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草案审议

关于《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草案)》的说明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10-29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市司法局局长  励  健

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受市政府委托,现就《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关于立法的必要性

为了保障和促进我市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当好浙江建设“重要窗口”模范生,将我市打造成为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市,抓紧制定法治乡村建设地方性法规,为我市法治乡村建设提供法治保障,具有现实紧迫性和必要性。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关于法治乡村建设相关任务的需要。2018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建设法治乡村”的要求。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推进法治乡村建设”的任务。今年3月,中央依法治国委员会印发《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8月我省也出台了《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实施意见》。法治乡村建设关系到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项涉及乡村发展的重大举措,必须为之提供法律依据,使之在法治轨道上运行。党的相关政策不仅为法治乡村建设地方立法提供了依据,也对依法促进法治乡村建设提出了要求。为了落实国家和省有关法治乡村建设的文件精神在宁波落地,确保法治乡村建设的稳定性、连续性和常态化,制定促进法治乡村建设的地方性法规显得尤为重要。

二是将我市打造成全国法治乡村建设标杆地的需要。2019年6月,全国法治乡村建设工作会议在我市宁海县召开,会议强调要全面加强党的领导,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法治乡村,夯实全面依法治国根基。我市作为新时代全国法治乡村建设的“启航地”“先行地”“示范地”,应当树立更高标杆,力争成为全国法治乡村建设的样板区与示范区,为此,制定促进法治乡村建设的地方性法规,依法推进法治乡村建设,具有现实紧迫性。

三是提升我市法治乡村建设实践经验的需要。近年来,我市沿着习近平总书记开创的法治浙江建设道路开拓前行,持续推进法治乡村建设,产生了宁海“村级小微权力清单”、象山“村民说事”等一批先进经验和全国首创案例,为法治乡村建设提供了鲜活样板。去年在我市召开的全国加强乡村治理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和全国法治乡村建设工作会议对这些经验和案例给予了高度肯定。除此之外,宁波其他区县(市)在法治乡村建设方面也有诸多探索和实践,如镇海区的“新乡贤引领基层自治新风尚”,鄞州区规范基层公权力的“‘三清单’运行法”,余姚市“阳光村务八步法”,北仑区“一事一议一签一公开”制度等。我市作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创建发源地,经过20多年努力,取得了相当成效,走出了一条具有宁波特色的法治乡村建设之路,对全国乡村治理贡献了“宁波经验”和“宁波解法”。这些经验为我市制定一部有关法治乡村建设的地方性法规奠定了扎实的实践基础,有必要通过地方立法予以规范、提升。

二、立法依据和起草过程

(一)立法依据

《草案》起草的依据主要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中央依法治国委员会印发的《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中共浙江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印发的《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实施意见》等相关文件。

(二)起草过程

2019年9月,我局与宁波大学法学院开展《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立法前期论证研究,组成课题组先后到宁海县前童镇联合村、岔路镇下畈村等实地考察调研,并召集宁海各有关单位座谈。2019年底,市人大常委会将《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列入2020年立法计划中的审议预备项目。我局党委高度重视该项目的立法工作,专门成立了由主要领导负责的立法调研小组和起草专班,分别会同宁波大学法学院课题组、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和司法工委赴余姚市、宁海县、象山县等地开展实地调研,举行座谈会和进村入户听取当地镇乡人民政府、村民的意见和建议。我局还按立法程序征求了市直相关部门和区县(市)、乡镇、村三级的意见,并通过宁波普法网、宁波司法行政网、宁波普法微信公众号等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市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草案》的调研和起草工作。今年6月,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建社和监察司法工委主任何乐君带队赴宁海县和象山县,实地走访了部分乡镇和村庄,开展了蹲点调研。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监察司法工委多次听取我局立法起草小组的汇报并就《草案》中有关重大问题、关键条款以及篇章体例等进行研究和指导。

在此基础上,我局会同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监察司法工委对文本进行反复修改完善,最终形成《草案》。10月9日,《草案》经市政府第106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

三、《草案》的主要内容

《草案》共三十三条,主要从条例适用范围、乡镇法治政府建设、乡村自治促进、乡村社会治理法治化、服务与保障等方面作了规定。其主要内容如下:

(一)关于适用范围

《草案》第二条规定,本条例适用于本市行政区域内法治乡村建设的促进、保障及监督工作。同时在第二款中对法治乡村建设的概念作了界定,明确乡村包括了乡镇和村庄。这一表述参照了正在制定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中关于乡村的定义。同时,考虑到街道、社区同样需要开展法治建设,《草案》第三十二条规定,城市街道、社区的法治建设工作可以参照本条例执行。

(二)关于乡镇法治政府建设

为了夯实乡镇人民政府在法治乡村建设中的职责和任务,《草案》从三方面进行了规定:一是对乡镇人民政府领导集体学法述法制度和主要负责人承担法治乡村建设的履职清单制度作了规定,并明确相关制度的实施情况纳入基层政府目标管理考核范围(第七条);二是对乡镇重大事项合法性审查制度和重大行政决策制度的建立作了具体规定(第八条、第九条);三是对乡镇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行政执法规范化建设等作了规定(第十条)。

(三)关于乡村自治促进

为了促进乡村自治,畅通自治渠道,保障村级权力在法定制度范围内运行,《草案》从五方面进行了规定:一是对村民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的制定、实施以及引导内容等作了规定(第十一条);二是对村民说事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作了明确和细化,使“村民自治宁波解法”有了法治保障(第十二条、第十三条);三是对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化管理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作了明确和细化,要求区县(市)监察委员会、农业农村、民政等部门组织编制村级事务权力清单,村民委员会等组织依据清单行使权力,由村务监督委员会对其实施监督,县级相关部门在各自职权范围开展监督和指导,并将村级权力规范运行列入了区县(市)监委监督范围(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四是对村级事务公开制度进行了细化,明确了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审查职责以及公开答询机制(第十六条);五是鼓励和支持企业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参与法治乡村建设,实现共治(第二十八条)。

(四)关于乡村社会治理法治化

为了提升乡村社会治理的法治化水平,充分发挥乡镇人民政府和乡村基层组织的作用,《草案》从六方面进行了规定:一是加强基层社会治理“四个平台”的建设,建立社会矛盾调处化解中心,支持配备专职人民调解员,完善县乡村三级矛盾流转办理机制(第十七条);二是建立综合性一站式的乡村公共法律服务站,健全政府购买公共法律服务制度并将购买目录予以公开(第十八条);三是规定了乡镇人民政府在社区矫正、戒毒监管、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帮扶等方面的协助管理职责(第十九条);四是建立农村法律顾问制度,并对农村法律顾问的考核管理等内容作出规定(第二十条);五是发挥乡村优秀传统文化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将其与法治文化相结合,依托农村文化礼堂、广场、长廊等开展法治宣传(第二十七条);六是建立乡村法律明白人和法治带头人的培育制度,建立健全法治志愿者队伍,为法治乡村建设夯实人才基础(第二十九条)。

(五)关于服务与保障

为了促进法治乡村建设,《草案》在服务和保障方面作了七方面的规定:一是对各级人民政府在法治乡村建设规划的制定以及资源供给等方面的职责作了规定(第四条);二是对涉乡村法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的评估、解读以及备案审查等方面作出规定,确保法治乡村建设中制度体系的合法有效(第二十一条);三是规定村民委员会协助政府的工作事项实施清单化管理,对纳入清单的事项应当提供必要条件和经费保障,以减轻基层负担(第二十二条);四是对民主法治示范村创建做了规定(第二十三条);五是对进村驻点调研指导法治乡村建设工作制度作了规定,确保法治乡村建设真正落到实处(第二十四条);六是对司法所、派出所、人民法庭、检察室等各类派出机构的建设以及在法治乡村建设中的作用作了明确(第二十五条);七是对信息技术在服务和保障法治乡村建设中的作用作了规定(第二十六条)。

以上说明,连同《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草案)》,请一并予以审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