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三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11-0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关于2018年度宁波市国有资产

和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报告


29日下午,分组审议关于2018年度宁波市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报告(综合)、关于2018年度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报告(专项)。

刘必谦委员说,建议在报告中对国企进行分类,列出公益型、市场竞争型、市场垄断型等等,报告各自运行情况如何,效益、利润怎么样,区别列出,便于审议中分别对待,判断国有资产的优劣。

杨小朵委员说,一是关于国有企业负责人工资高低问题。我认为不能只看平均年薪,要看企业绩效、规模,看负责人所应承担的责任大小。目前我市国有企业总体规模不大,业务领域以基建、公共服务为主,企业负责人所承担的责任和工作量能和工资相匹配。二是国有企业发展问题。宁波上市国有企业太少,有历史客观原因,要进一步考虑国有企业改革方向,未来的路到底怎么走,需要好好研究。

邱智铭委员说,我对宁波国有资产管理报告和国有经济的发展谈点想法。关于国有经济发展,目前看到的都是工具性的方案,策略性发展思路并没有梳理出来。对比20年前,宁波注册企业数量增长了50-100倍,产品供应链和品种大体也是如此。但是以宁波市人口增长比率测算需求量,也就增长几倍,这意味着现在的市场严重供过于求。我觉得市国资委应该好好梳理国有经济发展的方向和思路。一是市国资委能否参与一些优秀民企投资,不管参与多少,可以起到政府示范作用,也可以作为一种信用的背书,对民企进行赋能,这对宁波经济发展肯定有好处。二是对500多家企业功能定位进行梳理,强化各自功能,视情况进行合并或者混改。三是应该关注一些宁波市发展核心引擎。宁波未来经济引擎到底在哪里,我们是没有抓准的,虽然不一定要全部抓准,但要知道未来方向在哪里,把有限的资源、资本用在刀刃上,用在真正能够撬动宁波未来发展的引擎上,起到导向作用,让更多的国际资本、社会资本进入宁波。

张松才委员说,当前,我市国有企业的改革力度在加强,党建工作在加强,制度规范在加强,但还是存在规模不强、产出比不够等问题。建议:一要鼓励国有企业想办法利用现有资源做大做强企业。二要对全市国有企业底数进行全面系统分析、分类指导,为其进一步成长和发展指明方向。三要激活体制机制,增强国有企业活力。四在国有企业全力承担和完成市里任务要求的同时,国民经济大项目要向国有企业集聚,同时利用国有企业的资源发展公共事业。

陈德良委员说,我认为现在讲发展国企要处理好四个关系:一要处理好国企发展和民企发展关系;二要处理好国有企业投资建设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关系;三要处理好加强国资监管与企业经营自主权之间关系;四要处理好国有企业承担建设任务与债务承受能力、消化能力关系。总之既要按照中央的政策办,也要立足宁波经济结构的实际。

郑雅楠委员说:一是昨天下午的讲座是否可以让更多政府部门负责人、国企负责人来听课,以开阔视野、给人启发。二是看到数据后,区县(市)国有企业负债率为何那么高?10个区县(市)和功能园区都是负利润,原因有没有分析过?无论是企业总数、资产总额都不低于市本级企业,利润差距为什么那么大?去年是负利润,亏10多亿;今年也是负利润,亏20多亿;明年是不是比今年会亏更多呢?国有企业承担哪些社会责任是否有分析过?几个报告都没提到,区县(市)国企以后怎么发展,对此问题以后如何改进要有措施。

姚志坚委员说,宁波的国有企业主要涉及民生和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规模偏小、负债率偏高、经营水平有待提高。2016年中央国有企业党建工作会议后,提出了“理直气壮地做强做优做大”,对国企的定位非常明确。宁波的国企如何走出宁波特色之路,为宁波走在前列做出贡献,这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一是定位宁波国企功能、作用,这个非常重要。因为它的定位决定了经营和发展的方向。二是建立起一整套先进现代企业制度。三是企业本身怎么树立符合自身发展、同时又有前瞻性发展战略。四是如何真正把企业推向市场,在市场化过程中提升企业自身竞争力。五是如何让它成为一个市场主体,企业经营管理层作用如何得到发挥和保证。六是监管部门究竟起到什么样作用。七是强调国有企业中党建重要作用。

钱建康委员说,要关注基层乡镇国资企业平台建设,把基层国有企业真正建设成国有资本平台,发挥好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作用,为老百姓谋福利。同时要特别关注基层乡镇企业平台融资举债情况。

崔平委员说,国有资产管理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从归属属性分,国有企业中一类是纯国家的,类似中石化、中国移动;一类是纯地方的,像城投、工投等等;还有混合制的,像宁波银行。从社会属性分,一些国企是做纯产业、纯产品的,如交通、石化,这些国企所提供产品的价格和质量与百姓利益直接相关,百姓可以监督;另外功能性投资公司,对于这类国企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因为这部分国企的投资决策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体现政府意志,但正确地体现政府意志,作为一个独立企业在投资前需要进行充分调查,对于产生的风险要有充分把控,并与政府充分沟通。目前国企在承担一些政府性项目时,定位和职责还不是很清楚,导致最后出现问题的责任由谁承担不明确。这个问题需要认真考虑。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我市国有企业负责人的总薪酬相对还是比较低的,与其付出的劳动不相匹配,建议参照其他城市国有企业薪酬水平。

曹云(市人大监察司法委委员)说,第一,报告显示2018年全市共有国有企业1040家,但是这1040家的营业收入只有650亿,利润总额是13.3亿。还不如一家民营企业的利润数。那么我们的国资管理部门有没有一种整合的措施?如果经营效益不佳的,索性把市场给民营企业,我们也没有必要兜底去做这个事情。第二,关于混合所有制问题。混合所有制其实在宁波也不是特别多,我了解到目前民营企业很有意愿参与到混改当中去,但是渠道、机会并不充分。说到底,就是有一些确实收益好的,国资不愿意让;有一些效益不好的民营企业也不愿意来参与。这确实是个问题。第三,国有企业现在对外招聘人才力度在加大,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趋势。因此,我想宁波企业能不能根据宁波实际情况,思想再解放一点,步子再快一点,让更多优秀人才能够进入国企,发挥作用,更好推动城市发展。

吴杰(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提几点建议:一是国有企业改革势在必行,要进一步探索创新国有企业管理模式;二要深化体制改革,进一步打通行政部门与企业间的人事互通和交流;三要加强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间的合作。

沈国强(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总体有两点感受,一是宁波国有资产企业中转制比较多,剩下国有企业量不大。这些国有企业量尽管不大,但是效益很差,特别是区县(市)还是负的,这其中肯定有很多原因。需要有关部门去关注分析,进一步思考国有企业深化改革问题。二是国有资产需要进一步做大做强,昨天听报告,厦门国有资产运行规模比宁波大一倍,厦门资产跟运营收入基本相等。这是一个差距。我们是一万亿资产,真正营业收入很少,都在那儿沉淀着,要研究这个结构。我们跟北京、上海不能比,经济总量完全是两个概念,但是跟厦门完全可以比,为什么厦门有这么好经济运行质量?值得我们深思。

周善康(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提几点建议:一是市政府和国资委对国有企业摸清底数,对平台性公司、完全竞争性企业等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分类处理。二是增强国有企业的活力,完善职工工资激励机制。三是进一步探索创新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合资合作手段,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施建耀(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我从民营企业角度提点建议:发展混合所有制更能够促进宁波经济发展。我们希望能够新增报告里提到混合所有制中的三级公司,因为国企和民企管理机制不同,各有所长,若混合在一起,一些问题可能会迎刃而解。我认为混合所有制企业能够更加促进经济发展。

王文成(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市级国有企业一直以来获得市委市政府关怀、支持和把控,市国资委一直在积极、认真、负重履行监管职责,国企自身也在不断努力干事,发挥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国企的定位一段时间有波动,给企业造成困扰;二是普遍负债率高影响企业效益,同时不少企业还有不少存量资产没有盘活;三是市国资委对国企管理还有薄弱地方,一方面重要问题很难由国资委来管,另一方面一般性问题监管容易管死。建议市政府和国企:一要全面落实中央对国企改革发展要求,从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二要促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三要认真抓好企业党建,抓好党建,就能更好地统一思想、提高经营效益;四要进一步重视人才,建立和完善职业经理人制度,更好地与市场接轨。

章波(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一是国企对自身定位要清楚。一些国有企业因为融资需要,成立了一些公司,比如物业公司。但国有企业是不是有必要成立这种市场竞争已经很激烈的公司呢?目前市场上这类公司民营企业已经运作很成熟,我觉得国企没有必要参与到这种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成熟的领域,去跟民营企业竞争。二是国企同民营企业要混改,混改公司里国有企业不是绝对控股,是相对控股,那么这个混改是个什么制度?要怎么做?是按照国有企业模式来运作还是按照市场规律去运作?怎么监管?需要再进一步研究。

张慧珍(市人大民宗侨外委副主任委员)说,在分析区县(市)负债率问题基础上,要出实招。一是建章立制,规范管理。国有企业年薪应该与贡献成正比,建立有效管理、核算、考核等办法。清理好不良资产,优化资产配置,建立一级考核制度。二是加强监管,严格问责。私营房地产公司赚钱,为什么国有的会亏损?财政、监察部门要加强督查,审计部门要加强审计,尤其是区县(市)要建立损失问责制、资产流失追究制度,板子要打实。

王数(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委员)说:根据报告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国有企业表现比较好。十三五发展规划规定的是资产总量2020年达到6000亿,净资产2400亿,目前看,2019年就能够提前完成这个目标,且总体资产负债率59.1%,有所下降。利润也有所增长。需要正视的问题有:一是区县(市)国有企业负债率69%,比市属单位高10个百分点。二是区县(市)国有企业“低小散”比较多,盈利能力单从指标上来看是堪忧的。从数据上看,今年利润亏损23.68亿元,跟去年同期相比,亏损又增加了10亿。三是企业风险问题,利润不好。最主要的原因报告也披露了,80%投在功能性的投资,像轨道交通、城投、交投、开投,估计都是亏损比较大的企业。这些企业承担了相当多的社会成本,负债率不能降低,财务成本比较高,风险还是不能小视的。四是从国有企业中涉及的行业来说,风投的新行业没有涉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也好,房地产也好,基础设施也好,都是比较传统的行业,新兴行业没有涉及,资料里没有进一步的披露,不知道跟“246”产业的结合情况怎么样,跟产业带动性非常大的数字经济结合情况怎么样。五是上面所有问题都会指向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就是人的因素,国有企业人员工作的积极性到底如何?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年薪57万,看起来好像很高,据说还有20%留待后三年,看情况发放,最高的也才77万元。报告中做了一个比较,比职工平均工资高10倍,这个平均职工水平应该是全社会平均,但是银行的综合柜员一年20万,信贷员21.7万。这么一比较,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工资也是“良心价”了。宁波市上市公司董事长平均工资多少呢?82万,这是2017年的水平。一些好的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工资都远远高于这个水平。我个人感觉承担这么大的压力,承担企业经营的压力、社会的压力,这个工资是比较微薄的,能否调动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建议:一是要加快深化改革,国有企业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推进一定要加快,现在54%,明年要达到70%,10%的比例推进过程中非常艰难,很多利益要协调、调整,资产还要加强重组,如何打破“低小散”局面,资产整合重组,提高国有企业经营活力。二是创新的数字,比如研发投入,还有软投入,管理创新方面的投入如何?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报告可以披露一下,让我们可以了解国有企业的动力如何。从长远来看,对创新方面的投入,决定了我们能不能可持续发展。在投资的评估上我也听到了一些声音,国有企业的投资总体比较谨慎,害怕投错、出问题,报告中也提到容错机制的问题,市场化的投资评估更加灵活,侧重于长远来看的面投资回报率,这方面的考核和评估能不能多讲点市场化?三是在选人用人上,希望市场化的程度高一点,对经理人考核与薪资挂钩上做适当调整,监管科学性还需提高。当然这都是在党的领导和清廉宁波建设这个大的前提下作调整和优化。四是报告当中提到今年上半年做了闲置资产的摸底,但是报告中没有披露,闲置资产盘点和盘活的结果,希望下次报告中能够体现对闲置资产盘活的相关数据,更加有利于国有企业的健康发展。

周芳(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不管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从经济学这个角度来说,总是要把有限资源更加有效化。待遇问题,不能一刀切,不能亏损的、绩效好的都是一样年薪,建议建立考核体系。

王小荣(市人大常委会社会建设工委委员)说:截至2018年数据,23家国资委出资企业实际资产负债率90%以上两个、80%以上两个、70%以上三个。考虑两个问题:一是私企老板资产负债率假如达到70%,有几个能睡得好?二是假如民营企业负债率达到70%,老板的年薪会拿多少?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刘必谦、杨小朵、邱智铭、张松才、陈德良、郑雅楠、姚志坚、钱建康、崔平、范云、曹云、吴杰、沈国强、周善康、施建耀、王文成、章波、张慧珍、王数、周芳、王小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