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在线

代表在线:如何让宁波市民食无忧

信息来源:代表人事选举工委 发布日期:2011-11-04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金视代表在线,今天和大家一块来讨论关于食品安全的问题,食品安全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人民代表和人民群众非常关心的一件大事,目前为止食品安全生产企业和从业人员和老百姓的反映都觉得是有一点唯利是图至法律和道德和人民群众的健康不顾,有一些有毒有害的食品,这些手段可以说是不断的翻新,使得很多消费者产生了一定的恐慌心理。在我们今天的宁波网当中和大家一起来,设置了关于食品安全的报道,希望在这里邀请三位代表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宁波在食品安全方面的情况,也希望代表能够在接下来的一小时节目过程中跟大家一起来就网友提出的一些热点问题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首先在这里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三位代表:首先介绍的这一位是坐在我身边的,宁波市人民代表、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研员关宝良代表!非常感谢关代表的到来!另外一位是宁波市人民代表、宁波市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站长张松柏代表!你好!非常感谢张代表的到来。另外一位代表是位女士,是宁波市人民代表、北仑区卫生局业务科科长、副主任医师乐孝艳女士,你好!

  非常感谢三位代表能够在这里跟大家一起谈论有关食品安全保障方面的问题。其实我们知道最近去年和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瘦肉精、西瓜膨大剂的问题,很多网友说现在感觉吃什么都不放心,三位代表有没有这种感觉。

  关宝良:没有!

  主持人:是真的还是假的。

  关宝良:人民的生活质量逐步提高,对食品安全要求更高,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很多方面反映出来,很多老百姓实际上对疾病常识性的知识不了解所以产生一些误解,特别是像今年海南岛的香蕉,用激素,其实这个已经用了二十多年了,几十年了,一直在用。

  主持人:这个激素是没有问题的吗?

  关宝良:没有问题,造成香蕉大量挤压,其实国外也在用,这种激素本身产生的就是乙烯,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小分子,我们家买的苹果就是乙烯,所有成熟的水果里面都有乙烯,是天然的。

  主持人:还有一定的量。如果过了这个量会不会让人有一种不安全感。

  关宝良:对,乙烯的量稍微多一点点就不行了,一定要控制在非常微量的情况下,才可以保证香蕉非常的漂亮,量多不行,量少也不行,本身激素的量非常非常少。这可能是老百姓对这方面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主持人:专业知识的缺乏。这也是我们对安全的信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关宝良:对。

  主持人:刚才张代表说了,你觉得不会有任何的担心。我想请教一下三位代表都有孩子吗?

  乐孝艳:有。

  主持人:今年发生了三顾茅庐的奶粉,我问一下,如果你们的孩子现在还在哺乳期,还要吃奶粉,你们还愿意让孩子吃中国牌的奶粉吗?会有这种担心呢?

  张松柏:香蕉上用乙烯我不用会任何的担心。

  关宝良:我还是会支持国货,宁波市销售的奶粉一共有29个类型,有一百多个品种,这些奶粉虽说有的产地不是宁波的,是外地的产地,但是企业的生产出的奶粉是经有关部门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成分进行,加入了一些添加剂,在国家规定范围内是符合人体吸收条件的,对身体是没有任何害处的。像富阳三聚氰氨是乱加还有一个是违法加,这是国家不允许的,他是冒充国家标准的奶粉,这种有害身体健康,孩子吃了以后就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只要和符合国家标准的吃了没有任何的影响。

  主持人:三鹿的奶粉,这个源头是在安徽,他的奶制品供应商出了问题,三鹿集团在检验过程中,不是特别的…。

  关宝良:这说起来有一个问题,我们法律规定的空白点,有的食品成分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的规定,加进去吃了以后发生问题才会出现问题,这是空白点,这是法律上要进行完善的。

  主持人:一方面是法律上有空白点,另一方面讽刺点说,我们在食品生产过程中新技术实在是太新了。

  关宝良:一些假冒伪劣企业技术在逐渐的升级,比如地沟油,我看了一篇报道,记者暗访的企业,他们日产量能达上百吨,他已经是规范化生产,他炼制出的地沟油,我们用肉眼或者是嗅觉很难发现,因为他的技术也在升级。

  主持人:所以说,在监管的过程中,是不是也应该跟着相应的升级,包括法律法规的制度。三位都是代表,平时在一些代表的会议过程中,人民代表对于这一块食品按照有没有经常提一些意见或者是建议。

  乐孝艳:食品关于到千家万户,应该说也关于到普通老百姓的切身问题,应该说民以食为天嘛,在普遍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也是代表关心的问题,近几年来代表对食品安全的建议应该说是在逐渐的增多。

  主持人:三位代表有没有哪位曾经提过这方面的建议。

  关宝良:我在09年提过关于食品安全的。 就是加强食品安全管理的,题目具体也不记得了。

  主持人:什么内容?

  关宝良:如何保障食品安全提了一个相关的建议。

  主持人:你提出几点建议还记得吗?

  关宝良:我当时讲一个源头控制的问题,也就是准入关,当时提出的建议,就是要把企业主体纳入信息化管理,把主体的主要资料、生产产品、产品中的成分、食品的生产日期、保质期所有这些数据都要输入到电脑里,实行适时管理。这是一个准入关。第二是职能部门要把好监管关,监管关在信息化方面要实现主体电子化,数据的管理上要规范化;第三业态的优质化,就是指现在建设的配送中心,这些大的商场、超市食品通过配送中心配送到各超市,配送中心进来的商品源头在哪、企业是否有登记证、是否有资质这都很清楚,这样的话在流通领域就可以保证食品真正的安全。

  主持人:现在我们出了这么多事情,关代表说了有三个领域,现在出了这些问题,三位代表认为这些问题主要出在源头还是监管呢?

  关宝良:据我了解,宁波是典型的输入性食品城市,输入的比例占总量的75%左右,从宁波食品生产的企业、生产的食品来看,目前在全国以及在宁波市辖区内,还没有发生大的食品安全事件问题,到目前还没有。我们现在发生的,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的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基本上都是外地的输入性食品。我们宁波市无非就是有一些,因为在源头上具备生产食品的企业,具备国家资质的,我们是不能控制它入市的,它进来的时候无非是对他的食品进行检验检测,检查他的标准是否符合要求。但源头不在宁波,我们只能作为控制,怎么控制呢?当这个食品发生问题的时候,在第一时间能掌握这个问题,立即让它下架,或者采取一定的补救措施。

  主持人:这是工商做的。

  关宝良:流通领域是工商做的。

  主持人:万一遇到这个事情,老百姓怎么样自查,卫生部门有没有这方面的建议,譬如说,我想请教一下乐代表,你有没有经常碰到身边的人因为食品安全方面的一些问题,自己身体上受到一些影响的情况。平时我们怎么样来识别,或者说怎么样看待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食品安全出问题的状况,能不能自查。

  乐孝艳:接着关代表的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宁波总体食品状况应该说是比较安全的,一块是我们自家生产,另外一块就是输入的,输入的方面关代表也讲得比较多,我也了解了一下,70、80%的输入是怎么样把关的,准入关可以追溯到每个食品的源头,是哪个地方进货的;第二,有严格的检测监管系统,我也了解了,近几年检测的相关数据都是公开的;另外,万一发现不合格的东西,公开了以后,一是下架,第二是返回到生产地,就是马上通知那边。发现多了以后,宁波这个关卡就卡住了。作为代表我们也非常关心这一块工作。另外我们自己识别食品是否具有安全性,这也跟老百姓的知识有关系,多宣传以后,包括食品包装上的一些生产地,因为宁波生产的产品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第二是包装上的日期,等相关的东西,对食品的安全问题提到日常生活中来,买任何东西都要去识别,有一个识别的概念。我在医疗系统,全宁波大的食品安全问题,牵涉到人员的健康、生命问题,应该说近几年还是没有碰到的。没有特别重大的。

  主持人:几位代表都说了,宁波的食品安全相对来说数据是比较好的,在9月15日我们宁波网、日报、上报、晶报发布了2010年食品安全报告的白皮书,我想在这里请教一下三位代表对这个白皮书了解吗?有没有说宁波大宗检验食品的情况道路怎么样?

  张松柏:农产品这一块,最近十年来,我作为消费者也感受到,农产品安全越来越好。十几年前我身边经常有人发生农药急性中毒事件,最近几年几乎没有听到,说明农产品食品安全确实进步非常的快,特别是本地产的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从我们国家一级,省一级,市级,也是这样,情况都比较好。极少数超标还是有的,但绝大部分都是好的,可以达到95%以上。

  主持人:95%以上。节目一开始,张代表也说过了,并不是所有的激素都是有害的是吧。

  张松柏:对。

  主持人:我们也碰到过膨大剂的问题,我们也想请教一下这个膨大剂到底有没有害。

  张松柏:植物激素有很多老百姓不了解,它是广泛存在在我们的食品本身,蔬菜、水果里面都有激素,我们讲的激素是人工合成,这样的一些物质,他的特点就是用量非常非常小,量多了反而起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不行了;第二它是生物的活性物质,第三这个出来之前都是做过实验的,大批量在动物上做过实验,有没有负面作用。能合理科学的使用影响是不大的。

  主持人:什么叫合理科学的使用。是不是在剂量上应该注重一下。

  张松柏:对。

  主持人:很多网友也反映说,认为用激素的话,这个激素出厂肯定是按照国家的标准,肯定是有的,但问题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大家一听到,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苹果或者是一个西瓜、香蕉,从小到大已经被用了十多种激素,大家就会有一种恐慌。

  张松柏:根据我的了解没有这么厉害,西瓜可能在结瓜的初级用一下,后面就不用了;我做过监测,到销售的时候都是低于国际标准的,这是非常安全的,没有问题的。低于国家标准是测不出来的,因为它分解也比较快。有的老百姓说,你香蕉用催熟剂,那孩子吃了以后会不会也被催熟了?其实这是不懂,因为动物的激素和植物的激素不一样,大家最希望什么激素都没有,这是最希望的。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新技术代替这一类激素呢?

  张松柏:这个还没有,低温的时候,你要让西瓜结果没办法还得用,用其他代替的办法成本太高了。没有办法。

  主持人:果农使用激素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相关部门,据代表了解,有没有相关部门对他们实施一些监控呢?

  张松柏:像我是搞技术推广的,我们在技术上指导,你应该怎么用,合理科学的使用。你用的不好反而会减产,品质下降了,对他自己也是一个损失,不是好事情。像上次江苏的西瓜膨大剂炸掉了,就是没有科学的使用,用的时间不对,西瓜就炸掉了。

  主持人:其实除了一些关于植物激素之类的问题,大家对动物激素也有很多看法,像瘦肉精的事情,这属于激素范围内吗?瘦肉精大家也都比较了解的,瘦肉精的事情虽然说现在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我觉得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还是有很多恐慌,不知道这种恐慌几位代表认为主要的源头和原因是出在哪里呢?

  张松柏:整体来讲,国家对瘦肉精管理是非常严格,这一次生产瘦肉精都被判刑,这是极个别的例子,宁波这几年的监测基本上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个别的发现也是外面输入的,特别是通过这次打击以后,我相信瘦肉精这块可以比较让人放心的。

  主持人:节目过程中,有网友反映,目前食品安全领域的违法犯罪成本特别低,所以给一些违法犯罪分子造成一些可乘之机,几位代表有没有这种看法,目前在法律法规上对违法的成本是不是太低了,除了你说具有轰动效应的瘦肉精判刑了,但是其他的好象没有?

  关宝良:成本有三个方面,一是直接成本,一个是犯罪的成本,第一是惩罚的成本。我们说犯罪的升本比较低主要是讲第一条和第三条,第一条我这个企业的投入产生的利益是多少,如果这个利益产生的比较大,那可能企业就会想方设法去做;第三,企业做了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被发现率,也就是公安讲的破案率,如果他一作案、一犯罪,就会被抓获就没有人去做。主要是第一点和第二点。列宁说如果有300%的利润他就会冒杀头的危险。这一次由宁海发生的地沟油卖到山东去的,也就是这样的,地沟油的成本非常低。有一些对它进行的测算,一童地沟油180公斤成本只有一百块钱,售出去就是几百块钱,几倍的利润就促使这些人铤而走险。对他惩罚的成本确实有一点偏低。所以温家宝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就说要重点,重点是与犯罪成本,你用的点越重他犯罪率就会越小。我们用的重点,据我了解,海南有一个地沟油当时发现3.6吨,只处罚了两千多块钱,按照我们的法规只处罚了两千多块钱,这个价值只是一桶油的价值。

  主持人:我们处罚是直接按照它的成本。

  关宝良:法律是有规定的,你是什么违法行为,处罚多少,是有下限和上限,如果不按这个范围处罚你也是一种违法行为,所以处罚的成本很低。像浙江其中有一个地方生产火腿肠,火腿肠用敌敌畏炮制,敌敌畏是一种剧毒,炮制以后延缓它的保质期,库存量减少了,等于利润就上去了,最后被抓以后,老板判两年。这肯定要让别人铤而走险。

  主持人:这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是两年。

  关宝良:这是根据法律来,因为在食品安全这一块,我们国家现在发展到这个程度,可能是经过了一段镇痛,发达国家这个镇痛都经受过了,我看到韩国当时也是一个食品安全的事,他是用废弃的萝卜做饺子馅,吃了以后会上痛下泄,它的处罚是七年以上。最后法律就改变了,改成十年以上,由七年以上改成十年以上。

  主持人:很多国家,对一些诚信问题,或者是欺诈,或者是关于安全方面的问题判处非常重,几乎判到破产为止。中国这方面有待于提升。最近出了这么多事,我相信已经有有关部门已经在修改或者是制订这方面的东西,我们也听说这几年代表对这方面的问题提的建议越来越多了。我听张代表说到地沟油事件,很多网友非常关心这个事,很多网友想问一下,关于地沟油在很多大型企业中是不是也有使用呢?之前我们也听到一些消息,知名餐饮公司都是用地沟油或者是回锅油。你们有没有听到过?

  张松柏:听到过,但宁波还没有报道。关代表说的,我是这样想,不管是法律这块应该加快,对违法犯罪的行为要重罚。还有监管层面,餐馆在用,有人举报,举报以后就重奖,这样就可以威慑想违法犯罪的人,这可能是比较好的,也可以让消费者比较放心。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对一些大型餐饮企业,有没有监管部门对他的食材进行监管?

  乐孝艳:有的,餐饮方面卫生也是其中一个部门,对餐饮的卫生包括食品原料方面一年都要去检测几次,样本抽来以后,通过CDC,检测报告要反馈给他们,每年好几次。

  主持人:既然政府对食品安全一直都是在严厉打击,不停的抽查,不停的监测,为什么目前在大型餐饮企业也有这些食品安全的问题层出不穷呢?

  关宝良:还是利益驱动的问题,地沟油生产成本非常低,在讲地沟油之前讲一讲什么是地沟油,地沟油就是餐厨垃圾,我们吃下的剩菜剩饭这就是餐厨垃圾。还有炸过其他东西以后的废弃油。还有屠宰场里面一些牲畜的一些边角边料。这些东西就可以炼制成地沟油,这对身体是非常有害的。现在地沟油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形成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利益驱动。餐馆里面出现这些餐厨垃圾,应该是由环保部门去处理,如果他交给环保部门处理,你这个餐馆要交一定管理费用,垃圾处理费。现在有人主动到他餐馆来买你这个垃圾,主动上门收购,他在利益方面,那边要缴费,这边可以赚钱,他就卖了,买这些东西的人是养殖大大户,养殖户买回去以后就进行熬煮,上面的东西就是油脂,下面的东西就喂动物所用。他做出来的这些油脂再送到加工厂加工。他卖给加工厂的时候这些油脂又可以赚一部分钱,他喂猪喂鸭的时候也可以降低一定的成本。地沟油加工的时候一桶就一百块钱,他卖出去是几百块钱。

  主持人:这些地沟油老百姓从肉眼看不出来,我们怎么鉴别呢?

  关宝良:我提一个建议,应该把这些地沟油的原材料进行有效的控制,统一运输销毁,这样生产的原料断绝以后就很难生产了。

  张松柏:餐厨垃圾统一处理。

  主持人:平时肉眼看不出的东西我们有一定恐慌性,另外很多消费者也有一点不太相信广告语,比如有的广告语说特别的松软可口,一加这些形容词就特别的可怕,因为怕他添加了什么添加剂,就不敢吃了。这里我想请教一下,加添加剂,也很能省钱吗?一个很小的一个包装袋里面很小的东西,里面家加十几种、二十多种添加剂,这能控制成本吗?

  张松柏:添加剂其实是一个好东西,我们餐桌上的调味品都是添加剂,但是添加剂不能乱加,也不能非法加,要在国家规定的标准范围内,它是符合要求的。有了食品添加剂也是现代食品工业的表现,如果设想一下,今天生产的目标不加防腐剂,你没有运到市场就腐烂了,只有添加了防腐剂才可以保证质量,但一定要在规定范围内加,三聚氰氨就是乱加,你是在法律规定外有加了一些东西,这是违法的东西。

  主持人: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很多人希望吃到纯天然的,没有公害的东西,但是我们发现很多东西都会加防腐剂,网友想问一问,防腐剂是不是有害的。宁波市人民代表、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研员关宝良:防腐剂在一定范围内是没有坏处的,不加的话食品就无法保存。有的地方防腐剂还是必加的。有一些防腐剂、添加剂各有各的作用。

  主持人:是不是说防腐剂越少越好是吗?

  关宝良:也不是。越少保质期越少。要到一定量才可以发挥作用。

  张松柏:在一定量的范围内应该讲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很多人想问,在平时日常生活中有没有识别一些添加剂的方法吗?你们在买东西的时候有哪些习惯,比如我们要到超市卖一包鸡翅,一看哎呀,很多添加剂,就一一分析。

  乐孝艳:没有,添加剂也是正常的,国家也出台了添加剂的标准,加进去的话其实一是按照科学规范的添加对身体是无害的,第二食品的色、味各种感觉都会非常好,应该说,是可以放心的吃。但是你自己到外面拿着东西检测这个添加剂到底是过量了还是怎么样,一个是添加剂的问题,另外是防腐剂的问题,自己拿东西去检测也不可能。一般是相信超市。

  主持人:超市进货也会有严格的控制。

  张松柏:我去超市买动作,上面明明白白写说添加剂,我倒比较放心,因为这个企业比较诚信。

  主持人:现在有人喜欢买一些现做现卖,比如说经常会有一些小店一边做蛋糕,一边做面包,一边就热腾腾的出炉,当场就卖掉,很多人就排队来买。面对这些糕点食品,里面会不会有写很多添加剂。

  乐孝艳:现做现卖也分两类,一分是不规范的小店,我倒不建议。

  主持人:我经常看到现做现卖的小店门口排长队。

  乐孝艳:正规的比如说蛋糕店它是检测过了,做的过程比较规范,这是有证和无证的区别。有证的话,包括他经营的理念、包括里面加进去的东西都比较规范。我觉得规范的东西现做现卖可以放心吃。小店的话…。

  主持人:你说到这一点,我也想到,食品加工者的素质,食品加工者的道德修养或者是专业技能知识有没有培训,大型的企业会有,小作坊有吗?会有这些相关的协会或者行业进行一些培训吗?

  关宝良:培训有的,因为我是工商的,工商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培训,每年都有,包括个体户、企业都有,包括诚信、道德、规范上的指导,也包括企业经营的有关要求这方面经常会培训的。我们现在工商下面多数分局,包括工商所在内都成立了培训学校,但是这个培训学校只是把这些个体户的小老板、企业的老板请过来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给他们讲清清楚。

  主持人:但他们不是直接的生产者,很多添加剂在使用过程是有量的控制,有一些人可能是为了使这个产品卖出去更好看、更香、更有口感一点,我多加一点少加一些,你知道吗?我们在具体的过程中能不能对这些做加强呢?

  乐孝艳:我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关宝良:生产领域,生产的食品一定要标注这个成分,而且成分标出来以后必须要报有关部门坚决检测,是不是你标的这些东西,如果超出了这个标准那你就属于不合格产品,如果前面讲的添加剂、防腐剂超过了国家的标准,你这个食品是不允许流入市场的,在生产领域,每生产任何一种食品都会有有关部门进行检查。

  主持人:小作坊也不例外,小甜品店也会检查。

  关宝良:会。

  主持人:说到小作坊,我想分布在校园边上的特别多,而且我特别觉得在学校边上的小作坊,还有一些小摊小贩,可以说是无证,屡禁不止,这又是什么原因?

  张松柏:可能东西卖的便宜,学生的经济承受能力比较低。

  主持人:有市场是吧。那是不是应该学生和我们自己也较加强这方面的知识呢?

  关宝良:老的学校旁边小吃店小摊贩比较多,新的学校周边用围墙围起来就比较少,老学校有一些,学生也爱吃这些东西,做生意就是哪里有市场就去哪里。

  主持人:是的,学校旁边都有很多很多街,什么小吃解,什么什么购物街。关于这些小作坊,他们的惩罚力度也会很低吗?

  关宝良:惩罚都是根据法律的规定。

  主持人:经常看到城管来查,一查的话也是觉得这些小摊贩很悲粹,但为什么还是屡禁不止呢?

  乐孝艳:工作成本比较低,简单的器具就可以实施买卖,第二相关的部门去批这些证件,我了解了一下,城关执法的这些小摊小贩他们去报批不允许,要有固定的店,卫生、工商、环保的许可证,那些是短期效应,对这方面相对的安全度,我自己认为安全度要低。所以一方面要通过学校的老师、家长对学生的教育,第二也要靠城关、执法部门的疏通。另外要他们转到正规的行业上去做,这样比较好。

  主持人:是的,其实我们今天在这个节目过程中聊了很多问题,其实我们发现,有很多地方有待于加强和总结。节目没几分钟了,我想请教一下几位代表,你们作为代表在这方面有没有比较深刻的体会,比如说平时有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周边的老百姓有没有向你们反映过这些事情,你们认为在这方面怎么样解决,能不能发表一下你们的建议呢?

  乐孝艳:整个食品安全是全社会的普遍性问题,也是老百姓的关注问题,我觉得从几个方面可以做:第一,有几大体系的建设:一是教育培训的体系建设,包括老百姓的知识普及,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体系建设;二是质量监控体系,质监、工商、卫生等质量控制体系的建设,这是把握质量关;再一个体系就是监测和督查体系,这也可以进一步加强;再一个,万一发生了食品安全事件的应急处置机制,这几大体系的建设和机制的保障,会把食品安全问题降到最低,我自己从平时的了解也好、对事情的关注也好,我觉得可能从这方面去做比较好。

  主持人:乐代表回答的特别的全面。

  关宝良:食品安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只靠政府或者是只靠执法部门也是不可能做好的,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政府去重视这个事,职能部门去抓这个事情,老百姓也要关注这个事情,要提高老百姓的法律意识、自我保护意识,一旦发生什么问题的时候能及时的向有关部门进行投诉,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全社会都重视,包括企业,企业的自律、企业的诚信,必须要全社会的力量来关注这个问题,这样才能把食品安全案件数减少。

  主持人:对的,老百姓的力量应该要把部门的力量更大。

  关宝良:老百姓的力量非常的强大,我了解一些数据,现在投诉的渠道很多,包括电话投诉、短信投诉、网上投诉、网上政客厅,就电话投保每个部门统计起来都有很多,12315一年就有二十万的投诉电话,这就集中了各地食品安全的状况,宁波前一段事前发生淡菜里面有大肠杆菌,这也是老百姓的举报,我们再去查才发现从福建那边过来的。

  主持人:这些事情也是打12315吗?

  关宝良:对。

  主持人:张代表呢?

  张松柏:从普通老百姓来讲要提高科学素养;第二,要有所选择,经营规模大的肯定会好一点,不要到一些无证摊贩去买东西吃,那肯定是不安全的,这方面还是要注意。第三,我们还是要形成比较好的消费习惯,比如讲,现在我们吃菜很多人可能就是到菜场买最嫩的,其实不光是农药多,嫩的菜并不是最好,从健康的角度来讲,这些基本的知识可能对你的健康也是非常有益。

  主持人:非常感谢三位代表参加我们的节目,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谈到这里。我们也非常幸运,前不久出台的2011宁波食品安全报告指出2010年宁波并没有发生一起重大的食品安全中毒事件。所以我觉得,宁波的食品安全、全中国的食品安全也会在之后越来越好。在这里非常感谢三位代表,也非常感谢网友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个月继续和你不见不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