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四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11-0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贯彻《宁波市人大常委会

关于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建设

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决定》情况的报告


29日下午,分组审议贯彻《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建设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决定》情况的报告。

方晓红委员说,为贯彻落实《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建设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决定》,市政府专门编制了1个规划和20多个专项性政策文件,说明市政府对此非常重视。但是反过来讲,如果将20多个文件细分下去,每个文件落实都要学习领会、配套资金,反而不利于集中力量来统筹推进一些我们真正要办的事情。从提高行政效率的角度来看,建议文件少发一点。

孔萍委员说,当前我市的农村人才工作存在三个不足:一是能够承接网络经济时代的旅游文化产业、新业态电商产业的复合型人才不足;二是长期扎根农村、从事农村技术研究推广的“土专家”不足;三是农村的教育、卫生等领域人才不足。建议将乡村人才振兴工作纳入全市人才工作范畴,一要注重本土人才培养,尽快制定新型职业农民培养计划;二要注重专业人才的培养,加强职业院校的专科人才培养;三要注重服务人才引进,为返乡创业、返乡就业提供政策激励。

刘必谦委员说,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高水平建设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决定》已经有一年了,总体感觉宁波农业农村工作走在全国前列。但从更高的标准看,像城乡一体化、城乡蓬勃发展这块还是有许多工作可以做。这里主要讲两个问题:一是从宏观层面上,如何看待农业问题,“三农”问题关键是农业,农业赚钱了,农村就好了,农民生活也随之改善。同时要看到农业问题的战略性重要性,不能纯粹从经济价值角度去判断,不能单纯从GDP贡献去评价。二是从微观层面上,原先农业部门主要从产业方面去考虑农业问题,如今更多的问题聚焦在如何更好地推动农村治理上。因此,产业发展跟农村治理要同样重视,共同推进。农业部门需要在重视产业发展的基础上,抓好农村治理,促进农业农村全面发展。

杨小朵委员说,乡村振兴这项工作,需要全市上下共同努力,包括党政基层组织、投资者和老百姓一同参与。针对农业财政投入可能出现下降的情况,要提前谋划、主动应对,避免影响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钱建康委员说,去年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以来,市政府及相关部门行动迅速、措施有力,我对政府的工作和所提交的报告表示满意和赞成。针对推进这项工作中存在的短板,提几点意见和建议。主要问题:一是农村规划体系城乡融合程度有待进一步提高;二是农民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比较少;三是农业农村改革还没有完全发挥政策优势,一些高档次和高附加值的农业项目,依然受制于土地政策和周边环境的制约,拓展增收空间有限。几点建议:一是重点培育试点乡村振兴全国样本村,发挥好示范先行、典型引领作用;二是进一步加大对村级基础设施的投入,将一些市级基础设施的配套费用由主管部门列支,或将配套服务外包镇村联建统营公司。在乡镇建成区道路、学校等基础设施的改造提升当中,能够进一步考虑对村的辐射延伸作用,打破交通、教育等领域城乡二元结构;三是进一步加大村级集体经济资本化运作试点,参考国有资本公司运作经验,探索成立村级集体经济民营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吸引社会资本深度参与乡村振兴,走市场化公司运营模式。

徐卫民委员说,乡村振兴很有必要,但是在乡村建设过程中,有些农民得不到实惠,农民增加收入主要还是靠打工;有些政策不接地气,老百姓很不理解;有的政策稳定性不够,今年是鼓励的,明年就变了,比如开荒垦造耕地、漂流项目、猪禽养殖等。乡村振兴政策不能定义在口头上,有些部门怕担责,程序走到了,冤枉钱花了也没关系;程序走不到,一分钱都不能花。制定政策时应该广泛征求意见,深入了解百姓想法、听取百姓心声。现在有的政策百姓期望大、失望也大,严重影响了政府公信力。制定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为人民服务,老百姓对乡村建设期望很高,实际上得到的实惠却很少。只有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温暖、关爱,这样的政策效果才会好。

潘一红委员说,我个人理解的民宿经济就是农民把多余的房子拿出来,供城市里的人去住,以此增加农民的收入。但是现实是有些民宿造得非常豪华,住宿价格很贵,不少都是企业去运作的,农民并没有因此获利。

周康健(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要解放思想。乡村振兴是为农村发展制定的好政策。近几年,宁波乡村振兴工作整体也走在前列,但作为计划单列市,很多政策和省里不能一一挂钩。我曾在多次会议上提出,城市要扩张,农村也要扩张,基础设施配套也要跟上。二是农村政策上要有所倾斜。现在城市周边、城郊农村的资源多,而偏远地方、农村却没有共享,要发展是非常难的,建议农村政策指标要有所倾斜。另外,农村政策需要强调人员的流动,光靠农民实现不了振兴,关键要靠城里人到农村去、农村人到城里来。三是目前农民土地碎片化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土地碎片化、经济碎片化、人心碎片化,如果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农村也不能美、农民也不能富、农业也不能强。针对新一轮农村土地承包改革,宁波应当提前进行考虑,着重构建农村制度性框架,解决乡村发展面临的不充分、不均衡矛盾。

王文成(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很重要,不仅要有目标,而且要有机制,即产业发展的支撑。农村很多项目,比如一个公厕每年的自来水费要好几万元,有补助的时候情况还好,没补助就变成了负担,运行了一年半载以后可能就废掉了,造成重大浪费。美丽乡村建设目标都很好,关键是要有产业振兴来支持。如果没有产业发展支撑,农村很多建设都是无源之水,很难持续。

陆宝法(市人大代表)说,提五点建议:一要加强乡村班子建设,乡村振兴关键要看村支部书记,一个村的书记愿意尽责守责,把班子带得强很要紧;二要合理制定生态环境保护政策,现行的保护政策对环境保护区内不能发展工业的农村发展带来了很大制约,导致一些漂流、餐饮等乡村旅游企业经常开开关关,影响正常运营;三要根据实际情况合理制定乡村经费支出规定,不能一味强调“零开支”;四要改善农民居住条件,做好土地的文章;五要为基层减负,减少村一级的台账、会议等事项。

周芳(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农业政策要有一定的稳定性,不能朝令夕改,政府应做好政策变化的提前告知工作。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方晓红、孔  萍、刘必谦、杨小朵、钱建康、徐卫民、潘一红

周康健、王文成、陆宝法、周  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