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一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09-02 作者:宁波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编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情况的报告和《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决定(草案)》


2019年8月22日下午,市十五届人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情况的报告和《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决定(草案)》。

王建社副主任说,出台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决定,是非常及时的。去年习总书记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专门重新明确“两个毫不动摇”,这些话都写入了宪法,明确地给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吃下了定心丸。目前省人大计划制定关于民营经济的条例,我市人大也积极参与了相关调研工作,并结合实际,及时研究制定了本决定。

我认为本决定的出台,一是为了着力解决好企业、企业家所关心的痛点、堵点,鼓舞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的信心。我们最近这段时间就稳就业工作做了一个调研,发现企业面临着许多难题,现阶段企业还可以通过其他办法化解,但是长此以往,企业是很难承受的。二是为了督促有关部门兑现有关政策。要梳理、整合国家、省、市、区县(市)各级的政策,然后原原本本、一家一家企业地去送。

此外,我认为决定的部分内容还是不够具体,比如第五个方面,相关部门单位的职责可以规定得更清晰些。

最后,这个决定出台后,如何使这个决定真正发挥好作用,也是我们人大需要关注的。相关单位、部门要加大宣传力度,一以贯之地关心、关注宁波的民营企业。

王梅珍委员说,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一要在全社会多途径、多方位加大政府相关政策的宣传力度,让更多中小企业了解政府政策。二要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和扶持机制,针对民营企业贡献度和融资便利度进行合理关联。三要加大对本地各级高校人才培育的力度,利用好高校平台为企业做好员工培训,从而更好地服务本地民营企业发展。四要支持民营企业科技创新。纺织服装是宁波主打产业,需要政府加强重视、加大支持。

孔萍委员说,当前宁波民营经济有三个缺乏:一是缺乏成长型、创新型领军企业,二是缺乏核心品牌、自主品牌,三是缺乏标杆型高端人才。建议:一要积极技术创新,加大企业研发投入,加强政策引领并做好企业研发前后的服务工作。二要加大民营企业投资力度,加强对国家级的重点实验室等政策扶持。三要强化人才引领,侧重实用型、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力度,开展订单式职业教育,加强产学研合作。四要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鼓励中小微民营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

刘必谦委员说,调研报告第二大点(五)“营商环境还需改善提升中”,关于“在污染治理环节存在盲目性,在被处罚后仍然解决不了污染难题,亟需得到行业主管部门有针对性的技术帮扶”。这个写法值得商榷。一是政府只要是依法查处,就不是盲目性。二是政府本身不可能提供技术帮扶,即使是专业出身的政府工作人员,也缺乏能应对所有污染的治理技术。

“各地自出政策相互竞争,特别是个别开发园区招商引资政策存在随意性和低效性,导致成本和代价过高过大”。这种情况早就存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变得更加明显。这就需要市级层面出台一个规定,对几种条件设定最低红线,比如地价等重要的要素资源,不允许突破红线。只能在改善软环境方面进行竞争,逐步提高宁波的整体竞争力,建立良好的企业生存环境。

张松才委员说,民营经济对宁波非常重要,市政府也做了大量工作,但当前还存在四方面忧虑:一是民营经济发展内外不利因素仍然存在,如中美贸易摩擦。二是民营企业仍然存在融资难、融资贵情况。三是政策落地存在梗阻,好政策落地不了。四是民营企业在竞争中处于弱势,特别是同大企业、国有企业相比较。为此,提四点建议:一要坚定信心,抓好政策落实。二要提升盈利能力,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土地存量。三要转变模式,既强调转型,又强调升级,用智能科技提高整个城市的能级。四要优化发展环境,进一步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有序有效地推动民营经济走出去。

陈德良委员说,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比较明显的情况下,政府向人大报告民营企业发展情况,市人大常委会作出一个决定,很及时,很有必要。我讲几点想法:第一,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要准确定位自身角色,市场的主体是企业,政府不能越俎代庖。第二,关键是要提升实体企业的信心。核心问题是坚决保护企业财产权。这点不能动摇,否则会严重伤害企业的积极性和信心。第三,要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制定政策的时候要考虑公平公正,政府出台的一些优惠政策,要促进市场的公平竞争;政府制定政策要有利于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既要解决眼前突出的问题,又要考虑长期。要减轻企业不合理的负担,降低企业成本;要尽力合理提供要素保障。比如:宁波的存量土地盘活还有很大空间,要抓紧落实三年行动计划,给企业创造更好的条件。

郑雅楠委员说,出台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决定很有必要。关于决定的第五部分“改善营商环境相关内容”有一点想法,改善营商环境很有必要,司法系统在保护民营企业知识产权和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方面给予充分的法律保障。但是保护要有原则,建议将第五页第五大点中“切实保护好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和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安全”改成“依法保护好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和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安全”,或“充分利用法律手段保护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和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安全”。

赵永清委员说,宁波的经济以民营经济为主,目前国际国内的环境正在发生变化,我市民营企业在境外开展投资时既存在好机遇,也面临着诸多风险和挑战。通过报告我发现,目前我们在土地、财政或者税收方面的确有很多好的帮扶措施,但视野还有待拓宽,要放在全球环境中来思考,而不是局限在国内乃至宁波的范围。要加强企业跨国交易的法律风险思维,加强对跨国交易的企业法律风险防控帮扶。比如我国刚刚签署了加入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的公约,而我市民营企业的很多业务是跨国的业务,要为宁波的民营企业提供国内、国际的法律服务,主动为民营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此外,过去中信保和人保这种政策型保险公司对于民营企业提供了很多支持。但是最近有的企业反映这些公司对他们的扶持力度降低了。在目前形势下,中信保等政策型保险公司如何在涉外交易领域发挥对民营企业的帮扶作用,是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姚志坚委员说,一是要转变观念。现在很多问题归根到底来源于观念,要转变民营企业不能赚钱的这种观念。同时要营造公平的制度,民营企业遇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应该有地方去申诉。二是要一步完善制度供给。现在支持民营经济的政策有很多,但是这里面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其一,临时性、短期性的政策很多。这种临时性和短期性的政策大企业一般都有渠道知道,但是真正需要这些制度的中小企业往往不知道。其二,制度落地之后没有考核和后评估机制。特别是一些地方政策,覆盖面不够,政府及部门也缺乏对制度落地的考核,造成政策供给不公平。政府要把这些制度作为公共服务向民营企业主动提供,而不是让企业自己去了解。这一点,深圳、杭州就做得很好,他们很多政策都是主动放在公共平台。三是监管层面要一视同仁。现在对民营企业的监管严于国有企业,政府部门在监管上存在着选择性执法。四是要通过公共服务来改善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条件,坚决杜绝大企业、国有企业“以大欺小”式的经营导向。

徐卫民委员说,中小企业自身人才培育机制不灵活,缺乏自己对员工职称及能力的评定机制,从业人员心态也有待端正,过去员工有一种主人翁思想,现在当自己是打工者。建议:一要向德国学习,建立健全针对中小企业基础人才的培训机制,依靠政府力量加以引导扶持,培育工匠精神。二要在营造企业纳税光荣良好社会氛围的同时,用好退税机制。当企业发展出现困难时,政府要雪中送碳,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我曾经在英国牛津大学门口遇到过一个中国摆摊贩,当时是冬天,生意不好,我问摆摊人亏本怎么办,他说政府会根据摊位生意好时的纳税额,确定退税金额,冬天补给摊贩。

曹德林委员说,一是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要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和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尊重企业知识产权权益,加大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惩罚力度,将故意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企业和个人纳入信用公共平台里的黑名单。二是要加强政务诚信建设。在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也要重视政府对企业的诚信,严格兑现对企业方合法合规的政策承诺。要认真履行政府责任,不得以政府职能调整、责任人员更替等理由随意改变约定。对拒不履行政府承诺、严重损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应严肃查处。

崔平委员说,一是要促进政策公平性,提高政策知晓率,扩大政策惠及面。二是要真正搞清企业要的是什么,不能只是广撒“胡椒面”、四处花钱补贴,这不能在本质上对企业有太大帮助,要真正实行精准施策。三是要在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更好地研究和部署,在重点关注民营企业生存问题和困难的同时,政府要有更深的谋划,帮助企业立足当前、放眼长远,切实实现民营企业经营、发展的高质量。四是始终坚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一视同仁,在政策上同等待遇。

梁丰委员说,一是政府支持民营企业要公平,在关注大企业的同时应该更多地关注一些小企业,这些小企业比起大企业来说更需要政策扶持和补贴。现在的情况是大企业话语权大,政策也多是针对大企业的,但也应关注小企业需求。二是对企业的支持要精准化,不仅仅是补贴钱,要根据企业的不同特点和状况进行扶持。比如有些企业的问题不是钱,而是招不到高素质人才。宁波要大力发展制造业,制造业需要的是大量人才,政府能不能转变一种思路,扶持高校,增加对本地高校一些学科和老师的投入,引导学校加大对制造业人才的培养,以改善民营企业招不到人的困境。三是要关注一些产业共性问题,解决产业共性问题,政府应该舍得投入。

童文俊委员说,讲两方面问题,一是关于人才。不能只是重视高层次人才,也要重视对基础性人才的吸引,制定公租房政策。二是关于土地。宁波比较缺土地,要解决企业发展要素保障问题,要从体制上想办法。如对工业土地的供给,不要一次性卖掉,先让企业租,然后产值和亩产效益达到一定要求后才卖给企业,防止企业拿地后经济发展没有达到预期,土地效益低,建议多建中小企业园区和专业园区,先期以租代售,出台工业用地分割出让政策,待企业达到一定经济规模后再出售给企业,满足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空间保障。

蔡申康委员说,首先要转变对民营企业的观念和看法。民营企业并不意味着一定是高风险。现在很多政府机构在建设项目招投标中,更加希望国有企业中标,不太喜欢民营企业中标,在主观上觉得国有企业建设更安全。其次要加强政府对企业的精准服务。民营企业需要什么政府就服务什么,民营企业遇到什么困难政府就帮助解决什么困难。第三要辅导服务民营企业加强自身管理。送知识上门非常必要,因为一些中小型民营企业管理不是很规范,但他们也不是不愿意加强自我规范,而是真不知道怎么规范。这就不单纯是钱的问题,而是一个综合管理水平提高的问题。在这方面需要加强政府对企业的培育和引导。

潘一红委员说,最近民盟宁波市委会完成了关于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专项民主监督的调研报告。报告很具体、很翔实。从调查结果来看,在企业已经享有的政策当中,量大面广的政府免费培训是高居榜首的,享受到政府补贴最多的一点就是政府组织的免费培训,占比41.1%。宁波开展财政性企业职工培训项目已经超过10年,涵盖有电子商务、旅游酒店、经营管理、工业制造、物流、营销、社会公共服务等多个领域。据统计,宁波市教育局于2017年已经完成了中高端人才培训1.8万人次,企业职工培训1.6万人次。但是目前政府对免费培训的扶持力度正在逐年递减。有超过1/4的企业负责人表示,没有享受过政府的财政补贴。我们了解到其原因是许多企业并不知晓有这些政策,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信息源很少,相关部门在政策出台后又没有及时告知他们,这类情况在其他补贴政策实施过程中也普遍存在。因此被调查的企业普遍希望能够做到政策应享尽享。除此之外,企业反映的问题还有以下几点:一是技术研发方面。企业对技术研发补助的呼声最高。关于研发税费减免的意愿也非常强烈,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他们觉得需要研发,但是钱袋不鼓,希望政府能加大相关扶持力度。二是在市场开拓方面,被调查的企业希望龙头企业能够带动产业链发展。

回娜(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在现实中,越是小的企业,越难享受到政府的好政策;越是小的企业,感受到政府温暖的机会越少。而这些企业规模虽然小,但对社会和谐稳定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也有非常积极的作用,需要我们政府部门进一步科学合理地安排有关小企业的政策,为它们出台享受得到的好政策。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政府要与时俱进制定政策。要根据实际情况,对前几年出台的不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及时予以调整、修正,以便于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反映一个关于高新区研发园的企业在转让时补交土地出让金问题,相关政策不合理(权限在市级,不在高新区),建议进行调整。

曹云(市人大监察司法委委员)说,民营经济是宁波经济的命脉,但最近民营经济步履维艰,内外交困,人大在这个关键时刻出台决定非常及时,有利于提振民企的信心。总的来说,我有以下几点想法:一是决定不能停留在文件层面,要加强宣传,并着眼于使其落地。二是加大宁波沿海开放城市政策的创新。在宁波先行优势逐步消褪的情况下,围绕民企亟需解决的实际问题增强政府决策和政策创新,缓解常规政策纾缓不了的难题。三是更加重视中小型民营企业发展,出台的相关政策应当让基层中小型、小微型民营企业也有获得感。四是扶持更多市场化的公共服务组织品牌和平台以替代政府补贴,服务的距离可能更短,效果会更好。

沈国强(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讲五个方面问题。一、进一步优化市场主体的法治环境和政策环境。一是建立健全涉企柔性执法制度,以教育教化代替“简单化”“一刀切”处罚,激活市场主体的自我修复机制。二是建立民营企业权益维护机制,建议我市实施出台维权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工作机制、专门机构和专项机制。三是制定涉企政策时要充分听取商(协)会和企业的意见,建议我市抓紧出台涉企政策听取商(协)会和企业家意见的专项文件,邀请企业家全链条、全方位参与涉企政策的制定、执行和督查落实。二、大力促进发展商(协)会组织。去年中办、国办出台了《关于促进工商联所属商会改革和发展的实施意见》。建议我市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抓好商(协)会组织的培育与发展工作。三、加快引进培养民营企业总部,聚集高端要素资源。目前我市相关计划和兄弟省市有距离。建议尽快出台发展民营经济企业总部的政策意见,提出全方位、大力度的专项措施,努力把民营企业的高端要素资源留在宁波,避免外流。四、加快民营经济统计监测体系和监测指标。建议我市要跟踪国家统计局民营经济最新的界定标准开展工作,建立宁波民营经济统计检测指标体系,定期研判,供市委、市政府决策参考。五、建立健全民营企业家健康成长关爱机制。一是政治上给名分;二是社会给予荣誉,定期开展社会主义优秀建设者评比活动,树立典型。三是生活上关爱。像关爱优秀人才一样,在就业、教育等领域开辟绿色通道。特别是要关心曾经做出过贡献,但现在生活窘迫的企业家。

李敏(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一、根据宁波的规定,某位从外地转进宁波的50岁女性执业资格工程师,因不属于高级人才,执业资格的取得难度更大。类似情况不少,社保无法缴纳的、有职业资格的人才,却不能享受宁波的高级人才政策的做法不合理,建议调整相关政策。二、建议下调写字楼的水电价格,为入驻写字楼的企业提供良好营商环境。

朱升海(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一是要加强对决定以及市里相关政策的宣传,坚定企业家实业兴国的信念,增加民众创业信心。二是要促进决定的落实落地,转变部门观念,提升服务意识,辩证推进“亩产论英雄”工作,进一步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三是要强化城市功能规划,减少因拆迁造富的机会,稳定企业生产。四是要加大对农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提升政策连贯性。五是要降低融资成本,解决融资难问题。六是要加强人才引进,解决用工难问题。七是要健全法治体系,做好对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工作。八是要推动民营企业本身加大研发投入,注重品牌建设,培养企业家精神和家国情怀。

章波(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一是要进一步提高民营企业对政策的知晓率。现在政策是由各个部门发出来的。但是民营企业不知道这个政策是哪个部门发的,最好市里能有一个统一的平台,通过一个平台发布,比如这里面提到一个“企业政策云”,有这样一个平台,大家就可以去搜索相关政策,提高政策知晓率。二是要重视行业公平。比如说建筑业这一块有优惠政策,是不是也能考虑一下服务业,服务业现在很困难,我们也等着一些优惠政策,整个行业公平还是需要的。三是要拓宽融资渠道。现在虽然融资渠道很多,但是银行的监管非常严格,整个宁波市按照应收账款去贷款的口子还没开,希望能够突破一下。四是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及时支付民营企业的费用,不要拖欠。

陈跃鸣(市人大民宗侨外委委员)说,要加强对民营企业的荣誉激励,多给民营企业家一些精神荣誉,提升其发展宁波、建设宁波的动力和激情。

王数(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委员)说,这一次人大常委会决定的选题,我觉得十分有必要,也非常及时。前段时间我们做了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方面的调查,发现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在企业注册环节,上海的行业注册目录更细,来宁波注册时,原有的行业注册不了,必须要想办法调整才可以。审批的环节中资料还是偏多,“信息孤岛”的问题依然存在,比如工程建设许可管理,审批系统是不一样的。很多审批下放到基层后,审批人员能力有限,反而会导致审批速度上不去。二是在企业经营环节,宁波市的用能水平单价是偏高的,不管电价还是气价。三是企业扩展的土地问题,一直困惑着企业,但是低效土地持有成本不高,缺乏过程控制和强制回收机制,土地配置效率不高。四是政策的系统性不够、取得不够便利、兑现也会出现不及时现象。    

对此,提几点建议:第一,经信委的8718服务平台,能不能变成企业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平台?最好能实现手机办理。第二个是营商环境方面,纪检监察部门能否做一个政商交往的正面清单?也希望对企业家作一些正向的激励。第三,土地上还是要加强对小微园区用地的保障,但是小微园区的土地如何确保姓“工”,还需要系统性考虑。第四,在政策出台上,还是尽可能系统性一些,多一些综合政策,少一些产业政策。还要处理好产业扶持政策和普惠性政策的矛盾。第五,就是加强法治,切实保护好民营企业的财产权,执法领域要尽快推行“双随机、一公开”,还有信用体系的问题,长三角在推信用一体化,宁波这方面起步很早,但是如果信用体系卡得太紧,会不会对企业不公平?

最后,我一直有一个困惑,政府做了很多努力去改善宁波营商环境,但为什么企业总是还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呢?我觉得有三个方面要系统考虑,一是民营企业的营商环境的评价体系亟待构建,评价体系要明确,地区政府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二是要建立民营经济统计体系,当然,民营企业统计指标的剥离,还需要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来解决。三是要考虑地域差异化发展,城区更重视服务业,县市更重视工业,但是工业和服务业对营商环境的要求是完全不一样,希望在工作指导和考核要求上能够更多地考虑地域资源禀赋的差异。

钱荣麓(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委员)说,一是建立责任倒查机制,促进政府积极提高政策对民营企业的知晓率。二是政府要加强对资金的监管,资金补助到位之后还要加强后续监管,不要补助之后就不管了。三是要进一步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希望银行也能落实“最多跑一次”,真正为民营企业服务,在给企业贷款中,不要过度担保、过繁手续。四是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处理好政企关系。要依法依规办事,不要故意刁难企业,给企业穿小鞋。

李静代表说,对于民营经济发展问题,我有几点意见:一是民营企业的法律风险评估是一个盲区,有些法律成本非常高,政府有必要予以引领和指导。二是政府的一些政策惠及职工,但同时也增加了企业负担,应酌情考量;三是关于人才引进的个别硬性指标能否弱化。

闻人红雁代表说,建议:一要多关心呵护企业家,特别是中小企业家。要关心企业的投资风险和发展之间的矛盾难题。因为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企业家会思考是否需要投资。但是投资可能有失败,后续发展怎么办?在经营当中有社会贡献的,是否可以在投资失败后不要列入黑名单?二要多关心企业的发展生存环境,包括企业的用工成本、税费、物流等,建议帮助企业引进人才和培养专业技工人才,使企业良性发展。同时,为在校高职、本地本科生等实用人才提供更多的实习机会,为企业储备人才提供政策支持。

袁霞萍代表说,建议:一是在财政税收减负方面,中小企业得不到较好扶持,相关政府部门关于中小企业政策信息传递不及时、不到位,企业知晓率不够。建议建立为中小企业提供政策咨询和导向宣传的第三方服务机构。二是建议加强对中小企业资金管理、企业管理方面的培训。三是建议政府公共服务项目向市内中小企业倾斜,优先考虑支持本地企业。

周成钢(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改革开放40年来,我市民营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具有重要地位,是我市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快经济转型升级的主力军、动力源,也是吸收就业的稳定器。市人大常委会在专题审议基础上,依照法定程序将党的主张转化为国家意志和人民意愿,作出决定十分必要。对《决定(草案)》内容表示赞同。就工作层面提三点建议:一是要坚持服务创新。信心比黄金重要,这不是一句空话。各级政府要深化“三服务”工作,深入企业开展调研,加强分析研判,帮助解决具体困难,切实增强企业家从业信心。各级各部门要切实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主动为企业送服务、送解读、强联系,指导企业及时享受各类惠企政策,保护企业合法权益。二是要推进高质量发展。同样的要素资源,如果粗放、低质量地发展,最终是负的外部效应。要通过各种政策和行政手段,支持技术创新,助推企业技术改造、产品开发、结构优化,引导倒逼企业高质量发展。三是尽力维护地方稳定发展。有关垂直管理的部门,要从本区域社会发展稳定的全局出发,避免简单化行政,更合理地把握出口退税增值税发票查处政策、开展外贸企业风险点大数据预警、向上级部门积极争取政策优化和制度完善等,保障我市民营企业健康稳定发展。

周芳(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宁波营商环境总体非常好。提三点建议:一是保护好企业家。培育企业家不容易,政府要综合地看企业贡献、历史、口碑、德行,针对企业偶尔的投资失误,要保护好。二是人才问题,要出台政策措施,能够把人才引进来、留得住、用得好。引进企业家人才不能光看学历文凭,有作为的就是稀缺资源。另外要有人才柔性引进的思想。比如,我是做生命科技的,需要的人才在杭州,杭州有良好的生态,他们不愿意来宁波,我们就去杭州投资建立研发中心,虽然技术专利是用于宁波发展,税收都是宁波的,但享受不到宁波扶持政策,希望研究并且大力支持柔性引才的做法,应该视为是在替宁波引进人才。三是政策延续性问题。建议政策要往好的方向走,保持连贯性,好的条款不能丢。


本期发言人员名单:

王建社、王梅珍、孔  萍、刘必谦、张松才、陈德良、郑雅楠、赵永清、姚志坚、徐卫民、曹德林、崔  平、梁  丰、童文俊、蔡申康、潘一红、回  娜、范  云、曹  云、沈国强、李  敏、朱升海、章  波、陈跃鸣、王  数、钱荣麓、李  静、闻人红雁、袁霞萍、周成钢、周  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