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草案审议

关于《宁波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修订草案)》的说明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8-11-0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市公安局局长  黎伟挺

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我受市政府委托,对《宁波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修订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条例》修订的必要性

《宁波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自2004年施行以来,对加强我市非机动车管理,保障道路交通有序、安全、畅通,发挥了重要作用。但14年来,《条例》调整的社会关系、管理环境及对象发生变化,相关规定已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无法适应实际需求。受监管缺位、执法依据缺失等因素掣肘,以电动自行车为主的涉非机动车交通秩序、交通安全已成为我市道路交通管理的短板。近三年,全市共发生涉电动自行车上报交通事故3346起,死亡570人,受伤3427人,分别占三年总数的50.68%、33.29%、55.02%,其中80%以上涉及“超标”电动自行车。为缓解管理矛盾、破解短板效应,对《条例》进行修订尤显必要和紧迫。

第一,《条例》修订有利于强化源头管理。现行法律法规对电动自行车生产管理、市场准入、注册登记等环节尚无一致性监管的规定,虽然国务院、相关部委和我省先后出台了有关规范性文件,但缺乏强制执行力,导致车辆产品、登记准入与生产不一致问题无法解决,目前衍生出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存量已达170万辆,且以每年约15万辆的速度增长,近乎处于失管状态,存在极大隐患,亟需通过修订建立生产、销售、登记一体的管理制度,杜绝不符合国家标准的车辆上道路行驶。

第二,《条例》修订有利于满足执法实践需求。由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快递、外卖等新业态主体责任义务不明,“超标”电动自行车、电动自平衡车等新型车种法律属性不清,新的情况、新的问题不断产生,《条例》已无法满足实际需求,对执法造成较大冲击,且现行法律法规对相关违法行为执法手段单一、处罚力度较小,必须加大法律政策支撑,确保执法起到应有的惩戒、教育和震慑作用。

第三,《条例》修订有利于推进社会综合治理。非机动车管理作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涉及生产、销售、登记、通行等诸多环节和多个职能部门,是一项法律性、政策性很强的系统工程,必须坚持在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各部门密切协作、通力配合。但受制综合治理工作机制尚未健全,各部门协调配合还不够顺畅, “各自为政”现象一定程度存在,影响了监管的有效性。因此,有必要细化明确部门职责分工,完善执法协作等机制,形成“政府领导、部门联动、各司其职、分工合作、齐抓共管”的综合治理工作格局。

第四,《条例》修订有利于提升治安管理实效。随着非机动车总量的不断增加,对社会治安管理构成了较大挑战。一方面,无牌无证电动自行车因缺乏必要车辆信息,成为盗窃的主要对象。另一方面,电动自行车由于私拉电线、充电装置不合格等原因,成为潜在的火灾隐患。2015年至2017年,全市共发生涉电动自行车火灾事故达611起,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919余万元。因此,有必要通过《条例》的修订,加强非机动车登记及用电管理,进一步提升治安管理成效。

二、《条例(修订草案)》的起草过程

《条例(修订)》是市人大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审议项目。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专门成立由主要领导负责的立法调研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并与浙江万里学院法学院开展课题合作,通过收集各地立法资料、调研座谈、学习考察、专家研讨、问卷调查等形式,深入细致调研,充分听取意见,形成了《条例(修订草案)》初稿。后经广泛征求政府有关部门及残联、社会团体、生产销售企业及专家学者、人大代表的意见建议,并通过网络平台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反复研讨斟酌、多次修改完善,于7月初形成《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上报市政府。市法制办就“送审稿”的修改完善做了大量工作,按程序征求了市级有关部门和各区、县(市)政府的意见,并到奉化、北仑、海曙等地座谈,听取当地有关部门和电动自行车生产、销售及快递、外卖、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等企业及部分社区和立法志愿者的意见,并在政府法制信息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同时,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担任双组长的立法起草小组先后两次召开全体成员会议,就《条例》修订过程中的重大问题及关键条款进行研究和协调。在此基础上,市法制办会同我局和人大内司委、法工委对《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进行了多次修改,形成了《条例(修订草案)》。10月11日,《条例(修订草案)》经市政府第38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

三、《条例(修订草案)》主要内容的说明

《条例(修订草案)》共五章三十九条,分别对适用范围、车辆销售、车辆登记、通行安全和停车管理、法律责任等内容作了规定。主要内容如下:

(一)关于总则部分:为有效整合管理资源,发挥职能优势,《条例(修订草案)》第四条明确了市和区县(市)人民政府的职责,并建立非机动车管理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协调解决非机动车生产、销售、登记、通行、停放等有关重大问题;第五条、第六条细化了公安、质监、市场监管、交通运输等部门的监管职责,建立监管信息共享和协作机制,形成通力协作管理格局,切实增强工作合力。

(二)关于销售管理:为切实加强源头管控,《条例(修订草案)》第二章加大了对有动力装置非机动车销售环节的管理。一是严格产品目录管理制度。《条例(修订草案)》第十条明确,本市对有动力装置的非机动车实行产品目录管理制度,未列入产品目录的,以及国家尚未制定标准但由生产企业自行制定标准生产的二轮电驱动车辆,禁止在本市行政区域内销售。同时,规定市经济和信息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当适时公告《浙江省电动自行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产品目录》。二是建立销售者保证责任制度。《条例(修订草案)》第十一条规定,销售者应当确保销售的产品已列入产品目录;应当通过店堂告示和销售凭证中载明的方式,向消费者承诺其销售的车辆已列入产品目录,符合登记条件,承担退货、换货风险。三是《条例(修订草案)》第十二条明确,禁止拼装、改装、加装及销售拼装、改装、加装的非机动车。

(三)关于登记管理:考虑到我省地方法规和有关规范性文件对“非机动车登记”已有明确规定,《条例(修订草案)》仅在第十三条规定,电动自行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人力三轮车和省人民政府规定应当登记的其他非机动车,应当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取得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号牌后,方可上道路行驶。为限期淘汰在用“超标”电动自行车,实现平稳过渡,《条例(修订草案)》第三十八条设置了过渡期管理制度,即本《条例》施行之前购买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其所有人应当自本条例施行之日起六个月内向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申领临时通行牌证,临时通行牌证有效期两年,过渡期内上道路行驶的,应当遵守非机动车通行管理有关规定;过渡期满后,不得上道路行驶。同时,为加强对非机动车驾驶人的遵章守法和安全教育,《条例(修订草案)》第十六条明确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办理注册登记时,应当对申请人进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宣传教育。

(四)关于通行安全和停车管理:《条例(修订草案)》第三章对非机动车的通行安全和停车管理,从三方面作了规定。一是明确电动滑板车等滑行工具的属性,第十八条规定,电动滑板车、独轮车、自平衡车等滑行工具不得上道路行驶。二是完善道路通行规定,第二十条明确非机动车上道路行驶,除遵守法律、法规外还应当遵循的相关通行规则。三是明确非机动车的停放管理等问题,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分别对停车场的设置、车辆停放、用电安全管理等内容作了规定。

(五)关于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管理:作为新兴业态,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入市以来,引发了较多社会矛盾。为加强管理,《条例(修订草案)》从五个方面作了规定:一是第五条第四款明确,由交通运输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发展等政策制定、统筹协调以及对从业主体的监督管理;二是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各类非机动车租赁企业应当对拟投入使用的非机动车统一编号,进行电子注册,并将信息接入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行业监管和服务平台;三是第十四条第二款明确,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投放实行总量调控,具体办法由市人民政府另行制定;四是第十五条明确,建立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行业监管和服务平台,并规定信息的共建共享;五是第二十一条对互联网租赁非机动车经营企业的责任义务作了专门规定,包括规范车辆停放、建立承租人信用管理制度、建立投诉举报制度、配置必要管理人员、协助有关部门核实确定违法行为人等内容。

(六)关于快递、外卖等企业的相关规定:近年来快递、外卖行业蓬勃兴起,为规范该类企业相关行为,《条例(修订草案)》从两方面作了规定:一是第七条明确,快递、外卖企业应当加强自律,建立安全管理规范,协助政府部门做好相关管理工作;二是第二十三条对企业主体责任做了明确,规定对从业人员在提供劳务活动过程中,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受到行政处罚,一个月内累计达五人次以上的,或者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一年内达两次以上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向社会公布该企业相关信息,并责令其加强对从业人员的交通安全守法教育。

(七)关于法律责任:考虑到相关法律、法规对非机动车管理已设置较多的法律责任条款,《条例(修订草案)》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设置了转致条款,明确非机动车实施综合行政执法的事项,相关行政处罚由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实施。同时,为提高《条例》的针对性、实效性,根据行政处罚法、行政强制法相关规定,《条例(修订草案)》第二十八条至第三十六条,分别对违反规定销售、未尽告知义务和销售承诺、非法从事经营性拼装、改装、加装、非机动车租赁企业未履行主体责任义务等,设置了相应的法律责任条款。

以上说明,连同《宁波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修订草案)》,请一并予以审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