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二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08-20 作者:宁波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贯彻实施水污染防治法律法规情况报告和执法检查报告


2019年7月23日下午,市十五届人大会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分组审议关于我市贯彻实施水污染防治法律法规情况的报告和检查水污染防治“一法一条例”及相关地方性法规实施情况的报告。

方晓红委员说,检查水污染防治法律法规实施情况,是今年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工作的重中之重。政府贯彻实施情况报告“下一步工作举措第六条”中提出,“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市城镇截污纳管全覆盖,全面完成管网修复工作,建立中心城区排水管网地理信息系统。”我觉得,可操作性不够强,因为当前尚不清楚埋在地下的管道具体情况。面对问题,建议政府及部门从客观实际出发,科学提出对策措施,对照计划利用三年或五年时间把工作做扎实,不能急功近利。

孔萍委员说,我提两个问题,一是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建议做好农药的减量增效工作,加强科学指导,充分发挥农技指导员作用,进一步加大培训宣传力度。二是加大对水污染治理的科技支撑力度。建议与高校科研机构单位合作,做好水污染防治科技攻关,实现成果转化;同时,要为水污染治理科研机构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保障人才、资金的引进。

朱哲生委员说,治水工作总体抓得比较紧,成效也比较好。但治水是系统性、整体性工程,通过短期治理取得长期效果,比较难。对此,我提四个问题:一是治水基础性工作做得还不够。比如,住宅小区污水零直排“点”有了,但距离在更大区域形成“面”,还有较大差距。二是管路畅通问题。管路如果不畅通,零直排就是空话。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三是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仍是薄弱环节。由于投入不尽合理、不够科学,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出现了“集污”现象。四是沿街小吃摊排污问题。建议从根本上研究解决之策,把钱花在刀刃上,切切实实解决一些问题,避免工作表面化。

刘必谦委员说,宁波这几年在治水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治理效果。但从老百姓感受出发,污水治理工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首先是政府及部门的水污染防治能力有待提升。水污染防治是个系统工程,不仅牵扯到方方面面,而且水污染防治历史欠账很多,情况复杂,因此又是一项长期工程。面对这样一项系统、长期、全面的工作,应该要有相应的对策。要将水污染治理当作一项战略来做,长远谋划,系统推进,才能做到事半功倍,不然很多工作都是治标不治本,投下去的人力、财力、物力效果不明显。其次,水污染的防治要因地制宜,找准短板,精准抓落实。针对各地治水进度不一、存在差异等问题,瞄准问题、有的放矢。比如江北,问题在于缺乏污水处理能力,所以首先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再做其他工作。人大在开展监督时,也要抓住主要矛盾,精准发力。最后,需要对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情况进行系统全面的调研。几年过去了,建成的污水处理设施现在运维情况怎么样,需要及时了解,尽早发现问题并采取有效措施。

宋吉林委员说,下一步在水污染防治过程中要注重四方面工作:第一个方面,在巩固成绩的同时,要站在更高的高度,谋划系统化治水方法。治水是一项系统性工作,在规划、资金投入、产业布局上做好谋划,才能解决根本问题。治水项目不仅要治标,还要治本,才能避免出现反弹。第二个方面,查找问题补短板。针对水管错位、爆裂,排污口、洗衣机排水口与雨水管混接等老问题,垃圾粉碎器直接下水管道等新问题,需要及时研究解决。第三个方面,提高治水资金使用效率。执法检查报告中提到,2014年以来,全市在治水方面累计投入超过660亿元。高投入难以为继,下一步应在资金投入利用率上加强研究,使资金使用效率最大化。第四个方面,加强对治水方法的全面梳理,延续有效做法,摒弃低效办法,引入新式方法。

陈德良委员说,关于污水处理,有一个基础问题要解决,就是要摸清楚宁波所有河道污水直排、漏排的“底数”。建议政府针对这个问题,研究长远规划,制定年度计划,不求急功近利,不搞形象工程,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坚持科学治水,从源头上防治污水。

赵永清委员说,水污染治理需要做到全面治理、系统治理,虽然报告当中也谈到了系统治理的问题,但一些政府部门对这项工作的认识,以及主动作为方面,还有欠缺。与水相关的政府部门,无论是水利部门,还是生态环境部门、农业部门,都应把治水这件事情当作自己部门的事情,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此外,现在每条河道都有“河长”,“河长”这个角色有没有真正发挥作用,发挥什么样的作用,需要好好反思。据我了解,“河长”都是由各级各部门领导干部担任,如果由于时间精力等因素,“河长”没有很好担起相应职责,而是“有名无实”,还不如不设。

俞进委员说,宁波水污染防治工作成效比较显著,连续两年拿到省“大禹鼎”,在全国环保检查中,宁波也是唯一在检查当中没有发现黑臭河的。但是老百姓感受并不是很明显。在暗访中,我们看到有些情况仍然触目惊心,如管网问题。有些小区污水排不出去,溢出流入了河道,也有小区管道存在漏接、错接、混接现象,导致周边河水发臭。这里提几个建议:一是对于污水管网要进行彻底的排查。二是污水管网管理的职责划分问题。目前这一块还有管理的盲点,要明确责任主体。三是管网整治验收标准不能降低。

徐卫民委员说,污水处理只有从“讲规矩”到“讲规律”,城市管理水平才会提升。主要是两方面问题:一是面子工程问题。比如,某住宅小区实际有500户居民,但设计的管道只够容纳300户。由于设计不合理,一遇到下雨、台风天,肯定会出现问题。再比如,为完成指标任务,某一时期内管道铺设工程扎堆,连施工队都找不到,这就是面子工程。二是合理投资问题。对政府投资,要实施倒查机制、评估机制,督促政府科学理性花钱。比如垃圾分类,宁波的“搭把手”做法就很好,值得全国学习。这种通过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很好,政府要多扶持。

曹德林委员说,当前水污染防治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基础设施建设存在明显缺陷和不足。当前水污染治理的规划、布局、管网建设等,还不能适应实际需要,特别是布局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仍存在问题。管网的混接、错接、漏接等问题比较突出,中心城区同样存在类似问题。二是系统治理理念还存在明显差距,存在重眼前、重表面、重短期见效,忽视长远、忽视根本、忽视流域治理和水岸同治等问题。我们所见大多是岸上与岸下治理分割,管岸不管水,河道水环境与岸上生态不能有机融合,良好的河道生态很难形成。河流都是静止的,不流动的,缺少“生命气息”。建议:一是政府相关部门要切实全面担负起水污染防治的法律职责,更好实现水污染防治目标。二是水污染防治要突出重点、抓住关键。如中小企业偷排漏排,老小区雨污同排等问题,要一抓到底。三是水污染防治要坚持系统性、综合性,处理好“疏与堵”的问题,既要科学合理,又要系统长效,注重整体改善,而不是表面的、暂时的改变。

董国君委员说,水污染防治非常重要,十分迫切,各级政府和各部门做了大量工作,成效也十分显著。但是污水治理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从目前的总体情况来看,水污染防治工作的压力和挑战仍然很大。一是现在的水污染防治工作大多属于“弥补式”行动,历史欠账很多,真正要把历史欠账解决掉需要巨大的投入。二是水污染以及污染源头因素十分复杂,污染具有系统性、综合性、隐蔽性,目前的水污染防治工作缺乏系统的研究,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先处理哪一个环节,看上去是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很多工作都是表面工作,没有深层次长远性考虑和设计。三是广大农村地区水污染情况越来越不乐观。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包括外来人口集聚增多,农村污水的无序排放,农田的乱种乱施肥现象普遍存在,从而导致农村水污染的形势更加严峻。因此需要政府引起高度重视,这里提三点建议:一要落实整体规划,久久为功。二要落实责任制,政府要每年制定工作目标,定期安排专项检查、专项行动。三要建立和创新投入机制,确保必要的防治资金。

朱升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说,我提四点意见建议:一要加强污水处理能力建设。石碶街道群众反映的污水横流问题,原因是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因此要加快污水处理厂建设速度,提升污水处理能力。二要加大对直排、偷排问题的处罚力度。三要完善城市水网建设。河道填埋以后,水网不畅,缺失了冲刷功能,水质难以得到改善。建议在甬江口建一个向内翻的水泵。四要加强城市建设资金统筹管理。比如,天水二期小区边的马路,6年时间里翻修了3、4次,绿化带反复种植新树,资金使用效率低。

周康健(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说,群众对污水零直排建设成果的感受比以前好了很多。但在城镇、农村污水处理方面,的确存在面子工程:一是管理问题。提出的治水目标,因为限于资金有限,做得不切实际,产生了雨污没有分离等多种问题。二是材料问题。有的治水工程材料没几年就坏了,若无法妥善处理,容易造成“二次污染”。我建议:一要用心做、诚心做,确保城市、农村都投入到位。二要加强对治水全过程的监督管理,尤其是建设施工环节。三要坚持“环保永远在路上”。

王文成(市人大城市建设与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说,深圳同行十几年前来宁波交流时的经验告诉我们,我市治水的投入与产出告诉我们,一旦污染了,修复非常困难,还原非常漫长,代价非常沉重。我们不否定攻坚战、运动战,但仓促上马,缺少顶层设计,缺少科学谋划,是不可行的。治水既要全面规划、系统治理、绩效考核、成本比选,还要突出重点,明白要解决的是什么,更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标本兼治。我认为,把住源头是根本、是关键、是牛鼻子。此外,治水要建管并重,没有管理,建设越多,浪费越大。

王纪跃(市人大城市建设与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说,调研反映出来的问题主要还是源头问题,比如排污问题。只有在源头上处理好,这条河才能真正处理好。源头污染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污水处理系统离满足城市发展需求还有较大差距。如污水处理厂建设问题。二是污水的管网布局规划不够完善。管网建设和污水处理厂的不配套、支线和主干管网建设不同步、村镇居住区管网建设不足等问题。如江北慈城的污水处理,要输送到38公里外的污水处理厂。

葛素梅(奉化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水污染防治问题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这项工作历史欠账太多,隐蔽性又强,牵涉面广。这里我提四个建议:一是健全水污染防治高效运转机制,借助这次市人大开展水污染防治专项监督的“东风”,研究制定“政府统领、部门联动、企业协同、群众参与”的高效运转机制。二是对城市和农村污水管网进行重新排查,看一看小区工厂污水管网到底有没有接通,管子到底有没有接牢等情况。三是坚持实事求是。尤其是污水防治、雨污分离工作,使每个城区和农村都接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管网虽然接到了居民家门口,但家门口的管子到底有没有接到居民家里并不能确定。可以拉长时间,将这项工作做得更好更细致。四是加大对饮用水保护区补偿力度。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牵涉到的区县,都是“忍痛割爱”,很多老百姓为了水资源保护,养殖业等很多事都不能办,需要对保护区人民进行一定补偿。建议宁波参照省里,建立绿色发展财政奖补机制。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方晓红、孔  萍、朱哲生、刘必谦、宋吉林、陈德良、赵永清、俞  进、徐卫民、曹德林、董国君、朱升海、周康健、王文成、王纪跃、葛素梅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