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草案审议

关于《宁波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5-10-30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宁波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文件       


关于《宁波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修订
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何乐君

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6月下旬,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了市人民政府提请的《宁波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随着我市城市化建设快速推进和市政设施管理体制调整,市政设施管理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现行条例已经不能完全适应城市管理需要,且部分规定与后续出台的相关规定存在不一致,因此,根据我市实际和相关法律法规调整情况,有必要对现行条例进行修订。常委会组成人员同时也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会后,法工委将修订草案在《宁波日报》和“宁波人大网”上公布,发送市级有关部门和单位、各县(市)区人大常委会和部分市人大代表,并在象山县、江东区和余姚市等地开展调研,召开座谈会,广泛征求市民、社会各界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赴东部新城开发建设指挥部就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规划、建设和管理情况进行了专项调研。期间,又上报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征询了省级有关部门和单位的意见。同时,法工委与城建环资工委、市城管局、市法制办等就修订草案修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9月28日,法制委召开会议,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有关方面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对修订草案进行了统一审议,形成了修订草案修改稿。现将审议修改情况报告如下:
  一、关于总则
  修订草案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了条例的适用空间。市城管局和有关方面提出,城市规划区包括建成区外的农村区域,这些区域基础设施不完善,难以按照市政设施标准实施管理,因此,建议将“城市规划区”修改为“城市建成区”。经研究,考虑到我市城乡统筹发展和公共服务城乡均等化的趋势,并借鉴相关省市的立法经验,建议不作修改。实践中,市政设施主管部门管理职责承担以移交管理为准。同时,建议将修订草案第五十六条修改为“城市规划区外建制镇的市政设施管理是否适用本条例,由市、县(市)区人民政府决定”。第二款列举了市政设施的不同类型。有关方面建议将公共管线、垃圾处理设施、轨道交通等也纳入市政设施管理。经研究,考虑到目前关于市政设施尚无统一的上位法,理论上对于市政设施范围的理解也不一致,各地立法可以根据本地实际对市政设施范围作规定。因此,建议根据我市实际,不作修改。此外,城建环资委和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将“共同沟”(即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明确为市政设施的独立类型。经研究,我们认为将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纳入市政设施管理是城市管理发展的趋势,但目前市政府尚未明确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成后的主管部门,立法条件还不成熟。因此,建议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61号)有关规定对城市地下综合管廊进行定义,并作原则性规定。此外,根据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有关方面的意见,删去了第三款中“沿河栏杆除外”。考虑相关立法情况,建议增加有关“城市道路停车泊位”表述。(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二条、第五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四项、第五十四条)
  根据城建环资委和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意见,建议在修订草案第四条中增加“政府主导”、“公众参与”、“高效便民”等原则。(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三条)
  修订草案第三条第一款对市政设施主管部门的职责作了规定。建议根据城建环资委的意见增加“行业指导”的职责,同时规定市政设施主管部门“参与市政设施的规划、建设的相关管理工作”。( 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四条第一款)
  修订草案第五条规定了市政设施管理信息系统的建立。根据有关方面的意见,建议在建立主体中增加“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同时,根据城建环资委和有关方面的意见,建议增加有关鼓励和支持市政设施科学研究、信息化管理的要求。(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五条第一、二款)
  二、关于规划和建设
  修订草案第八条第一款对市政设施专项规划的编制作了规定。城建环资委建议明确主要编制部门。经研究,考虑到目前市政设施专项规划中,城市道路发展规划和桥涵专项规划由市住建委牵头编制,而照明专项规划由市城管局牵头编制,因此,建议对相关编制主体表述不作修改,同时对相关类型作细化。此外,建议增加关于相关专项规划与市政设施专项规划相互衔接的表述。(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八条第一、二款)
  根据有关方面的意见,建议按照省城市道路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增加关于公路转为城市道路改建工程的规定。(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九条第二款)
  修订草案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了相关区域市政设施建设要求。考虑到城市新区开发、旧城改造和住宅区建设中的内部建设不属于市政设施建设范围,建议作适当调整。第三款规定了规划红线不重合的部分按照建设时序纳入后建建设项目。经研究,考虑到后建建设项目不必然属于市政设施建设,与条例缺乏关联性,因此,建议删去。(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十条第一款)
修订草案第十五条第二款对确需改变已建成市政设施使用功能的审批作了规定。根据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意见,建议依照国务院《城市道路管理条例》的规定,增加一款规定占用城市道路作为集贸市场的审批要求。(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十五条第三款)
  三、关于养护和维修
  修订草案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市政设施养护和维修单位应当具有相应等级的建设资质。考虑到建设与养护、维修存在不同,国家尚未就市政设施养护、维修资质作规定,地方性法规不宜创设。因此,建议删去。 
修订草案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对财政行政主管部门核定养护和维修经费作了规定。考虑到国务院《城市道路管理条例》规定,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要求核定养护、维修经费,因此,建议作相应修改。(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二十条第二款)
  四、关于城市道路设施管理
  修订草案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规划道路红线或者现状道路边线与合法建筑物外缘之间的开放式场地由相应的产权单位进行管理和养护。城建环资委认为,该规定不够明确,且给社会主体增加了义务,缺乏依据,建议按照现行条例规定即“内部的道路由产权单位或使用单位负责管理、养护”进行表述。有关方面对开放式场地管理职责承担也提出了不同意见。经研究,我们认为该开放式场地的土地使用权虽属产权人,但该场地承担了公众通行的功能,具有公共属性。规划道路红线是规划上虚拟的线,以该线严格划分管理界限往往需要大量基础性调查,容易造成管理职责不清或者管理成本巨大,操作性不强。同时,如要求住宅小区业主共同承担开放式场地的维修、管理费用也往往实施困难。此外,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进一步加强中心城区城市管理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甬政办发[2013]89号)也规定了道路两侧建筑红线退让区域的市政设施纳入市、区(管委会)正常养护范围(市管道路的市政设施由市城管部门负责)。按事权财权相统一原则,养管经费由市、区(管委会)两级财政予以落实。因此,建议修改为该开放式场地由市政设施主管部门负责养护、维修。同时,考虑到有的开放式场地由产权人或者管理人自行使用,则应当按照市政设施标准自行养护、维修,并接受市政设施主管部门的监督。此外,根据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的意见,建议增加市政设施主管部门“提供技术支持和帮助”的表述。(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二十一条第二款)
  修订草案第二十五条对占用城市道路的审批作了规定。建议根据道交法的相关规定作相应修改,并增加一款限定占用城市道路的期限。(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二十四条)
  根据我市的实际,借鉴有关城市的立法经验,建议增设一条规定控制道路重复挖掘的措施,并根据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的意见,对挖掘城市道路的期限作适当调整。(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增加有关残疾人专用道、人行道设置,行人通行保障的规定。经研究,建议增设一条予以规定。(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三十一条)
  五、关于城市桥涵设施管理
  修订草案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对城市桥涵安全保护区作了定义。经研究,建议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桥梁检测和养护维修管理办法》,借鉴相关城市立法,对桥涵本身和安全保护区作划分。(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四十条第一款)
根据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意见,建议在修订草案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九条中增加有关补偿机制的表述。(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
  修订草案第三十五条规定了桥下空间的规划和利用。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桥下空间的利用缺乏上位法的依据,建议删去。经研究,并参考相关城市的立法情况,我们认为,在城市空间稀缺的情况下,有必要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设置桥下空间利用的规定,同时要严格限制桥下空间的用途,建议对相关用途作适当调整。(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四十二条)
  六、关于城市照明设施管理
  修订草案第四十五条对城市景观照明的设置作了规定。考虑到省、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对此已有规定,但未设置法律责任,建议删去该规定及相应法律责任。同时增加有关按照照明专项规划设置景观照明的要求。(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四十五条)
  七、关于法律责任
  根据行政强制法关于代履行设置的条件要求,建议在修订草案第四十八条中增加“已经或者将危害交通安全的”表述。(修订草案修改稿第四十八条)
  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修订草案第二十三条第一项擅自占用、挖掘城市道路或者改变道路结构行为较其他几项严重,建议单列。考虑国务院《城市道路管理条例》设定了一致的法律责任,建议不作修改。此外,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照明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建议将违反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的行为单列法律责任。(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五十条)
  修订草案第五十条对未签订保护协议或者不按照规定拆除、迁移附属设施的行为设定了法律责任。经研究,考虑签订协议涉及双方意思自治,不宜采用处罚方式。同时,城市桥涵的改建、扩建、维修需要拆除、迁移附属设施,由主管部门撤回行政许可即可取消附属设施设置的基础,也不需要设置处罚。因此,建议删去。
  修订草案第五十一条规定对未签订保护协议和未采取安全保护措施施工的行为,由市政设施主管部门进行处罚。经研究,我们认为,不宜以处罚制约双方签约行为。同时,未采取安全保护措施施工行为属于违反安全生产制度,应由安全监管部门进行处罚,且该行为种类较多,不宜作概括规定。因此,建议删去。
  根据有关方面意见,建议对修订草案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主管部门及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作具体规定。(修订草案修改稿第五十二条)
  此外,还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有关方面提出的意见,对修订草案的其他相关内容和文字表述作了修改。
  修订草案修改稿已按上述意见作了修改,法制委建议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
  《宁波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修订草案修改稿)》和以上报告,请予审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