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议意见

关于《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草案)》审议意见的报告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10-29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

市人大常委会:

《宁波市法治乡村建设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是今年立法审议预备项目。监察司法委认真贯彻人大主导立法要求,会同市司法局进行全面系统的实证调研与理论分析,深入基层开展蹲点调研,听取基层人民政府、村民的意见和建议,对立法需要解决的重点难点问题及解决问题的措施、主要制度设计构想等进行深入研究。在立法计划实施过程中,基于我市基层民主法治建设需要和立法条件基本成熟的实际情况,经市政府提议,报市委同意,《条例(草案)》由审议预备项目调整为审议项目,监察司法委提前介入,及时对《条例(草案)》的框架结构以及具体条款等内容提出了意见建议。10月9日,市人民政府第106次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条例(草案)》。监察司法委全体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现将审议情况报告如下:

一、条例制定的必要性

(一)是贯彻国家战略的基本要求。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求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建设法治乡村”。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再次提出要推进法治乡村建设。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重大部署,法治乡村建设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2020年2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为法治乡村建设指明了发展方向和实施路径。党的战略方针政策不仅为地方立法提供了依据,同时,也要求国家权力机关及时将行之有效的政策转化为法律法规,以增强其强制执行力。

(二)是破解我市法治乡村建设困境的现实需要。我市法治乡村建设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面临着一些困境与短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民群众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一是乡村治理的制度供给不足,部分现行法律法规的内容已不符合乡村社会客观实际与发展需求。二是群众权益受侵害的情况偶有发生,一些深层次的矛盾纠纷未能得到有效化解。三是自觉遵法守法用法习惯尚未普遍养成,信访不信法、讲蛮不讲法、遇事找关系等现象依然存在。四是乡村公共法律服务的供给不充分、不平衡,未能完全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

(三)是应对法治乡村建设发展新要求的迫切需求。进入新时代,法治乡村建设面临新情况新挑战,迫切需要地方立法提升工作质效。一是地方立法有利于进一步明确法治乡村建设工作职责。通过立法明确各级政府部门、乡村自治组织在法治乡村建设中的具体职责,对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进行有效约束和规范,促进形成合力,加快推进法治乡村建设。二是地方立法有利于加快法治乡村建设发展新趋势。通过立法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法治乡村建设,推动涉及乡村事项的网络政务便民服务体系建设,加快推进法治乡村建设呈现各方主体共建共治共享的发展新趋势。三是地方立法有利于助推我市加快打造法治乡村建设的先行区、示范区。通过立法将工作中的有力探索提升为改革创新的示范模板,按照当好浙江建设“重要窗口”模范生、打造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市的战略定位,加快我市高标准打造新时代全国法治乡村建设“启航地”“先行地”“示范地”的步伐。

二、对《条例(草案)》的意见建议

《条例(草案)》就基础概念、乡镇法治政府建设、乡村社会自治、乡风文明建设、工作保障、法律责任等内容作了规定,并吸收了我市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探索形成的村民说事、小微权力清单等乡村自治经验,体现出具有宁波特色的乡村管理机制和模式。审议中,委员们普遍认为,《条例(草案)》不分章节,小而精,重点突出,特色明显,《条例(草案)》的制定,能进一步提高我市乡村治理的法治化、规范化水平,有力保障和促进我市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条例(草案)》内容基本成熟,同意提交常委会会议审议,同时也提出了进一步完善的意见和建议:

(一)关于村民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的内容。《条例(草案)》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了对村民行为设定守规奖励和违规惩戒的具体形式,建议仅作简要规定,删除具体的内容。

(二)关于村民说事制度。《条例(草案)》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了村民委员会开展村民说事的相关内容,分别包括开展村民说事的途径、方式以及需要执行的具体工作,建议进一步理顺其中的逻辑关系,修改相关条款。

(三)关于区县(市)人民政府、镇(乡)人民政府部分职责的规定。《条例(草案)》第十七、十八条分别对两级政府成立或建立具体场所、站(点)的职责作了规定,地方性法规不宜对机构设置作过于具体的规定,建议将此处表述修改为强调两级政府对推进相关工作的职责,更为妥当。《条例(草案)》第十九条对镇(乡)人民政府在社会治安领域的职责作了规定,此处应强调镇(乡)人民政府要承担应有的主体责任,而非“协助”的职责,建议修改。

(四)关于法规文本的逻辑结构。法规的内在逻辑需要进一步理顺,《条例(草案)》第二十七至二十九条主要是关于乡村社会治理法治化、促进乡村自治等内容,建议调整该部分条款顺序。

(五)关于发挥人大代表作用。建议在《条例(草案)》中增加进一步发挥各级人大代表在推进法治乡村建设中的作用的条款,将我市基层探索的“代表督事”等有效经验进行推广强化。

委员们还对文本的条理、概念表达、文字问题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

以上报告,请予审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