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在线

代表在线:发挥特色优势,提升海洋经济发展水平

信息来源:中国宁波网 发布日期:2013-07-04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主持人王尘: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中国宁波网视频《对话》节目,我是主持人王尘。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推出2013年宁波"两会"系列,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发挥特色优势,提升海洋经济发展水平"。我们邀请到了两位代表,一位是段青源代表,一位是陆永备代表。段代表是宁波海洋与渔业研究院的副院长,陆永备代表是宁波陆洋食品集团董事长,象山县水产协会副会长。
  今天说到这个主题可能在节目之前,很多的网友也看到了我们的预告,对于海洋经济发展是我们很多宁波人,尤其是象山人,或者说对于海洋非常关心的一些朋友们都比较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说到这里,我首先想跟我们的段院长请教一下,从您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目前海洋经济,在海洋经济战略在宁波全面推行的情况下,我们海洋经济发展水平从您的角度来看,究竟怎么样?
  段青源:我先讲一个数字,全国2011年的海洋经济总值是4.5万亿元,占了整个GDP的9.7%,也就是一成,10%,一成。那么浙江省海洋经济是占了GDP的14.1%,宁波市2011年的时候是950亿元,占了我们的整个GDP的15%点多一点,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在我们全国来看,宁波也不算差。
  但是与兄弟省市比较,比如说天津,天津现在已经达到了25%,海洋经济的GDP占了整个经济的GDP25%,海南也接近了25%。据最近的一个消息,我看到青岛GDP2012年已经增长了1100亿元。所以说与兄弟省市比较,我认为我们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个我个人认为我们宁波市尽管是沿海城市,但是原来的基础相对来说底子比较薄一些,也有关系。
  这几年,从2011年开始宁波市周围国务院批准的海洋经济核心示范区建设批下来以后,我们也看到宁波市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我们的港航物流、临港工业、传统渔业的提升、现代渔业的发展,在这两年提升得非常快,发展的势头是非常好的,我个人认为。但是应该说形势,整个宁波的海洋经济是整个宁波的国民经济重要部分,政府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
  主持人王尘:也就是说我们宁波的海洋经济的发展前景非常好,所以说我们要在目前来讲,要打造海洋经济。说到这里,我们在节目聊时候,您也谈到发展海洋经济主体就是企业,所以今天我们更多要请陆总谈一谈。陆总是来自象山,应该说是来自象山石浦,那么您能不能谈谈整个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象山的养殖产业发展得怎么样?存在不存在一些什么问题?
  陆永备:大家好,我们象山既是一个水产品的集散地,一个最大的港口,象山是半岛,沿海都可以养殖。从象山来说有几个方面现在有缺陷,象山以前有几万亩,一万多亩,两万多亩比较集中的养殖基地,现在我们象山最大的养殖基地已经转为工业园区,这样养殖地区地方是多了,但是分散了,没有集中。
  这两年养的水产品一个是南北白对虾,一个梭子蟹为主,那么欠缺有几个方面,一个就是养殖的模式从土办法到土养殖变化到海水养殖、高标准的养殖工程,这个可能就是还是不够。第二个存在的问题,一个是养殖,高效海水养殖的资金投入不够,一个池塘它需要很大的前期投入,目前象山我们只有石周头(音译)、新厂(音译)、西周(音译)这几个地方,那么另外一个就是说,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真正懂得高温养殖的人才是不够,人才欠缺。网箱养殖这两年主要带我们象山,象山西坞港,一个是石周头(音译)那边一个,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养,因为从养殖的历史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年左右了,目前它存在这个问题是什么呢,因为港口里面养殖以后,长时间的投放饵料,已经是鱼没吃光虾没吃光的东西沉积在海底,海底再产生一种高富养的东西,对海底的污染,所以说在养殖过程当中一到夏天的时候,它会产生一种营养化的东西以后,所以说很多的其他地方也有存在这个情况。
  所以说,应该我们象山本来是一个,我刚才说是一个环岛,半岛,半岛外面我们还有很多的离岛资源,就是离开岸上还有外面的海岛。能不能在离岛去考虑深海养殖或者围网养殖,这样对养殖业的发展,一个方面我们对象山的渔民可以转型升级,第二方面对养殖这块,现在港里养鱼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说它吃不完的东西会沉浸在底下。如果到外海,在海岛,它有潮流,这个地方去养殖的话,可能吃不完的东西,它按着潮流就流都了。流走了以后其他鱼也可以吃掉它,这样对海底的污染,包括环境,都不会有大影响。
  主持人王尘:刚才您说到这的时候我还想到,节目之前您也介绍过您的公司是从粗加工到深加工,从整个发展海洋经济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些年过来,您看待水产养殖到您的深加工发生了哪些变化?您自己有哪些感觉?
  陆永备:我做水产也是有二十多年了,给我的感受,一个以前我们整个象山计划经济的时候,这些时候渔船少,海洋上资源丰富,现在发展远洋捕捞以后发展大马力的船以后,现在倒过来了,海洋的资源在衰退,捕捞的科技海量提高,捕捞的水平提高,还有它的工具方方面面都提高了,但是海里面的资源越来越少。
  所以从我的企业来说,从原来的一个水产品加工,到第二步走到分割水产品加工,分割水产品加工现在也没有什么资源,我们就走向鱼罐头,利用中低档的鱼类做罐头,充分利用中低档的小鱼做一个旅游产品,第三块我们在做用鱼肉做鱼米,做鱼肉制品,比如说我们这里面就很多东西可以做了,比如说我们做模拟蟹肉,我们做鱼饼、鱼丸来代替工厂的生产产品。
  这样以后,我觉得不管水产品的发展情况怎么样,我认为最大的生命力还是靠加工来利用的,完全像以前资源很丰富的时候去做,这种想法对于水产品这块是很难维持的。
  第二个,我认为宁波本来是一个对外的渔业港口,也是一个渔业基地,我们政府这块也是能够像舟山一样那么重视一点,对于我们宁波的水产品加工多支持一下,多来扶持一下。因为宁波,特别我们象山,再到我们整个宁波地区80%的渔民应该都在象山,所以象山如果这帮渔民没有安顿好,他们本来就不是分布在一个海边与海岛,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如果要这帮人再去做其他的行业、产业,那是难度很大的。
  因为象山的发展与趋向,应该考虑到养殖,离岛养殖。第二个,要考虑现代的深加工的水产品,这个方面去考虑。第三块,应该考虑到我们要发展远洋捕捞,把远洋这种资源带到我们石浦来,来深加工,来出口。
  今年我们中国供销走势,在我们石浦投了很大的冷链物流、冷藏的话,那可能会给石浦带来商机。因为它好像投了60亿的计划,也就是考虑到在东南亚建立一个世界上水产品的物流中心,这样以后我估计对石浦水产品加工这块,越来越保障了,我们工厂有饭吃。所以这样以后,大家应该要把目光看长远一点,因为我们水产、海洋的东西,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绿色食品,因为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哪个不能吃,哪个可以吃,所以这块是我们要考虑的。
  主持人王尘:刚才您说得非常好,也非常详细,目前来讲我们象山石浦,或者说我们宁波的海洋经济的发展情况。谈到这里的时候,我有一个问题问一下段院长,刚才陆总谈的时候他谈到了从粗加工到现在的深加工产生的变化,从原来海洋资源非常丰富到现在出现精确,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想可能陆总在过去今后,作为一个人大代表可能都要做建议把这方面做得更完善一些,您是海洋与渔业研究方面,做这方面的工作的,所以我也想问一下,根据刚才陆总说到的这些,我们宁波海洋经济如何来转型?因为从目前的这种情况来讲,我们要打造海洋经济,提升海洋经济发展水平的话,我想可能转型是势在必行的,我们已经在转了,但是怎么样转?
  段青源:对,刚才陆总谈到的其实是一块我们海洋经济当中的一块,海洋渔业这块。我们过去从粗加工,就是传统的海洋渔业,现在作为海洋渔业这块的转型升级,我所了解的,包括我们一直在做科研工作的,怎么样把传统的渔业提升为现代渔业,包括我们比如说池塘标准化改造,包括现代加工改造的技术引进、深化这些方面,包括我们最近提出一百万亩的养殖面积这些,包括海洋设施的养殖渔业的发展,这些方面实际上都是一个海洋经济这个大蛋糕里面的其中一块的转型升级。
  事实上我们整个海洋经济的发展,目前我想我们整个海洋经济,宁波市存在的一些困难和问题了,我们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存在什么问题然后再解决。我们现在有什么问题呢?一个我们本身的海洋产业的层次相对比较低,这个相对比较低。比如说我们海洋药物的、海工装备方面的,这些方面都相对比较低。基础比较薄弱,而且人才也不足。
  主持人王尘:刚才陆总也谈到这个问题了。
  段青源:对,那么另外一个方面,第二个我们的压力很大,竞争压力非常大,越来越激烈。怎么讲呢?两部分,一个就是我们跟沿海省市的发展模式同质化很强,比如说我们现代渔业提升问题、海洋临港工业发展都有些同质性,这是一个。
  第二个,舟山、上海,舟山新区建设国家给了一个政策,所以它可能会对宁波产生一种挤压效应,这样无形之中也形成了我们宁波怎么办?宁波做什么?
  主持人王尘:压力就产生了。
  段青源:对,宁波做什么,宁波怎么办,我们怎么做这个事情?我觉得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作为我们海洋经济渔业这块,事实上刚才陆总也谈到了,怎么样从粗加工到深加工,提升现代渔业水平,我们养殖从粗放型的养殖怎么规模化、现代化的养殖手段,比如说设施化的养殖,是这种。那么其他的临港工业,我们的临港服务业、港航物流这块的,我想在这块的工作恐怕还是要创新机制。
  主持人王尘:您刚才说到的这些,我再结合刚才陆总谈到的,陆总刚才谈到了三点,我们要大力发展离岛养殖、深加工还有远洋捕捞,从这方面,我觉得他谈得非常好,可能我不太了解,我不在行,不太清楚。但是我觉得这些也是重点,刚才您又说到舟山的这种情况,我们在挤压过程中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这里我们是不是需要一定的政策?
  段青源:对,我们的海洋资源我看了一下十八大的报告非常精简,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一个是海洋资源开发,第二个是发展海洋经济,第三个就是保护海洋环境问题,第四个就是维权,我们海洋权利维护的问题。实际上海洋资源作为我们整个海洋经济开发中的,基础是海洋资源开发的能力要提高。
  我刚才讲到事实上港航物流、临港工业发展这个对GDP的带动也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海洋渔业这块来说,也是占整个GDP,我们今年应该是100亿,海洋经济是950亿,应该说也是占了1/10的比例,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临港工业,以及港航物流这些方面,包括海洋新兴产业,包括海洋新兴产业中的海洋药物发展这些方面的,我觉得都应该深入推进。
  主持人王尘:其实从这几点出发,我从一个外行来讲,今天两位作为人大代表走进我们直播室,可能更多的养殖户也好,或是在海洋经济占主体的一些企业来讲也好,他们可能希望像你们这样的人大代表能够多替他们呼吁,多要到一些政策,才能把海洋经济发展好起来。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要问我们今天的重要人士,因为刚才我们段院长说了,主体是企业,那么陆总我想问一个问题,在发展海洋经济的过程当中可能要政策也好,政府的支持也好等等,这些我们是要去申请要做的,还有一点可能是我们企业要做的,不管是养殖还是生产加工过程的环保安全问题,比如说从你的企业来讲,如何把这方面做好?
  陆永备:我是这么认为,一个方面我们水产品分为粗加工、深加工,到海洋科技、海洋生物。海洋科技、海洋生物这块我认为一方面肯定要由像段院长这样的政府来主导,因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家企业有这么一套班子去研发对海洋生物这个东西的,肯定要由政府来做,至于企业自身这块,特别是对环境保护这块,首先要考虑到第一位。因为我们水产品加工,如果说一旦没有及时处理的话,用水量是很大的,这方面是要考虑到的。
  另外一块,我认为像我们石浦,如果要把石浦彻底改变环境的话,因为石浦离不开鱼粪厂,有了鱼粪厂能解决我们加工下来的废料、废水。但是有一点,石浦如果要两区这么高的定位,应该把鱼粪厂还要迁移到石浦边缘的地方去,这是我对我们鱼粪加工这块的,但是没有它们也不行。
  主持人王尘:鱼粪厂的存在对整个环境有什么样的影响?
  陆永备:它对环境来说,排出的废气对人是没有伤害,但是可能做水产品行业的来说,可能会接受一点。如果说作为内地、内陆的人到石浦来,那就是走进石浦那就马上闻到这个味道了,很不好受的。所以这样的话,会让人误导,石浦这个地方空气不好,环境不好,所以这块应该要考虑。
  我认为现在我们目前石浦的真正来说,包括我说的深加工对我来说,也是我的企业做的这些,但是实际上应该由宁波海洋研究院,能不能把我们目前排放出来的水,因为我们的水产品加工的水如果没有经过太阳晒,没有长时间的存放,水里面还是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我这次在北京开会,我碰到山东的禹王集团董事长我们一起交流,它是从原料加工当中,从鱼鳞当中提取胶原蛋白,他也送了两盒给我,吃了以后对人的血脂,这块我也不是很懂。
  他们已经走到这步了,但是我们目前石浦到现在为止,包括青岛都有了,目前我们石浦还只有做到,有几家比如说生物做到鱼精、鱼露已经是很深了,还没有做到胶原蛋白。那么这样的话,石浦这么大的一个渔业加工厂,能不能把它集中起来搞一个区域研发海洋这个东西。包括现在我们石浦除了能加工水产品的那种小杂鱼、水面鱼,除了做鱼粉没有做第二个东西,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宁波这块跟舟山,说近的是舟山,跟大连青岛没法比,这块东西必须由政府引导、政府投入来做,否则叫一个企业来研发这个是不太现实的。
  主持人王尘:您说到这我一定要打断您了,我觉得刚才我们段院长说到舟山对我们宁波的压力之后,您刚才说的这番话,我觉得对我们段院长也有压力了,我们海洋与渔业研究院得想想办法,能不能刚才鱼粪厂的情况做到一些解决。其实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至于我们海洋渔业研究院究竟能够帮助您做多少我不管了,因为这是你们可以再进一步研究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到,刚才段院长您也提到的,包括您也提到的,就是人才的问题。
  从这个方面来讲,刚才您说的胶原蛋白,其实很多人都听说过从鱼鳞当中提取胶原蛋白的事情,但是很早以前听说了,青岛在做了,大连也在做了,包括像舟山也在做了,现在唯独我们宁波,其实宁波的深加工,或者粗加工等等,刚才之前的时候我们陆总说了,也二十来年的时间了,但是现在如果跟其他城市比较的话,我们应该是跟他们比好像是在粗加工,还不算精加工、深加工的阶段。从人才这块,您怎么样看待?我们急需引进人才,还是急需培养人才,还是我们本身企业要努力创造人才?
  段青源:我想引进和培养应该是结合的,而且我们宁波整个海洋人才应该说是奇缺,需求是饥饿状况,我各位认为是这样的状态。我们这里的海洋渔业这块还有我们的研究机构在,包括宁波大学,其他的学校也有一些从事海洋渔业方面的研究,不过刚才说到的比如说鱼粪的磷排放生产,包括你说的胶原蛋白的提取利用,这个都是属于海洋生物的综合利用方面的工作,这些方面都在做,包括有些产品已经产业化了。但是其他方面的人才更缺,其实我们海洋药物方面的人才,包括我们这次要搞的海洋生物制品方面的,这些方面的人才更加缺,等等人才。
  我所了解市政府也在考虑,把我们研究院,包括和其他的高校院所怎么建设宁波市的高层次的科研院所,筑好窝,筑巢引凤这个很重要。政府,我也希望政府能够来做这样的工作,筑巢引凤,把国内外好的人才,不仅仅是技术型的人才,技术的领军型人才,还要一些包括我们海洋经济研究方面,软性的政策研究方面的人才,综合性的人才,我觉得复合型的人才都要引进,宁波这方面都很缺。
  主持人王尘:您刚才说到筑巢引凤,我们宁波市在很多的高新园区都有平台,专门是引进人才,筑巢引凤怎么样把人才引进来。我真的没有听说从海洋渔业这方面,我们有什么样的平台把人才引进来的,现在有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宁波?
  段青源:现在我们也急需人才,一方面我们作为研究院也是每年有一些科研人员出去学习交流,我们也请一些国内外的专家,包括我们也建了自己的院士站,在这些方面做了一些大量的工作,但是我认为这些力度远远不够。
  主持人王尘:那从陆总这个角度来讲,段院长是不是也可以分析一下,陆总这样的公司自己出钱,你帮我把关请人才引进来,帮我研究。比如说我就说做胶原蛋白,其实这个技术不是很陌生的领域,已经很成熟了,在其他地方,不是国外,在我们国内相邻的城市。如果我们陆总就花一笔钱请人才,你帮我请,是不是有这个可能,或者说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专门这个人才就留在我的公司里了?
  段青源:可以。
  主持人王尘:陆总愿意吗?
  段青源:是可以的,为什么呢?宁波市最近我看了,宁波市最近已经有政策了,科研人员给你系好保险带,你可以到企业创业,自主创业也可以,跟企业合作创业也可以,已经有这个政策了,这个是可以的。
  陆永备:我是这么认为的,你刚才提到的想法,其实我们作为企业都愿意,但是我们作为企业,我刚才说了我们走不到这步,想不到这步。那么作为段院长这边能好像提一个醒,你们应该可以做,那我觉得稍微有一点对产品有想法的人,都会去投入的。
  主持人王尘:那你可以去申请,而且我们很多项目都是产学研结合的。
  陆永备:我们象山以前大桥没有通的时候,其实我们象山是一个,特别是石浦是天涯海角,到引进人才这块我们是难度挺大的。现在我们也是通过象山港大桥通了以后,我们现在在外面找的人,引进人才比以前方便多了。
  主持人王尘:以前我从宁波坐过去两三个小时。
  陆永备:所以说这块,我也要求段院长,对于海洋研究这块加工上不要考虑了研究下一道东西了,有机会要多走访我们企业,多走走。
  主持人王尘:你多邀请。
  段青源:其实我们科研,我觉得宁波市整个海洋经济这块的研究人才真的需要建立一个高层次的科研机构,引进一批的,包括我们的人员出去培训,包括引进一批的人员来。另外一个,事实上我们还要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不仅是科研力量的配备,宝马车给他配了,还要给他油,能够开起来,所以还要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很重要。
  而且有些项目,我觉得很多项目不是短平快的项目就能出成果,有些项目需要积累。要说胶原蛋白的技术,六十年代就开始在做了,包括我们很多的鱼鳞里面的提取,包括墨鱼里面的生物制剂的提取都是六十年代以前都已经在探索的,包括现在这次申请的一些项目里面的壳聚糖,有些方方面面基础,最基本的原理也是在很早就开始,几十年前就开始研究的。
  所以很多研究工作是需要连续性的,并不是说马上就能解决的。所以说我觉得这样的投入,它是长期的,我认为一个科研人员需要静下心来执著做好一件事,搞明白一件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主持人王尘:对,所以说人才的培养可能不管是政府也好,还是我们企业也好,包括人才也好,可能都要想到一点,就是人才的培育不是短平快的,它是长期性的,一个项目的培育也不是一朝一夕马上培育出来的。在我们海洋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节目之前您和我们陆总都谈到了创新项目,目前我们宁波确定十三个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的示范项目,您能不能大概给我介绍一下?
  段青源:这十三个项目是财政部和国家海洋局下达的一个项目,这十三个项目主要大概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海洋渔业方面的,海洋生物高效健康养殖方面的有四个项目,还有海洋生物医药方面四个项目,还有有海洋装备两个项目,还有三个项目是海洋经济的公共服务平台项目。
  我看了一下,除了海洋生物高效健康养殖的四个项目里面,比如说石斑鱼的工厂化养殖,比如说蛇盘兔的海水工厂化养殖,这都是设施化的养殖技术,怎么样提升我们海洋现代养殖水平的。另外还有一些四个海洋药物方面的,一个是壳聚糖的,还有一个也是壳聚糖在饲料添加剂上的产业化项目。另外一个就是鱿鱼的蛋白肽,这是肽类的。
  主持人王尘:也是我们陆总他们这做的吗?
  段青源:这个不是,这个不是他们做的。还有一个就是生物医药的试剂盒方面的一个项目,再就是两个装备项目,一个是海洋水下勘探方面的项目,一个是发电用的发电机,就是海洋平台上双燃料的发电机的产业化项目,有一个海洋装备的项目。我们平台项目在建设一个是生物制剂方面的,一个是生物产业创新中心的,还有一个就是海洋装备新型海洋养殖装备的。
  我们整个设施化渔业有很多装备,包括深水网箱养殖这些装备,包括现在我们做的海洋牧场平台建设,都是属于装备方面的,也建立一个公共服务平台。一共是十三个项目,这十三个项目总的投资大概国家要资助一个亿以上的资金量,企业也要,十三个项目基本上全部都在企业。
  主持人王尘:所以你刚才特别提到了,企业是海洋经济的主体。
  段青源:是的,企业也要投入。我觉得这十三个项目一个很重要的是实施问题,我在想实施好这个项目关键是投入,这个投入是两方面的,一个是资金要投入,因为海洋开发跟陆地开发不一样,跟陆上开发不一样的。海洋的开发投资大,周期又长,它需要一个长期的,而且风险也很大的。
  主持人王尘:有人说看天吃饭。
  段青源:对,某种程度上是这么回事,而且我们对海洋也是逐渐的认识过程,不像陆地的开发,比如说我要开发山什么的,大家都比较熟悉,怎么种点树种点菜,或者养一些什么。相对来说,海洋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存在,所以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投入还是要实实在在,这十三个项目要实施好,资金的投入要实实在在,我觉得能不能实在投入,真正实施好,当然在这个实施过程中还需要政府做好引导工作,以及方方面面的协调工作也很重要。你如果没有协调好,要实施好也比较难,我的想法。
  第二个投入是什么呢?就是人才的投入。这些项目要实施好,我认为还是需要一些人才的。青岛有一个称呼叫蓝色海洋,它在科研方面叫蓝色硅谷核心区的建设,它这个已经获得了国务院的国家批准了。所以我在想我们这块,刚才已经谈到了很多关于人才的投入,科研的投入,这块已经谈到了,实际上我觉得这十三个项目尽管是产业化项目,但是还是需要一些应用型的研究来实施这个产业化,实施示范性的项目,所以我觉得还是需要再资金的投入、人才的投入方面还需要加强,保障我们这十三个项目很好地实施。
  主持人王尘:对,十三个项目都是很好的,怎么样实施,如何实施的重点,经济和人,也就是说我们政府的大力支持,怎么支持,政策的支持。说到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在做好这些支持的里面,有一项是靠宣传的。之前我跟陆总谈到了,从目前石浦也好,整个象山县来讲,海洋经济的发展还缺的就是宣传。怎么样做好宣传工作,现在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象山港大桥通了,刚才陆总也谈到了象山港现在如果通了我们招人都好招了,我们去宁波只要一个小时十分钟就能到了。他刚才说了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小时十分钟,我有点不相信,而且是从石浦过来,一个小时十多分钟就可以到了,我有点不相信,原来单单从石浦到象山可能就要四十多分钟,现在总体才要一个多小时。
  陆永备:象山到石浦二十五分钟就到了。
  主持人王尘:这样来看的话,我也想问一下陆总,从咱们目前来讲象山港大桥开通了,你觉得现在开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陆永备:12月29号。
  主持人王尘:嗯,一个多月的时间。您有没有感觉到这一个多月,有没有什么你期待的变化,或者有了很明显的一些变化,将来可能对你的产业有些什么样的变化?
  陆永备:我看到没有很多了解的东西,我看到一个象山港大桥开通以后,一个首先肯定利于我们象山旅游业的兴旺发展,肯定有帮助的。
  第二个就是有利于我们象山石浦与台湾的经贸合作这块,也是起到很大的帮助。第三块,就是象山也会带来新的投资客户、客商,因为到我们机场就一个小时十分钟就到了,象山到机场四十分钟就到了,所以这块可能会对外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第四个,就是大桥开通以后,我们象山好像不是一个终点站,通过象山今后可能会直接转向台州。
  主持人王尘:都可以连起来。
  陆永备:嗯,好像我们象山不是一个死角,应该也是一个过路的地方。
  主持人王尘:你刚才说是天涯海角。
  陆永备:以前是的,现在比如说我们接下去象山港大桥连接从我们影视城那里造桥过去到宁海,到三门,这块连起来。以前到象山就没地方,只有坐船了,我们可以直接绕到其他的地方了。
  我还是在行业当中多讲一讲,研究院、宁波海洋渔业这块政府实际上做了很多大量的工作,当然我也有自己的看法,是否针对性一点,比如说大连青岛、山东这块,主要一般水产品的加工都是精加工,就是说都围绕加工这个行业为主的。那么我们宁波呢?到现在为止,精加工就是贝伦的几个工厂,我们象山所有的水产品的加工还是取决于当地的资源。
  我认为能否研究院这块针对我们石浦也好、象山也好,这块宁波地区的,奉化也好,也是有生产基地的地方,应该考虑到针对性地研究我们当地的资源怎么利用,怎么深加工,既能改变我们的环境,以前做鱼粪的东西可能做成味精,是这样的一个想法,我觉得比较好的。如果说像刚才讲的,像墨鱼内在,一些鱼鳞加工六十年、七十年的,可能我们像宁波跟人家比起来,可能会相对走晚了一步。
  我也实话实说,因为我感觉我们石浦原来资源多的时候,在十五年以前,比如说有些客户到我们石浦来买鱼货的时候,有两个客户,其中一个客户比如说你把我的鱼排列好,洗干净排列好,我给你的利润比如说是两千块一条,有的客户不要排列,上来以后就是给我倒在鱼排上冻一下,我给你赚三百块一条。因为在十五年以前,我们石浦绝大部分是以小企业为主,都会选择赚三百块一条。为什么呢?方便。
  但是这两年变化不同了,我们现在也是石浦水产品一期、两期,我们造的工厂也是非常规范,规模方面、环境都跟上去了。但是有一点,我刚才讲了,我们在水产品加工这块上,我们宁波还是落后于其他的城市,比如说像大连、舟山、山东这块做鱿鱼,用鱿鱼做产品,人家十五年、十七八年就已经做了,我们石浦刚刚开始做了。
  那像我们象山这块鱼米来说,虽然比人家走得比较晚一点,中国做鱼米主要是从大连开始,后来转到山东,最后转到我们浙江,这块我们石浦还是有一块牌子的。鱼米还是一个半成品的东西,很多海洋的中低档、低档的都拖到鱼粪厂去做,那么这块的东西怎么提取它里面营养的东西,还是高科技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宁波研究院,今天段院长来,我多讲两句,应该让她重视,要用石浦的资源因地制宜来开发。比如说人家出石油的地方就从石油研发,出钢材的地方就从钢材考虑,我们石浦研究钢材就不对了,我们石浦应该利用石浦原材料,鱼怎么样从低档的鱼变成宝贝,这块我认为针对性比较好。
  主持人王尘:我们这期节目两位代表谈了那么多有关海洋经济的话题,但是今天我们陆总,平常我估计陆总跟段院长应该也经常见面的,今天好像有很多期待。刚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象山港大桥建成以后,之前咱们也谈到了,它对于我们今后一个是引进人才,还有就是招商引资可能会有很大的好处了。可能以前像别人介绍的时候,你到我们石浦从哪里坐飞机到宁波,宁波再坐几个小时到象山,象山再到石浦,可能会觉得很绕,刚才陆总也谈到了从栎社机场坐车也就一个多小时就到石浦了,所以可能从我们海洋经济引进来、走出去都能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
  提到这里,我们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还有一个事情想接着您第一个问题提到的十八大当中提到的海洋经济,我们发展海洋经济已经被列入了实例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章节当中,所以我很想知道这块的情况,我们宁波哪些具体的举措来保护海洋生态,实施您说到的一个很重点的,就是可持续发展。
  段青源:海洋环境事实上是一个海洋环境保护问题,我们一方面讲海洋经济要开发,海洋经济要发展,一方面海洋环境还要保护,资源要利用好。看上去它是一个矛盾,其实人为当做一个矛盾了,我认为它其实并不是一个矛盾。海洋经济开发过程中为什么一定要破坏海洋环境呢?能不能既保护好海洋环境又把海洋利用好呢?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可以做的。因为国外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也有这样的成功先例,也有经验教训,我们可以多了解这方面的东西。这是一个想法,不要把它作为一个矛盾的东西对待,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确确实实我们在以前的经济活动当中,对海洋的污染程度确实也在加剧,目前宁波海洋环境今年刚刚检测出来,今年的海洋环境检测结果比去年IV类和劣IV类污染面积的面积又增加了20%以上。也就是说我们的污染还是在发展,还是在往下恶化过程中。我记得我以前也提过一个建议,不要把海洋作为垃圾厂,什么东西都往海上排,宁波的海岸线那么长,海岸的边上都是些开发区。当然不是说开发区一定对,我也不好说,但是反过来说,有没有对海洋环境带来的影响,这还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王尘:本人觉得肯定会有影响。
  段青源:我就讲一个数据,我们仅仅甬江口的污染物的排放,2012年排放就达到16万吨,这么大。而且这16万吨里面,陆源排污口里面的超标排放现象还是存在。老百姓说白天不排,晚上排,开太阳日子不排,下雨天排,最终还是往海上排。那么无形之中,海洋的承载力是很脆弱很脆弱的,我们的资源肯定会受影响。
  所以我想在海洋开发过程当中,一定要注意海洋保护,海洋环境生态保护的问题,所以这届为什么人大把海洋保护问题放在生态里面,也是这个目的,我的想法。
  作为我们现在来说,海洋保护我所知道的海洋渔业局也做了很多海洋保护方面的工作,大家最知道的可能就是增值放流,放流每年都在放流,这个大家都知道的。还有一个刚才我讲到的,就是检测,我们对整个自己的宁波海域,海洋环境检测,以及象山港环境检测,以及渔业环境检测我们都在建,以及陆源的环境检测,还有对重大临港工业的重大项目的监视检测都在做,这些工作。及时了解陆源的经济活动对海洋的影响,这是一个,也是海洋保护工作中的一个工作,再就是增值放流。
  还有一个我们在做的就是生态修复,这也是我们研究院的一个很大的工作,就是海岸带的生态修复诊治,今年也已经列入了一些,去年就已经开始启动了这个工作。还有一个就是海岸带的修复,还有这方面大家都知道的,我们最近还做了一块,就是海洋牧场。海洋牧场工作就是说我们在现在先搞一个试点,在象山港搞试点投放人工鱼胶,营造自然生态的环境,而且又放下适宜的不同鱼种、虾蟹类的、贝壳类的都投放进去,人工营造自然、天然的环境。
  海洋牧场现在也投入不少钱了,将近两千万钱已经投下去了,平台建设在象山港,白石山那边,已经在做这些工作了。可能今后还会继续,打算在十年内打造15个亿海洋牧场,有这样的一个规划,再造一百万亩浅海海水养殖的空间,有六个各具特色的海洋牧场准备要建,是这样的。
  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对整个海洋环境、生态的环境修复都会有很大的帮助,都是采取了积极有效的一些海洋环境保护措施。
  主持人王尘:其实刚才您说到的这些,从整体来讲我们宁波市对海洋生态环境的投入还是不断的,一直在做的。那么其实我觉得这里有一个问题,像您刚才做的海洋牧场这些工作,应该说投入也不小,政策也是有,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它这个海洋生态文明其实跟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文明是大同小异的。我们平常经常提倡大家要不管言行也好,行为也好都要文明,不能随便乱丢垃圾等等,其实我觉得是一样的。
  我记忆非常深刻的,就是原来摆渡到象山的摆渡上,有些人吃方便面直接就扔到海里面,虽然说看上去是一个小的举动,但是你扔一个,我扔一个,时间一长,这也是一种污染,这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如果我们都能把海洋环境保护,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根弦的话,还可以起到监督作用。比如说哪里排污了,我可以马上就举报,哪个地方进行排污了,或者是哪里非法建筑一些房屋了,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文明素质提升以后,才能很好做到的。
  所以您刚才说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不断联想,其实政府做的事情很多,有些政策、有些项目也都是很好的,就像您刚才说的怎么样实施,怎么样做,政府怎么做、企业怎么做、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做。说到这里,说到海洋经济的发展,真的有很多话,原来没有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可能我们不太了解,但是今天您和陆总也只是蜻蜓点水一样跟我们介绍了一下,我还真的是受益匪浅,尤其是刚才陆总谈到的一些情况,我真的觉得有很大的感触。
  如果说在网络那端的网友能够做些什么的话,我觉得应该从海洋环境的保护这方面,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根弦,能够时时刻刻想到海洋保护其实就是我们生态环境的一个很好的保护。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节目就到这结束了,也希望今后的时候还能有时间再请到段院长,还有陆总再在来到我们直播室。今天非常感谢两位人大代表走进我们的《2013宁波市两会系列专题》当中来,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