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三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08-20 作者:宁波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


2019年7月24日上午,市十五届人大会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分组审议《宁波市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

王建社副主任说,宁波是一座具有耕读传家传统的历史文化名城,现在制定《宁波市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是非常有意义的,该条例的制定将填补我市全民阅读领域的立法空白,为促进宁波全民阅读和书香宁波建设提供法制保障。针对条例,我有几点建议:

第一,条例中要尽量体现宁波特色、宁波元素。如条例中可以体现作为城市名片的天一阁,这样一拿出去别人就知道这是宁波的条例。第二,全民阅读工作需要各级各部门的共同努力,特别是教育部门更是责无旁贷。各级各部门一定要重视阅读,要鼓励,要有实实在在的措施和办法,这样才能形成良好的社会氛围,书香宁波、阅读宁波才会慢慢形成。第三,全民阅读是公益事业,建议条例对财政保障要有硬性的规定和指标,这也是今后开展条例执法检查时的重点内容。第四,条例中的罚则部分还不够明确,特别是对损害公共阅读、社会阅读的行为,必须要有严格的处罚措施。

王乐年委员说,数字阅读、电子阅读给阅读方式带来了重大变化,我们制定法规要对阅读方式变化引起足够的重视,条例中应该用更多的条款去规范体现。

孔萍委员说,提几点建议:1.第五条第四款,工青妇后面应加上一个“残联”。2.第四条第一款,第二行“将其全民阅读基本公共服务所需经费”中的“其”、“所需”删除。第四条第二款,建议将“其具体工作由新闻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承担”去掉,加到第五条中。第五条第一款改为“市和区县(市)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全民阅读促进工作和全民阅读促进工作协调机构的具体工作”。3.第八条第一款,建议将“图书借还服务点”删掉。原因:图书借还服务点和自助图书借阅设施概念重叠。4.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行,“现代传播技术”改为“先进传播技术”。5.第二十四条第二行,“为服刑人员....制定阅读计划”改为“为服刑人员....提供针对性的借阅资源”。

卢叶挺委员说,首先,条例要在奖励、激励方面动点脑筋、下点功夫,通过评先评优、比赛竞赛等机制去推动全民阅读工作,营造读书氛围。其次,是否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公共资源,建立一个类似于学习强国平台的全民阅读网上平台,把一些好的经典书目推送上去。同时,该平台的建设要区分不同层面,适用不同人的学习习惯和特点。

刘必谦委员说,主要有五点意见。一是草案第六条专门提到“国有书店”,现在专门指出设立国有书店是否有必要。二是第七条提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设置乡镇图书馆及村级图书室,对于图书馆、图书室的具体藏书有没有量化指标,或者只是说设立就可以。三是当前公共图书室、图书馆太少,居民借书还书都非常不方便,是否可以在法规中设置有地方特色的条款,比如允许异地借还。四是要鼓励和提倡电子阅读。电子阅读相对纸质阅读,对时间空间的限制更少,成本更低。五是建议将“书香宁波日”和“阅读月”归并到一起。六是要出台专门政策支持社会大众的图书捐赠。比如将图书捐赠比照慈善捐款相关规定,允许捐赠图书的费用在税前抵扣。

那雁翎委员说,一是顺应时代发展,条例的制定很有必要。二是不能仅仅止步于立法,应该注重法规的实施,这项工作应该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三是建议第十六条将每年10月31日设立“书香宁波日”,以及每年11月份为“天一书香月”,要进一步斟酌。

杨小朵委员说,一、条例内容可以更具体一些,指导性要更强一些。对民间投资和参与公益性阅读设施的建设和运行,政府应该给予支持,并明确写入条例。第八条中,鼓励的措施可以更具体,如市级和县级以上博物馆、美术馆、机场和车站等必须设立阅读设施。第九条第五款,建议增加“优先”,优先开设公共阅读空间和引进实体书店。第十条,对社会力量建设和运行的城市书房,应明确政府要给予经费补助或水电费补贴。二、对社会阅读组织的奖励可以在以后政府出台的实施办法中予以明确。三、第二十二条中,建议增加设立市和区县(市)的教育图书馆,各中小学设分馆或流动图书馆,提供学生课外阅读用书。

邱智铭委员说,第一,感觉条例关于阅读的定义有点狭义。现在是大数据时代,阅读在发生转变,要把这个定义梳理一下。第二,建议条例对阅读的内容和阅读量作出倡导性规定,比如说三年、五年后我市全民阅读量需要达到多少。第三,阅读的结构。有些人是知识型的,有些人是娱乐型的,有些人对财政、金融更感兴趣,希望能有一个界定,便于今后统计。

张松才委员说,讲三条建议,1.宁波是“书香之城”,宁波人“知书达理”,天一阁是宁波的符号,报告中宁波人均读书比全国低,因此制定条例推动阅读是十分必要的。特别是读“纸质书”和建实体书店要进一步强化。2.对乡镇(街道)设立图书馆等条款,在“鼓励”和“应当”过程中,要有“必须”的内容。3.“书香宁波日”概念不清楚,建议进行通俗化表述。

陈卫中委员说,法律应体现刚性、约束性,条例许多是倡导性的条款,很多条款都是以“鼓励”作为措辞,缺少刚性,建议相关部门是否能在进一步研究的基础上,筛选出那些现阶段能够做到的事情,将“鼓励”改为“应当”,才能相对增强条例的刚性和约束力。

陈德良委员说,条例总体上的逻辑框架比较好,对条例内容,我有四点想法:第一,建议在第三章设置一条,明确阅读倡导的方向和内容以及抵制的内容。第二,公共图书馆借书应当有期限的免费。第三,第三十五条要适当的调整。“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予以处分”,这是内部的行政处分。但是违反第十四条规定的有些行为是外部行为,比如说“侵占、损坏或者擅自拆除公共阅读服务设施”等,涉及到行政处罚的问题,应当予以调整。第四,有些表述是文件的表述方式,应当改用法言法语进行调整。比如第四条中的有些文字表述。

郑雅楠委员说,第五章责任主体不明确,处罚手段空泛,建议取消对法律责任的章节,可以在具体条文中进行表述。

姚志坚委员说,条例要更加注意倾听年轻人群体的呼声和意见。电子化、碎片化阅读是当前全民阅读的时代特征,不应当成“洪水猛兽”,而是要把这个特征当作现代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学习节奏加快之后的自然结果。条例内容要顺应时代,而不是把阅读趋势引导回到过去。

顾卫卫委员说,有几条建议:一是要进一步明确各部门职责,形成工作合力。按照条例的规定,建议尽快建立由新闻出版主管部门牵头的全民阅读协调机构。二是要加强阅读组织培育和阅读志愿者培训。一方面,在亲子阅读的实践中,公益性组织能够吸纳民间资本的投入是非常少的,多数是志愿者自筹经费。希望各有关部门能加大培育和扶持力度。另一方面,要建立阅读志愿者的认证标准和培训制度。据我们了解,目前国家人社部门还没有阅读指导相应的资格认证。三是要加强阅读阵地建设。特别是要加快少儿图书馆和配套设施的建设进度。

焦剑委员说,一是在坚持政府主导的同时,鼓励发展社会推广队伍,支持社会力量来参与设立全民阅读的公益基金,促进全民阅读服务社会化、专业化的发展。比如能不能规定市县人民政府通过政府购买、项目补贴、以奖代补等方式,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开展公益性的阅读推广活动,提供公益性的阅读推广服务;又比如能不能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建立完善阅读服务的捐助机制,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通过捐赠、资助、志愿服务和提供场所设施的方式,对全民阅读活动给予支持和推广。二是建议实体书店与数字阅读并重。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电子图书日益普及,未来电子书在相当大范围内替代纸质书籍,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建议条例能够紧跟这个趋势,抓住数字阅读的新特点,在加强全民阅读服务设施的数字化和网络建设方面,倡导更大力度的扶持,制定更具体化的条款。比如可以规定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应当与本行政区域内其他的阅读社会终端互联互通、共享共用,等等。

曹德林委员说,第五章“法律责任”的条款比较笼统比较原则,条例刚性也不足。建议法律责任中的内容广度是否可以作些扩展,尽量体现一些地方特色。比如第三章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条,讲到未成年人、视障人士等特殊人群的保障,在法律责任上是否可以强化一下对这两类群体的法律保障。

梁丰委员说,首先建议还是要多推广纸质版的阅读。因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促进孩子阅读,而如果孩子在手机上阅读,容易被手机里其他内容吸引,推广纸质书可以更好地养成他们的阅读习惯。第二,宁波是历史文化很悠久的城市,能否挖掘一些体现宁波文化的东西,组织一些人来写,采取更好的形式吸引大家喜欢读。第三,书不在多,可每月选一本针对不同年龄层比较好的书,在读书月、读书日时推荐给大家。第四,可以鼓励党员带头读书学习,让全民阅读真正落到实处。而且能不能考虑利用一些可以放书的场所,比如银行、行政服务中心,在那里有意识放一些书籍?当然,具体事情可以在实施过程中再做处理。

董国君委员说,家庭阅读在全民阅读中始终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书香宁波是家庭阅读的扩大版。以家庭阅读为载体,相互影响促进阅读,意义重大。而条例对家庭阅读的内容过于单薄,仅在第二十一条中有所体现,与宁波实际情况、阅读习惯、推进全民阅读要求不相符,建议在条例中强化和充实有关家庭阅读的内容,例如进行家庭阅读比赛、奖励等都可以在相关条文得到体现,突出家庭阅读的概念。

韩利诚委员说,条例提到阅读组织,宁波现在的阅读组织有好几类,吟诵方面的,速读方面的,朗诵方面的。我觉得培育扶持宁波的阅读组织,推广他们的活动,非常重要。因为面上的全民阅读,对象不明确,很难有抓手。但如果从市级或者区县(市)层面,对阅读组织进行培育、扶持,使其不断扩大或者有计划地新增一些组织,加强协同协调,会对全民阅读起到推进作用,也可以成为促进全民阅读的抓手。

潘一红委员说,从目前国家层面的情况来看,少年儿童图书分类阅读还是十分滞后的,虽然也有一些图书上出现了适读年龄的标识,但是全国范围内并没有统一的、科学的、强制性分类标识,分类随意性很大,有的生搬硬套国外的经验,还有的受老师、家长主观因素的限制。针对这些问题,我提出以下三个建议:一是借这次条例出台的契机,是否可以尽快制定适应宁波市的权威、科学、具有强制力的规范,整顿市面上混乱的少儿图书分级分类现象。二是依托图书馆和学校资源,设立标准的阅读区域,普及少儿图书分级知识。三是以少儿图书分级来引导出版、培训机构,从源头上营造一个科学合理的少儿阅读环境。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说,全民阅读立法有利于宁波文明城市建设,文本内容很丰富。几条建议:1.第九条,应将“可以”改成“应当”。街道设置实体书店,偏离了政府职能,不合适。2.第十八条,有关部门应增加对制定重点出版物规划、精品战略实施等方面的职责。增加“积极开展捐书助读活动”内容,捐赠书籍送给各类特殊场所和人群,相关公益组织可以承担分类职责。3.第二十四条,可以增加“公益组织、广播电视进看守所等特殊场所”的内容,为犯罪嫌疑人等特殊群体提供精神食粮。4.第三十四条,逾期不改正的,建议增加由有关部门委托第三方服务机构予以改正,所需费用由责任人承担等内容。

尤海娅(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说,一是在当前电子阅读更加普遍的情况下,条例规定覆盖的范围,是否包括了网络阅读。二是在条例草案中关于对阅读物安全把关的问题,包括线下图书馆安全阅读是否有把关,对含有色情、暴力、邪教等内容的阅读物应当怎样处罚。三是很多青少年喜欢在网上看动漫、网络小说、电影等,有的充斥着色情和暴力内容,怎样净化电子阅读物环境,保护青少年,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需要在立法中进行更加具体的体现。

李敏(市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说,两个问题:一是书的选择谁来把关?二是阅读氛围更多地需要活动来带动,而不是实体书店,建实体书店需要慎重。

沈国强(市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说,一要加强阅读点建设。宁波和国内其他城市相比,阅读点不够,24小时书店很少,建议加强阅读氛围。二要加强引导。大力提倡和扶持阅读活动,比如一些特色的少儿阅读班,成效好,群众又很需要。三是政府要盘活社会资源,鼓励二手书捐献和重复利用。四是条例中把“阅读”和“文化”两个概念等同起来了,应该是后者包含前者,不能对等。

范海波(市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说,香港等地区的社区是三位一体的设施建设:一层是菜市场,二层是图书馆,三层是体育设施。这个思路很好,可以借鉴,有利于我们推广全民阅读。

周善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说,对于条例草案有以下三点建议:第一,删去第四条第二款,全民阅读工作的职责不是协调组织去承担的,而是政府做。第二,条例中并未规定教育部门的职责,建议要将教育部门的职责单设一条,规定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履行组织、引导大中小学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开展阅读经典等工作。第三,第七条第二款规定“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利用乡镇(街道)和村(社区)的综合服务设施设置乡镇(街道)图书馆及村(社区)图书室”,该规定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是否经过调研论证? 

章波(市人大城市建设与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说,像社区、小区的阅览室,里面既有书本又有电子阅览室,但可能会出现设置了以后没人去、使用效率不高的问题。我认为这方面需要调研一下。比如机场里的电子阅览屏,最好能够充分利用。现在小区在主要道路上设有报刊栏,很多年轻人也会看,是否能够在主要场所设置报刊电子阅览屏幕,包括宣传图片、报纸、政府信息都可以投放,相信看的人也会非常多。

阮列敏(市人大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说,杭州的市民卡应用面广,图书馆、医院、公交等都能使用,但是宁波没有这样真正实现一卡通。建议能够将图书馆的借书卡等统一到宁波的市民卡中去,朝真正一卡通方向去努力。

张慧珍(市人大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说,我国青少年的图书阅读是碎片化的,制定和贯彻这项条例很有必要。几点感受:1.宁波在阅读设施的公益性、便利性等方面很欠缺,很有必要设立24小时营业书店;2.建议进一步明晰部门职责,引导和支持好社会力量投入全民阅读工作;3.充分利用现代化手段,增加对网络、多媒体阅读方面的条款内容,提供便捷阅读;4.加强社会力量共建和硬件设施建设。

黄伟君(市人大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委员会委员)说,对于条例,我有三个建议:第一个建议,要加强全民阅读氛围的营造。全民阅读作为一个千秋万代的工作,我们要加强阅读的氛围,让每个人感觉到阅读的力量,真正发自内心想去读书,这才是真正的阅读。第二个建议,自助图书屋(点)要根据需求设置,避免资源浪费。我待过的三个社区,图书室利用率都是比较低的。第三个建议,第十四条关于“不得损坏、不得侵占、损坏或者擅自拆除公共阅读服务设施”的法律责任在第三十三条一笔带过,没有具体的处罚方式,建议予以明确。

王数(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说,刚刚两位代表提到了深圳,但宁波不能直接借鉴深圳,因为深圳的平均年龄是32岁,而我们宁波老龄化相对严重。我们发现,宁波19岁以下的人群经常去的文化场所中,55%是去图书馆;19-29岁人群,也就是刚刚工作的这些人去图书馆比例只有25%,去书店是12.2%;30-39岁人群到图书馆的比例是34%,到书店的比例只有3.8%,也许是网络阅读更多;40岁以上的人群,去图书馆、进书店的比例大幅下降。年轻人更爱阅读,所以建议第八条第七款里面列举的银行、商场、宾馆,我觉得很有必要把写字楼也加上去。第二,我看了很多的书店,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卖得最好的是教辅和创意文具,只在枫林晚这家书店才能看到宁波文化类书籍,在其他书店都没有看到,很是遗憾。在第十八条第二款是这样写的,“发掘创作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书籍,支持优秀读物的出版、发行和传播”。但感觉推广力度还不够大,建议规定享受政府扶持政策的书店至少要有一个书架展示宁波历史文化读物。

戴天瑛(市人大代表)说,1.第七条,每个村都有文化礼堂,增设一个图书室是完全可以实现的。2.第九条,乡镇(街道)设图书馆,和第七条重复,一定要乡镇(街道)建设书店,意义不大。假如在乡镇(街道)设立书店,盈利问题怎么解决,是政府设还是企业设?学习不是图书馆放几本书就能学的,更重要的是学习氛围的营造,如何引导老百姓阅读是重点。3.第九条,综合性书店提法很好。现在网上购书、阅读很便捷,去新华书店的时间也少了。区县(市)应当建设阅读学习、展示交流一体的综合式书店,乡镇(街道)要建书店的话,综合性书店更合适一点,政府应该注重引导,而不单单是为了建书店而建书店。比如可以发动企业有组织地引导员工去学习去阅读,员工自然而然会去读书。   

应建华(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委员)说,提三条建议:一是法规制定需要有刚性、约束性的东西。如条例中有要求乡镇、街道、社区建立图书馆等设施,但如何落实必须要有举措。特别是社区图书馆现在不普遍,如要建立,必须解决用房问题,所以应当在条例中规定小区在开发建设中所配置的社区用房,必须考虑一部分作为图书馆设施,需要在规划、建设等方面有所要求,这样才能体现刚性。二是对中小学应刚性要求有图书馆,且应免费开放,至于图书来源,是否可以考虑鼓励有藏书的学生拿出来分享。三是关于在城市中心广场、车站等场所设置朗读空间的设施建设,是否可以考虑加进去。

徐衍修(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作委员会委员)说,条例结构清晰,内容覆盖全面。条例总体是政府在主导、全民在参与,强调了政府的责任,对区县(市)及相关的文化部门责任规定得比较多。我认为条例中应该增加如何调动或者促进老百姓阅读自觉性的内容,在阅读设施建设、服务平台搭建、服务资源培育等方面予以规定。其次,对全民阅读做得好的公民、单位进行奖励的内容,规定得较少。最后,落脚点在促进全民阅读上,但现有条例中政府的主导性更强,标题能否改成《宁波市促进全民阅读条例》。

陈亚萍(市人大常委会社会建设工作委员会委员)说,建议进一步扩大阅读点的设置覆盖范围,比如农村、特殊群体康复机构等。同时,针对不同阅读群体,特别是一些特殊群体,进一步丰富阅读载体,如有声读物和绘本读物,既满足市民的一些特殊需求,又培养大家对实体书的兴趣,形成人人阅读的文明氛围。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王建社、王乐年、孔  萍、卢叶挺、刘必谦、那雁翎、杨小朵、邱智铭、张松才、陈卫中、陈德良、郑雅楠、姚志坚、顾卫卫、焦  剑、曹德林、梁  丰、董国君、韩利诚、潘一红、范  云、尤海娅、李  敏、沈国强、范海波、周善康、章  波、阮列敏、张慧珍、黄伟君、王  数、戴天瑛、应建华、徐衍修、陈亚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