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四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08-20 作者:宁波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草案


2019年6月25日下午,市十五届人大会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分组审议《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草案)》。

翁鲁敏副主任说,地名管理条例历经四年调研,今年作为立法审议项目提出来。我想对一些具体条款提点意见:一是第五条中地名管理协调机制的职责不够明确。条文的落脚点仅落到了经费预算上,不够全面、不够完善。二是第六条列举的部门不如《浙江省地名管理办法》等上位法全面。如通信基站、档案管理、农业林业等部门,也应当要纳入进来,建议再作修改。三是第七条关于地名规划、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目录等事项的问题。条例草案规定由民政部门负责征求意见、组织专家论证等,那么除此以外的事项,除了民政部门以外的地名各主管部门的职责也应规范明确。还有关于专家学者论证及征求社会各界和当地居民意见的顺序问题,是先征求意见后论证,还是有了论证以后再去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顺序、次序上可以商讨。四是第十五条中关于由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提出申请的规定可行性不强。现状是没人愿意当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的主任,所以将业主大会或业主委员会作为提出主体,缺乏实践可操作性。五是第三十一条,建议将宣传放前面,文广旅游放后面。因为宣传涉及的范围更大一点。

王建康副主任说,我市历史悠久,少数民族齐全,地名文化积淀丰厚,对外文化交融比较多,各种地名文化存量和增量多,地名管理非常有必要,也很重要。特别是近年来城市建设迅速发展,对地名规范提出了新的要求。《条例》起草总体来说比较成熟,和上位法接轨,和政府规章配套。具体建议:一是第六条第二、三款,把部门分成专业主管部门,后面又是行政主管部门,分类依据是什么,建议根据自身职责合并起来。二是第七条第二款的内容前面已经提到,没有必要再分出第二款,建议将第一、二款合并;另外“本市”两字可以删去。三是第九条第六项,建议参照国家法规,在不能用企业名、商标名、产品名的基础上加上“人名”,把限制人名的规定也写进去。四是第十二条,“专业主管部门”容易产生歧义,建议进行明确,提升可操作性。

王乐年委员说,当前我市地名除“大、洋、重、怪”问题外,还存在简单化问题,如科技一路、科技二路、科技三路这种名字过于简单。地名标志除符合国家标准外,标识物制作也要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制作,防止产生歧义。

伊敏芳委员说,取地名一定要体现以人为本,让群众看得懂。地名跟人名一样要规范,体现宁波的历史文化地理特色,体现宁波的国际化水平。原则要坚持,但不能矫枉过正,该保留的保留,该吸收的吸收,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充分体现我市7000多年的河姆渡文化还有港口文化。《条例》文本第三条第一句“本条例所称地名....”不容易被群众理解,建议通俗化一点;第十条,地名用词范围除“三个不得”外,建议将“大、洋、怪、重”四类问题用法律语言表达出来。

宋汉平委员说,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地名?地名是一种历史的书写,但是现在我们把地名和某个项目本身的命名两个概念模糊了。其实一个地方有没有名?或者老百姓是不是能记住它?名字不是关键。名称取得再好,如果这个小区没什么特点,比如东方威尼斯,里面河都没有,也是不能被老百姓接受的。知名度提高以后,名称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我们也希望自己的项目名称推广出去能够让大家接受。因此我认为,总体上地名要有规范名称,但是企业的、项目的名称应该给企业一定的自主权。项目名称是企业文化的延续,企业也花了很多力气在取名。只要没有损害国家利益、没有违反社会公德等,都不需要修改,政府不应该过多干涉,也没必要去统一。

张松才委员说,建议建立专家库和地名库,并列出不能用的地名负面清单。法律责任方面,处罚标准的设定是依据什么制定的,怎么罚,罚多少,要仔细斟酌,要定得认真、罚得严肃,注重落地实施。

陈德良委员说,一是要及时关注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制定的情况,确保法制统一。二是要处理好和省政府规章、宁波市原来规章的关系。三是在附则里加一条,对存量的、不规范的、明显不规范的地名如何处理作出规定。四是要在《条例》里建立地名命名公示制度和会商机制。五是参考《文物法》,对什么叫历史地名有一个鉴定。

沙忠明委员说,这次人大常委会审议《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草案)》,正当其时。但要依规执行,注意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概念定义要规范。任何一个法律法规概念定义应当是权威的,法律要讲究严谨。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中地名的定义包括自然地理实体名称、行政区划名称等,是平行的概念;《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草案)》分为两种:自然地理实体名称和人文地理实体名称,其中人文地理实体名称包括行政区划、城镇道路、纪念意义等等,是分层的概念。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差异的,应当进行规范。二是做好与上位法的衔接。考虑到立法成本,宁波的条例要和上级民政部门的修订方向保持总体一致,防止出现国务院条例修订后我们地方法规又需要修改的情况。三是处理好地方政府规章之间的关系。2015年宁波市政府出台了规范地名的规章,《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草案)》对政府规章有怎样的修改?《条例》通过后,政府的规章是否废止?建议将政府的规章和条例草案的各条款进行一一对应,对吸收和修改的内容进行比较,使审议更有针对性。

郑雅楠委员说,首先,关于历史文化的保护,这是宁波条例的一个亮点。在起草过程中,如何体现宁波特色,已经作了很多研究。同时我也在考虑,条例中是否有必要对什么是历史地名进行界定?是否可以建立评价机制,实行分级保护。第二,市、区县(市)级相关职能部门的规定职责要明确,比如第十二条。第三,《条例》起草过程,正是全国地名整治工作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的时间。要把整治过程中好的经验做法,及时予以吸纳。

姚志坚委员说,第一,宁波大市里不同的区域,道路名称不能重复。比如说中山路,现在奉化改成区了,奉化区也有中山路,一个城市里面不同区域最好不能重名,否则就混乱了。第二,现在中央六部委文件关于地名管理规范比较重视,这个是对的,六部委文件里面提出的是一些共性问题,但是作为地方来讲,怎么样解决这些问题要考虑得更周到,不要像有些地方因考虑不完善就很着急地改,造成不必要的社会成本。第三,要提高地名管理的标准。地名管理要充分利用科技手段,积极适应大数据时代,提高精准程度。总的来说,就是既要体现文化,又要体现科技。

钱政委员说,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讲过:“要依托现有的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既要留得住青山绿水,也要记得住乡愁。规范地名管理,弘扬地名文化,是净化地名环境、留住“乡愁”的现实需要。随着城市化的推进,现在一些地名包括路名、小区名在命名中盲目追求“西化”“洋化”,例如曼哈顿、威尼斯等,老味道没了,乡愁也找不到了。所以,我认为保护好弘扬好地名文化,不仅是净化地名环境,提高城市品位,也能守住一方人的乡愁。因此,市人大对宁波地名管理进行立法很有必要。

钱建康委员说,一是《条例》通过后,原有的属于条例规定的“不得使用”的名称,是否需要进行纠正和修改?二是地名管理要与乡村振兴相结合,让大家能“记住乡愁”,并发挥“文脉继承”的作用。三是地名管理要体现新兴业态和资源共享。四是要加大宣传教育,让全社会都了解和支持地名管理工作。

徐卫民委员说,宁波一些老的地名很有特点、很有特色。现在宁波的小区“洋名”,与网上新闻报道的情况类似,要更改的地名应当是比较多的。但是一些已经成为习惯的老洋名,一下子更改,更名成本需要考虑。一个是政府成本是多少?另一个是百姓成本是多少?现在更改的意义有多少?目的是什么?以后类似的取名当中要符合什么样的条件?应该怎么样取名?还有一个问题是地名号牌的问题。有些大的单位一下子拿了好多地名号牌,影响了地名的连贯性。这些问题要先规范起来。总之,在取名前要多一些指导,不能事后再要求更改。

梁丰委员说,宁波作为国际化的城市,城市地名标识除了中文名称,应该也要有标准化的外文名称。

董国君委员说,修订《宁波市地名管理条例》正当其时。当前国务院六部委对各地的地名乱象进行整治,国务院也启动了《地名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我市《条例》的起草制定能有效地支持和推动地名管理工作的规范化和科学化。今天的社会小事,可能会变成今后政府的大事和急事。在立法过程里我们感觉到有五个方面需要创新和突破:一是地名管理工作领域涉及到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的权力边界需要划清楚;二是地区之间的利益冲突出现了地名分割化现象需要解决;三是企业市场化自主行为与政府提供地名公共服务产品方面的矛盾需要克服;四是历史文化地名及其保护已经迫在眉睫;五是乡村地名管理工作急需加大力度和突破。在《条例》通过后,建议民政部门和其他部门做好部门职责的细化和对接,加强部门间的协作;要衔接好宁波市行政区划调整以后,各个区域之间的新旧工作;要平衡处理好《条例》通过之前的旧问题和通过之后的新问题;要建立以民政部门为中心的各个部门协同工作机制,使具体工作职责能落地落实。

童文俊委员说,针对《条例》第八条中“不同的镇存在村名重名现象”,建议由区县(市)政府部门统一来做规划,由乡镇来规划不合适;第二十三条中“本市建筑物”的“本市”两个字可以去掉。

潘一红委员说,对原有的、旧地名的沿用要尊重历史,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不要张冠李戴,更不要随便篡改。

周善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说,一是领导干部要加强法治意识。有些地方领导为了宣传本地、突出本地的资源,对外宣传时随意更名、随意改名。比如说宁海湾,这些名字在没有经过批准的情况下出现在政府文件上,是很不严肃的。此外在房地产广告宣传方面乱象也非常多。二是条例第六章第三十九条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法律、法规已有法律责任规定的,从其规定。”我觉得它和第四十条应该是一句话,我建议将第三十九条、四十条合并为一条,这样逻辑上就统一了。另外,第四十条中,要不要加“行政”两个字,建议再看看。三是加强历史地名保护。比如说第二十九条最后一句话,“地理实体在原址重建的,鼓励优先使用原地名”,我觉得“鼓励”这个提法刚性不足,应该修改为“地理实体在原址重建的,应当使用原地名。有第十七条情形的除外”。

张慧珍(市人大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说,地名是一个文化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尤其是十八大以来,总书记在讲话中多次提到,要记得住乡愁。乡愁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特有的文化。值得后人纪念的、崇敬的才是文化。地名充分体现一个国家、城市的文化特质。如果任由“大、洋、怪、重”的地名继续命名、使用下去,中华民族文化、地域文化将逐渐淡化。刚才很多代表提到,宁波一些很有特色的街道名称就很好地体现了宁波的地域文化。因此一个社区、一条路的命名,也要有地方特色,把这种文化留给后人。另外,地名也是地域文化国际化的表现。外国人到了宁波后,看到宁波的地名,对宁波的地域文化素养会有一个印象,这也有助于提升宁波的国际形象。

柯武恩(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说,日常中碰到过几个问题:一个是洋名好听的小区,到现场一看也不过如此,并没有特别高档。另一个是地名重复问题,哪怕定位发给对方,也找不到。但同时,地名更正的问题也要谨慎推进。对于老百姓已经记住的地名,再去改,会比较难,会带来不便。我认为,《条例》中规定的、一定要改的,可以改;一般的无伤大雅的,可以不改。不然老百姓会认不出地方。关于第十七条,我提一点建议,是否再做一些修改?因为这一条有点模棱两可,缺乏刚性。是否能够改成:哪些是必须要改的、哪些是可改可不改的?建议再进行分类,对于刚性的、必须要改的,要明确;对于可改可不改的,要向百姓征求意见,再明确程序。

朱升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说,第一,关于规范地名的必要性问题。我认为现在从中央到地方正在进行不规范地名整治工作是有必要的。因为如果没有文化传承的话,确实会对文化自信带来一定的影响。虽然地名整治有成本,但还是要做。第二,关于地名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问题,建议应充分挖掘现有历史资源。比如,我所在的胜丰村在2001-2002年建了一座桥,当时周边的路名也没有明确。原址原来有一座广安桥,和村里商量一下,我们都认为很好,就沿用了。后来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民政部门来征求我们的意见后,广安桥周边的路也就取名为广安路。从中可以看出,其实我们现有的历史资源很丰富,只是我们自己不愿意用传统的老东西。建议在地名命名上,多挖掘已有的历史资源,多用以前的路、桥名称,甚至大的区域名字。

罗进(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说,对现有地名的修改,特别是使用了很长时间的地名修改一定要慎重。修改地名不但会产生经济上的额外支出,而且会给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能不改就不改。

吴晓春(市人大代表)说,地名要注意宁波方言的谐音问题,避免产生方言读音造成的不雅问题。

徐衍修(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作委员会委员)说,现实生活中地名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规划比较乱,尤其是一些地址不明确。二是地名不土不洋的情况很普遍。特别是当前城市化进程加快,许多农村的人进城都找不到地方,给老百姓日常的生活带来很大不便。这次宁波市准备出台地名管理条例,对于保护国家的一些文化遗产,方便群众日常生活确实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王小荣(市人大常委会社会建设工作委员会委员)说,发表意见之前,我想先抛出两个片段:一是我住在鄞州中心区,该区域近十年出现了许多很洋气的名字:如华泰剑桥、格兰云天、风格城市等,听上去都很好听。当时华泰剑桥一、二期还有另外的名字:一期叫康河流水,二期叫莱茵河畔。我要问的是,这两个名字叫出来,哪个好记?大家习惯叫什么?所以名字并不是越洋越好。另一个是规范地名的问题。比如大家知不知道鄞州区兴宁路48号是哪里?估计大家不知道。就是交通警察局。大家记哪个好记?兴宁路46号是日月宾馆,这个项目立项时,叫“宁波建安综合楼”,之后改为“建安大厦”“建工大厦”。这两个片断都是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所以取名不是越洋越好,也不是越土越好。由此派生出来的,我有两个意见:一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作为企业,广告宣传名称、地名的命名和使用界限在哪里?作为企业和个人,法无禁止即可为,没有禁止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希望条例能够厘清地名、广告宣传名称、企业名的界限。二是法无授权即不为。假如开发商立项的时候名字是叫矮凳桥小区,后来改成欧洲城了,民政局能不能管?条例应当要明确相关职能部门地名管理职责,以及职权的联动协调和统一。

陈亚萍(市人大常委会社会建设工作委员会委员)说,《条例》对推动我市地名规范化、科学化进程,推动地名文化保护和传承工作,展现宁波历史文化特征,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特别是目前地名命名、更名中存在“大、洋、怪、重”现象,更为加强地名规范化管理增加了紧迫性。建议下一步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市民知晓率,增强部门之间协作,明确主体责任;对已发生的问题,如果必须改的建议坚持审慎原则,逐步妥当整改完善。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翁鲁敏、王建康、王乐年、伊敏芳、宋汉平、张松才、陈德良、沙忠明、郑雅楠、姚志坚、钱  政、钱建康、徐卫民、梁  丰、董国君、童文俊、潘一红、周善康、张慧珍、柯武恩、朱升海、罗  进、吴晓春、徐衍修、王小荣、陈亚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