至是干脆就是不能翻身了。您个人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有没有一些好的经验介绍给我们,跟您一样差不多的企业,一些企业主们,让他们也可以参考一下。
  
  王星平:我们宁波本身就是一个服装之乡,宁波的服装应该说是扬名天下。至于针织服装行业,近几年以来一直是在大家共同关注的一个行业。针织服装行业到底是朝阳产业还是夕阳产业,作为我本人来讲,只有夕阳的企业没有夕阳的行业。更何况服装企业无论在何时何地,不穿服装是不现实的。问题是怎么把你的企业做强做大。
  
  
  从我企业的角度来讲,因为我这个企业也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个脚印创办起来的。到2009年底,整个集团公司实现销售6个多亿。我们在十年以前就提出要跨地区发展、跨行业发展。到目前为止,我们应该已经做到了。我们在新疆投资了3个亿,搞了棉花厂,把整个产业链做强做大。这样相比之下,使我们这个服装产业在整个市场方面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我们在做好主业的同时,也积极进行其他行业的发展。我们象山巨鹰从原来的针织服装做了电视机顶盒。我们也在向光源科技方向发展,做一些LED的节能灯,不是普通的节能灯,是在船舶,抗高温、耐高温、抗低温抗冻这样一些产品。我们在科研园区已经购买了两千多平方的厂房。明年就可以投产了。
  
  主持人:有些企业已经开始往高科技产品发展了。他们这样的发展能不能和信息产业挂上钩?是不是可以在他们的发展中给予帮助或者好的建议?
  
  池逊:我们也为企业提供这样的服务,一方面我们会针对企业的情况,比如说帮助他们做一些信息的收集,甚至是介绍我们宁波市的这个行业的发展情况怎么样,还有我们有一些专项资金,也做一些支持。
  
  其实我们现在就是,我们非常鼓励我们宁波市的一些传统产业,像我们的一些电子信息产业,还有其他的高科技产业的方向转移。这也是我们这几年工作的一个重点,我们举办各种类型的活动,因为我们宁波市传统制造业非常强,而且我们的企业家也完成了一些原始资金的积累。而且现在,像2009年,经过金融危机以后,我们很多的企业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如果传统的产品上没有创新点,没有一些领先于同行业的创新点,可能就会朝另外的方向做一些转型,会有更好的效果。
  
  主持人:像王代表说要生产LED的节能灯,而且是非普通的节能灯,你觉得可行吗?
  
  池逊:行。因为这个行业的话,确实是将来我们光源发展的一个重点。而且这个行业现在在我们国家甚至于国际上都是一个新兴的方向,因为是从节能方向的。
  
  王星平:不是家用的节能灯,而是是用在船舶、矿山,科技含量比较高的产品。包括军用,不是家用普通照明等,相比之下科技含量是比较高的,在国内还比较少。
  
  邵运蒸:我们以前是做传统装备灯具的,这个行业我们已经研发了三四年了,在大功率照明。
  
  池逊:政府也经常搞这些活动,给同行业的企业提供交流的平台。这个秘方是可以自己保留的,但是这些思想、国际的动态、应用的扩展,他们是可以合作的。
  
  主持人:研发已经三四年了,现在投产生产的,主要是销往哪里?
  
  邵运蒸:北京、上海,包括现在上海世博会。
  
  主持人:您主要是家用和商场用的,和他的方向还不一样。
  
  邵运蒸:我是做户外的大功率的。这个类型技术含量比较高,起点比较高,进入门槛也比较高,投资也比较我们在辽远的鞍山投资建了工厂,最近在青岛投资5个亿,主要是LED的封装。
  
  主持人:曾经有人说过一句话,谁先看到市场的契机谁就先占有市场。可能两位老早就看准这个市场了,可能我们邵代表更早的看到,已经研发三四年了。但是有人说,后来者居上。在我们目前这样一种环境下,不管你是生产还是研发,可能都要把眼光放远一点。
  
  
  再回到今天这个主题当中,就是转型。我对这样一个问题始终有一个不明白的想法,就是说转型,可能首先要转人的思想,然后才能转企业的型,您是不是这么认为?
  
  池逊:对,确实是这样。我们感受也比较深刻,企业家的思维方式,还有他的理念,这个是第一位的。如果他没有这样的思维方式或者思维理念的话,他的转型推行起来可能就缩手缩脚的。有的企业在转型的时候,这个可能两位企业家体会比较深刻。特别在高新产品研发的时候,可能一千万下去什么都看不到,是不是再追加,可能再追加一千万下去才看到一点点东西。这个给企业家很大的压力。
  
  
  在转型过程中没有这么坚定的信念,推行确实很困难。
  
  做决策很难。有一种在企业转型的时候那个决策比较容易,就是对产品的转型,它的改造、升级,这个相对来,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原来慈溪一个企业家,他生产壁炉的,很简单的一个出口产品。后来到金融危机的时候,一下子这个壁炉外面就不要了,你这个价格已经接受不了了。后来这个企业家想了一个办法,他把自己的产品进行改造升级,增加了一个嵌入式的系统,增加了一个大家每天都在用的遥控功能,就是让壁炉可以遥控的。为增加这个是增加了2美金,比原来的售价增加了10美金,这样原来的那家又要了。
  
  
  就是说他要想得出这个主意,这个跟老板平常对这个产品的了解程度、对国外市场的需求要挂钩。
  
  主持人:时委员,在过去一年当中,可能投资公司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但是或多或少可能会有一些危机感。有什么办法可以不受影响甚至比原来做得更好?
  
  时利众:那肯定是的,作为投资企业,投资肯定要回报。但是不是每一个投资都有回报。第二个,因为我们,像大的企业,国有企业,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最近大家很关注的就是所谓的有一种说法叫“国进民退”。因为国有资产、国有企业融资渠道、融资成本比民营企业容易,但是有大的资金,有的时候你要投资不顺,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从国有企业的角度说,领导要负责任的。
  
  
  在当前的金融危机当中,大家对转型的问题,尤其感觉到压力很大。因为转型是要把传统的观念转过来,要把传统的一些方式、经营理念要转变过来,不仅仅是设备的转型,人的思想转型是更重要的。
  
  
  另外投资要跨行业投资,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精通,我刚才说我们有四大行业的,我们宁波银行也是大股东。金融产品看起来是很好,但是也隐藏一定的风险。同时我们还有上市公司,做服装的不能老是做服装,这个理念要转变。就是跨行业,我可以做IT行业,我可以做其他的电子产品行业。我还可以做其他的投资行业。
  
  
  就是这个转型很广。在我们的角度来说,肯定是要对政府,要对企业负责,企业要对政府的投资负责,压力确实很大。
  
  大投入肯定也是大产出,大产出可能也有高回报。所以这个问题上,对于当前的形势,尤其是浙江这样的情况,宁波这样的资源贫乏的情况,我们也在考虑一些问题,考虑应该投在什么地方更合理,我们也可以走出去。我们最近也跟西部在谈,根据国家的能源政策,我们要把西部的资源,能够转化成好的效益,集聚到宁波来,实现资源换市场。
  
  西部是有资源,东部沿海地区有市场,所以国家现在就是以资源换市场,都在谈这些项目。所以我相信在十二五期间,国家的政策的倾斜会明显的对资源市场统一合理调配。
  
  主持人:每次说到这样的话题,我总觉得以后这样的合作会越来越多。以前大家都在愁,宁波的交通不方便,有一定的制约,比如十来年前的有一些交通方面的问题制约宁波的发展。但是现在不光从哪方面讲,从空中、海上、陆地,我们似乎都是不成问题的。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想得到,能想到的就可以办得到。问一下王代表,刚才说到发展的时候,您的企业按照您这样一种敢打敢做敢干的思想去发展,我想肯定你的路会越来越宽,你现在想到的就是说做LED的节能灯,已经开始准备在做了。
  
  
  有人说,走一步看十步,你走了这步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前面,有没有想接下来可能要做什么?
  
  王星平:我过程讲的LED和高科技行业,今后的前途都比较宽广。它跟服装行业一样,无论在哪个角落、哪个地方,离不开灯光,离不开照明。问题是你要怎么样把这个产业能够做强做大。所以我对我这个行业的今后发展是充满信心的,也比较有希望。只要我们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去开拓市场,对我这个行业,对我这个企业今后的发展是充满信心的。
  
  主持人:在这里有几个问题,是给我们两位人大代表提的问题。天天说经济,有没有说老百姓密切相关的?比如物价上涨,生活成本不断提高,房价涨得太快等等。在这里问一下人大代表,你们代表人民的利益吗?你们能不能帮助我们宁波560万人民把我们这样一种困苦,房价涨得太快,工资不够高生活成本不断提高的呼声带上去?
  
  
  两位代表给说一说,我们今年整个人大会上你们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我们有这方面的建议吗?
  
  邵运蒸:房价从我个人看,确实宁波地区也好,全国都在涨。
  
  主持人:您提建议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去写一个这方面的建议?真的没有办法把房价遏制一下吗?涨得太快了。有时候我们会一起议论,今天正好有两位代表两位委员,希望你们真的能够做很多议案、呼声的时候,把这些意见带上去。
  
  王星平:一个地方的房地产价格的提升,也可以体现出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的水平。至于房地产价格的不断提高,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也在出台一系列的政策,遏制房地产价格的快速增长。就像2009年底,中央出台了遏制房地产价格快速增长的一系列政策以后,房地产转让从原来的2年延长到5年可以转让,这一来房地产价格,从上海来讲,今年1月份,跟2009年的1月份相比较,成交额下降了20%以上,而且房地产的价格也可以说是,从2009年7、8月份不断提升,到2010年保持这个价格不变,我想宁波政府也在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我相信在政府的各方面政策的出台下,应该房地产的价格也会有所压制。但是一个地方的房地产的价格的提高,靠政府去出台一些政策,把它压制,我认为这也是其中一方面,最主要的方面还是要政府出台大量的经济适用房,来解决一些工薪阶层买房难的实际问题,这是比较关键的问题。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叫小孙,他说今天来的嘉宾大部分都是企业的,这挺难得的。他说我是学经济的,一直以来非常关注宁波企业发展的变化,金融风暴以来各企业都受到不程度的打击。各位的企业有没有受到重创?金融危机之前转型升级是必要之举还是暂缓之策?
  
  
  刚才几位都谈到了金融风暴中遇到的情况。已经遇到金融风暴了进行转型,这个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邵运蒸:我是这样认为,我的企业2008和2009年增长了40%多,而且我们现在2010年增长的速度还要快。金融危机给一些企业家、企业老板,大小的老板,好好的上了一堂课。以前宁波的企业应该说都是一帆风顺,企业也好、产品也好都认为不会有问题,国际市场也非常好。但是金融危机来了以后,就感觉我们的产品在技术上也好、质量也好、工业设计也好、内部管理、销售网络等等方面的问题都出现了。
  
  
  刚才我也说了,金融危机来的时候要去转型,是不能转的。关键的是作为长期的积累过程才能真正起到转型升级。
  
  
  现在如果再去研发,因为这个包括产品研发,平时我们已经在做了,包括新材料的应用、新技术的研发应用,这个一个企业来说是不断的提升。我刚才说的,一个企业,包括我们国企业好,任何企业,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
  
  时利众:转型升级确实不是一个一时的事情。国家提出这个转型升级是怎么提出来的呢,这个是2000年的时候,辽宁省阜新市党代会上有人提出这个词,叫转型升级。为什么叫转型呢,我想讲阜新市是一个煤炭的城市,就是一个煤矿建设的城市。它经过了一百年的开采,苏联人来开采以后,一百年的开采以后,我去过阜新,就是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温家宝总理也去过。
  
  它这个城市就变成资源枯竭的城市了。所以他们副市长给我发了一封信,就说他们提出要搞皮革城,到温州来学习、投资。他这个意思就是说,我这个资源没有了,我这个城市就是枯竭了,就是必须要转型。我以前靠煤炭生存的,现在没有煤炭了怎么办?这个问题提出来,他报给国务院,在国务院会议上,根据阜新的问题提出这个转型升级的,这个概念是这样提出来的。
  
  
  从城市是转型升级,从企业也是一样。一些老的企业,老是一味搞这个产品,一个企业肯定不会进步。日本的企业为什么转型升级,尤其是新技术开发搞得很快?举个例子说,他的IT行业,所谓的最简单的电视机,电视屏幕转型升级是一年、两年就换一代产品。所以我们现在的电视机越来越便宜。
  
  彩电过去还要开后门买,凭票买,现在是放开买,而且便宜得不得了。淘汰的彩电几十块钱,人家都收购去处理掉了。这个跟日本的技术升级换代是有关系的,他在电子产品方面、IT方面是特别的先进。
  
  
  所以就举我们这个企业的例子,我们这个企业老是停滞在投资一个领域,一路走下去肯定要走到头的。所以作为企业家也好,总经理也好,作为企业的代表也好,我们考虑肯定要全方位的。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们投资方面应该是,有资金实力的话,在全方位地开展投资。
  
  在金融风暴当中我们可以互补,企业行业互补,我们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影响还是比较小。
  
  主持人:所以我们说的转型这个话题,有人说转型说起来好像是太形象化,有些很表象的东西。其实真的往里面去挖的话,转型不仅仅是看到的那两个字那么简单,里面有很多科学性的东西、技术性的东西,都需要一个,思想也好,或者方式方法也好,都非常超前,很科学的,才能转型成功。
  
  
  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代表和委员的,但是时间已经过了节目的时间。很遗憾,我们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代表和委员,我们也希望今天这期《对话》之后,还可以在其他时间邀请几位代表和委员走进我们的直播室。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希望可以走进直播室和网友面对面地交流。网友提的这些问题可能也是各位非常关注的问题。
  
  
  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几位代表委员走进我们直播室。也感谢网友们的收看,每天这个时间我们再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