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八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10-29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规定(草案)》

28日下午,分组审议《宁波市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规定(草案)》。

胡军副主任说,生产单位责任不落实、责任意识不强和落实不细不实是造成安全生产事故的重要原因。目前安全生产工作抓常态化、制度化不多,往往是出了事故再处理,没有做好事前的教育到位、要求到位和制约到位。鉴于这种情况,要补上短板,克服痛点,制定规定是非常必要的,非常具有现实性的。

前期政府相关单位做了广泛调研,形成了提交人大讨论审议的规定草案,总体非常好。我有几点建议:1.要处理好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与政府安全生产监管责任的关系。草案主要规定了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但对政府及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规定不够充分。虽然有其他的政策,包括政府内部的相关规章和文件都确定了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的主体责任、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也包括原则性的提法,但在同一立法文本中也要体现,不能仅规定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2.要考虑到法规执行的可行性和现实性。特别是要与当前形势和《安全生产法》等上位法的立法思想、内容等保持一致。如目前要将强化经营主体单位的责任与对企业实施减负、帮困度难等工作相协调。又如第四条与《安全生产法》的规定相悖。《安全生产法》中规定“工会依法对安全生产工作进行监督”,更加强调监督是工会的权利。但第四条“工会应当依法对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实施监督”的规定,更加强调监督是工会的责任,与《安全生产法》规定相比,角度有所不同,建议进一步研究。3.要进一步梳理第三章的内容及表述。一是进一步论证第三章的章名,用“特别规定”作为章名不太妥当。二是第二十三条专门就渔业船舶生产经营单位或者所有权人作了六项规定,在草案文本中显得不协调。三是要进一步明确“特别规定”的制定和筛选依据,哪些内容要列入本章,要有一个标准。

方晓红委员说,具体到条款,我有几点想法:第一,现在很多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员工不遵守相关的安全生产规定的操作规程导致的,所以培训是非常重要的。第八条规定“下列从业人员未经培训不得上岗”,建议加上一条“使用易燃易爆危险化学品的”。此外,如果企业没有经过培训而上岗,如何处罚?适用什么条款?需要研究。第二,第十二条规定“安全生产标准化评审机构,在安全生产标准化评审过程中不得有下列行为”,据我了解评审机构不是法定机构,这里要不要出现?还有就是如果标准化评审机构有这些行为了,如何处罚?第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相关行业领域内的生产经营单位应当按照规定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那么相关行业领域是什么?谁规定?依照什么规定?建议予以明确。

孔萍委员说,第二章“一般规定”中的条款内容是对生产经营单位的责任体系等表述;第三章“特别规定”的条款内容是对宁波主要行业单位生产经营安全的表述。故“一般规定”和“特别规定”二章名称与内容不符,建议遵循法规文本体例和法言法语要求,对章名称予以合理修改。

邱智铭委员说,第一,医院、学校、养老院属不属于生产经营单位?我建议对照上位法,作一些更加精准的定义。第二,第八条规定“下列从业人员未经培训不得上岗”,那是用什么手段来考核和监督?条例中的规定如果不能形成闭环,是很难落地的。

崔平委员说,我有两点想法:一是将主体责任和安全生产分清。草案里面很多内容似乎就是安全生产条例,主体责任主要是负领导责任,监管制度制定、决策执行等,我觉得更多应该是在这个上面,但目前草案中这方面还比较模糊。二是一些具体条款建议完善。如第七条中“应当听取安全生产管理机构或者安全生产管理人员的意见”,如果这个机构是企业内部机构,建议增加“具有专业资质的”限定。另一个是增加巡查内容,平时巡查是非常重要的。第十条“生产经营单位应当保持必要的资金投入”,这里讲了设备、防护用品等,但我认为是不是还要加上专门的巡查人员岗位?很多单位是没有安全巡查岗位的。

董国君委员说,对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进行规定,很重要,也很有必要。我有三点想法:一是不要把安全生产的责任和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混在一起。主体责任是安全责任里面一个重要的、基础性的责任,我们是对这个最重要、基础性的责任作出规定。建议将二者分清楚,不应混淆。具体到文本,第四章中部分对安全生产责任的条款,实际是安全生产的责任,而不是主体责任。二是立法用词最好前后能统一。“安全生产主管部门”这个提法应统一起来。另外,第三章的章名“特别规定”这个用词不太准确。“特别规定”在法律上是有特殊含义的,要高于“一般规定”,建议改为“其他规定”。三是立法的体例是否可以更简洁一些?建议第四章可作简化,“章”可以不设置,直接以条目的形式出现。

蔡申康委员说,总则中要强调谁是责任主体。第六条的第一款违法用地跟安全生产条例没有直接关系,第三款同安全生产有关系,但是没有直接关系。第七条的第三款应该是本企业应当听取安全生产管理机构或者安全生产管理人员的意见。在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责任章节中,规章制度的落实要增列对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责任。对此应该对他们另外单列一条。第十七条第三段中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建议更改为领导人员。第十八条不是应当设置安全生产管理机构而是必须设置。第十九条要进一步明确到底谁是主体责任人,因为租赁人是流动的。第二十条不得使用瓶装燃气的依据是什么?很多东西可能是不安全的,但是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之后是可以变得安全的。第二十一条中对于危险品的车辆要使用专业化的管理,挂靠应该是可以的,但应要求挂靠公司承担主体安全管理责任。第三十条是处罚到本人还是单位,要明确。第三十一条对企业的罚款,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处罚额度太低了,违法成本太低。第三十二条建议增加“收缴违法所得”,增加违法成本。第三十三条可以只处罚到企业的主要责任人,不要再深入到企业内部,有些企业内部本身的规定比法律严格。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出台规定很有必要,因为安全生产涉及到人的生命。建议:1.在只有三十五条的情况下不列章节也可以。2.建议把二十四、二十五条放到前面,作为总则里生产经营单位的监督和指导的主体。3.第六条生产经营单位的第四款“生产、经营、储存、使用”不能在同一建筑物或者未与居住场所保持安全距离,是否能够再明确具体的安全距离数据。4.第十条生产经营单位必须维持资金投入,用于安全生产,但这个钱最低、最高分别是多少?第十条要保证维持安全生产,小企业和大企业花的钱肯定不一样,生产单位会关心到底要留出多少钱。5.第十一条委托专业机构提供安全生产技术,是否能点出是哪类专业机构?委托专业机构来提供安全管理方面的服务,但生产经营单位还是不能免除安全生产责任。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谁做谁负责,十一条和十五条能否比对一下,做到前后说法一致,可以在协议中约定各自的安全生产职责。

吴杰(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提4点建议:一是草案不够精炼。其他法规已有的一些强制性规定没必要在此体现。二是草案内容偏题。如第十一条第二款对生产经营单位委托提供安全生产技术、管理服务的专业机构进行了约束,与草案内容偏题。三是文字表述问题。如第十九条提到的影视拍摄场所和第二十三条提到的渔业船舶生产经营单位等的表述面太窄。四是在明确责任的同时,不同情况要区别对待,比如主观责任与客观责任要有所区分。

沈国强(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安全生产主体中最大的问题是小微企业,他们厂房是租的,用工和各级组织都是临时的,不能满足安全生产的相关要求。安全生产要长期抓,久久为功,不能搞运动式,开始抓得很严,过后就不怎么管了,搞一阵风。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要加强,同时规定不宜太细,条例可以规定得概念性一点。比如有关餐饮场所使用燃气的规定,其实使用燃气的场所很多,也不一定是餐饮场所,可以直接写“使用燃气部门”。

郑玲娟(市人大代表)说,提2条建议:一是草案所作的规定要求过多,但缺少操作层面的具体规定,基层最终执行起来易流于形式,还不够务实。二是第十条,提到要查会议记录、经费使用、违章建筑等,意味着检查的队伍很庞大,执行起来存在较大困难。

周成钢(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建议增加生产经营单位内部明确设置安全生产监督员、落实相关职责等条款规定,方便抓好内部安全生产流程监督、隐患排查、整改提醒等具体事务,也为监管部门开展行业培训、抓实安全生产明确一支队伍。

陈志红(镇海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一是第十一条生产经营单位,能不能明确一下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二是第十五条第二款,生产经营单位是强势方,如果把他的安全生产责任推给受委托方,协议是不是无效了?建议增加:出现明显的推脱责任条款,该协议无效。三是第三十一条和三十二条中“责令改正”应该明确一个期限。四是情节严重的责令整顿,是否包含了造成严重后果,触犯刑法的?如果不包含,应该要增加包含。

朱永祖(北仑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建议第四条生产经营单位的“工会”要表述成“工会组织”。工会法规定25人以上“应当成立基层工会委员会”,25人以下可以不成立,也可以几个单位联合起来成立,也可以选一个组织员。生产经营单位还包括个体工商户,有25人以下的个体户是没有成立单独工会的。宁波这项工作做得较好,25人以下的基本上叫联合工会,以这样的形式把它覆盖。用“工会组织”更准确,这样可以做到全覆盖。

邹柏涌(慈溪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比较难,总则里主体责任里有生产经营单位、工会、行业协会等,建议再明确。在责任方面,在党政同责的原则下,如何统筹,如何明确职责,需要考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