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三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3-1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条例(草案)

26 日下午,分组审议《宁波市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条例(草案)》。

翁鲁敏副主任说,建议增加条款的可操作性。1.条例中多处出现“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的表述,建议删去或者明确具体的法律法规条款。2.条例中多处涉及到法律责任的部分,都表述为“依法给予处分”,建议明确法律依据和具体处罚内容。

王乐年委员说,提两点建议:1.加强交易前的管理,有些腐败是发生在交易前。2.强化交易后的监管,这个应该在条例中进行重点明确,比如运用抽查等方式、建立反查机制等。

孔萍委员说,提两点建议:1.在法规条文中要有政府政务办公室的职责和职能表述,如制定公共资源交易工作程序和管理规定,推动信息公开、受理投诉、查处违法行为、监督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工作等。2.公共资源交易过程中涉及的政府相关部门,要细化分工,明确具体职责任务。

何乐君委员说,条例草案涉及几个机构:公共资源服务机构、公共资源交易机构、公共资源平台,这三者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区别在哪里?理论上来说,管理机构和交易机构应该是分开的,特别是服务机构和平台,服务机构应该是纯服务性质的,在实际操作上是否是在一起运作的,如果是的话,则管理机构实际上同时夹带一种执法监督职能,建议把它们之间的关系理得更清楚一些。另外,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做好与同级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实施共同监管的衔接工作”,“衔接”这个词在法规里比较少见,建议再斟酌。

张松才委员说,条例的制定要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四中全会中提到的问题、目标、结果“三个导向”,统筹把控好两方面关系:1.过程与结果的关系。要统筹考虑程序的规范性和结果的满意度,做到程序和结果的相统一。2.制度规范和制度执行的关系。有了制度后,重要的是要注重制度执行的规范性。

陈德良委员说,条例从审议预备项目转化为审议项目,鉴于几方面考虑:1.工作有基础;2.中央有精神;3.领导重视;4.部门协同配合。目前来看,专门制定这样一部地方性法规在全国是领先的。这里我想提几个问题:1.第四条规定了管理的原则,我觉得这应当是交易的原则,建议修改为公共资源交易应当遵循统一进场,公开、公平、公正和诚信交易。2.第九条规定“市人民政府应当将有关主管部门已经设立的领域性公共资源交易场所和区县(市)、开发园区设立的综合性公共资源交易场所纳入全市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管理”,这里面缺少了区县(市)人民政府对这个平台工作的领导和管理的规定。3.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公共资源交易项目应当符合法定交易条件,并经法定主管部门或者管理机构批准”,但在交易目录中,有些交易内容没有法定的主管部门和管理机构,这容易导致实施过程出现空档。4.第三十条规定专家成员应当从省或者省级以上专家库选取,我建议能不能留点空间,允许宁波作为省里的分库,专家成员也可以从分库中选取。这里需要和省有关部门做好衔接。5.对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和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机构之间的关系,要尽可能避免“同体监督”。比如财政、土地等业务主管部门发现平台交易过程当中有什么问题,可以告知公共资源管理机构,形成相互监督的局面。6.第四十一条对投诉程序进行规定,但缺少了对投诉如何处理的规定,建议予以明确。7.监督管理这章要增加一条,明确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要协助业务主管部门做好标后监管。8.第四十五条规定“其中,招标投标法律、已有法律责任规定的,由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依法实施行政处罚”,建议在前面加两个限制词,一是工程建设招投标法律法规,二是法律没有明确主管部门的,要明确管理主体。9.第四十七条实际上是外部行政行为,是处罚,而不是处分。此外,除转致条款外,我觉得违反条例中可以设定一些行政处罚。

郑雅楠委员说,提两点建议:1.第三条,“包括但不限于”,表述比较繁琐,后面加一个“等”即可。2.第四十五条,已有法律法规规定的另行规定,表述已经完整,后面一句是重复,可以删去。

赵永清委员说,制定条例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有助于改善营商环境,制造公平公正透明的竞争环境。我有几点建议:1.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来采购的项目,虽然第十四条列了一个目录清单,但是我觉得还是需要进一步细化。2.有没有一个交易金额的规定,比如说超过该金额的交易项目应该列入到交易平台进行公开招投标。3.所谓化整为零的问题。我注意到第二十四条有这样的一个规定,就是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规避公开交易。我觉得如何来理解“整”和“零”,化整为零,或者说合零为整,最好也有一个可操作性强的标准或规范。4.在招投标当中,能不能让律师界参与到公共交易平台当中,作为法律专家来把关。5.现在业主单位对不属于他意向中的中标人,随意行使撤销权,在条款中也要有所限制。6.避免因人而异设置交易条件,也就是说,不能因人、因项目潜在业主的优势,设置对他有利的一些公共资源交易条件。我觉得这对于保证交易的公平公正透明是非常必要的。

姚志坚委员说,对于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方面有几点感触:1.要明确参与交易的主体责任。采购主体要规范得更清晰,要确保资源交易公平性。2.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解决信息不对称不充分的现状,让更多市场主体进一步参与到招投标中,使交易更进一步市场化。3.要拓宽和规范交易手段,比如现在政府药品采购,采用的就是反向竞价方式,这种竞价方式是成功的,使得我们一些小类药品的价格从全球最高一下降到了全球最低,所以交易的手段和方法很重要。4.要进一步明确相关责任主体的违法责任,确保交易行为有责可追,有责必追。5.要进一步完善专家评估,尽可能减少业主单位的干扰,确保专家评估独立性。6.要进一步规范市县属国有企业采购交易行为,能纳入的尽量纳入到统一交易平台管理。

董国君委员说,长期以来,宁波招投标都是各自为政,存在多头分散现象,管控比较困难,带来不少问题。制订这个条例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保障。在这里我提出几点建议:条例第二章关于交易平台的规定是为了整合平台和统一平台,但第八条、第九条、第十一条表述有不清晰之处,其中第八条和第九条第一款的内容有重复,比如说第八条应当设立全市统一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第九条第一款再讲到,并且第二款又提到区县(市)公共交易场所应当延伸到乡镇,然而区县(市)公共交易场所怎么设置,统一平台如何将区县(市)、乡镇纳入,没有明确规定,建议第九条第一款内容可以删去。另外,建议条例通过以后,政府部门及时制定相关配套措施,确保法规落地。

韩利诚委员说,就我了解情况看,目前我市招投标工作总体还是比较规范的,从制度设计来看也是公平、公正的。关键就是招投标之前的环节,比如说目前有些建设单位委托招标代理公司,又委托代建公司,这两个中介机构如何规范运作,确保招投标公正,需要有一些强制性条款。

潘一红委员说,我想就专家组成员的工作谈一点想法:专家组成员工作能否真正做到公正透明是非常重要的。条例第二十七条对专家组织成员的行为做了禁止性规定,但法律责任部分却没有对应的罚则,建议予以完善。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公共资源交易放到一个平台上的做法是比较好的。1.建议平台交易可以降低交易费用或者免费。2.有些与上位法重复的内容,可以不用写进去。如第七条规定了职能部门的职责,很多是法定职责,可以不写进条例。3.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内容有冲突,建议删去第二十条中“经法定主管机关的批准”。4.条例中不宜直接规定检察院、法院义务和责任。5.罚则里面的处罚要进一步梳理,进行分类细化。

周善康(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副主任委员)说,公共交易目录以外的公共交易项目,自主选择公共服务交易平台的,应当提供相关服务,建议在第九条文本中加一句,对项目不在目录里的,主动要求的,应当提供相关服务。要提供此类服务,不然小项目找不到相应平台。

王文成(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随着市场化不断深入,公共资源的交易行为也越来越多,因此条例制定十分必要。从使用者的角度,我认为交易平台最好是市、县两级平台,而部门的交易平台则越少越好,目前部门的交易平台众多,且经常发生变化,使用者不知道到底应该找哪个部门的交易平台,造成不便。另外在条例第四章标题,基本规则的“基本”这两个字用在这里比较重,建议改成交易规则。

王纪跃(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要明晰制定该条例的初衷和目的,明确通过条例要解决什么问题,要做好与国家招标法的上下衔接,并做好补充,体现地方性特色。

王秀芳(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提两点建议:1.条例里面的主体最好能够统一,一般情况下是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负责整个平台建设,包括确定相关的交易目录,明确基本原则、基本规则、监督管理。条例里没有明确统一的主管部门,在条款里出现了好几个类似的名称,有公共资源交易管理议事协调机构,又有公共资源交易管理机构,后续还有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机构,易混淆。2.住建部发的《关于工程招投标监管意见》的相关措施,这个条例是否可以吸纳,比如落实招标首要责任、政府投资项目鼓励集中建设管理等。

叶鸿星(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说,总体而言,我觉得宁波公共资源交易是比较规范和公平公正的。我从私营企业角度出发,谈三点想法:1.第九条规定“区县(市)公共资源交易场所应当向乡镇延伸”。就我接触到的情况而言,区级和市级的平台比较规范,但乡镇规范度相对差一点,如何规范乡镇的平台是需要考虑的。2.就全市而言,招标前置方法、条件应该是一样的,但区县(市)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设置了不同的门槛和条件,虽都合法,但不统一,建议全市能够统一。3.现在宁波的招标方法也在调整,希望在招标的时候能够分类分档,但建议龙头企业和骨干企业信誉分一样,否则骨干企业很难得到机会;只有给骨干企业一些机会,才能出现更多的龙头企业。

张峻(市人大代表)说,1.条例第七章“法律责任”中的相关条款表述过于笼统,对相关情形的违反程度和后果未进行细化区分,缺乏可执行性,建议对不同情形处罚措施进行明确。2.科学细化公共交易目录,从源头上杜绝工程建设项目肢解发包情况。

周明耀(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司法工委委员)说,提两点建议:1.草案第七条第三、四款,建议把监察机关和审计机关的内容单独列一条。因为这两个机关的监督职责和第七条里的其他机关的职责性质不一样,更具有独立性。2.根据今年5 月份国务院办公厅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指导意见的文件,里面提到了要加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电子系统建设,这个电子系统分三个子系统:一是交易、二是服务、三是监管。其中监管的子系统应当为监察机关、审计机关提供一个在线监督通道,方便监察机关和审计机关实时监控,建议在法规中也能有所体现。

陈亚萍(市人大常委会社会建设工委委员)说,1.要防止低价冲标。在政府采购平台上业主影响不大的情况下,往往有一些投标主体通过把价格压得很低来提高中标概率,中标后又无法实施项目,影响项目进程。希望对于这种现象,条例要有约束规范的办法。2.要进一步完善制度设计。目前招投标文书其实全部由第三方中介进行制作,评估分包括技术分和商务分两部分,但两部分都存在主观性和随意性。个人主观想法会影响招投标文书中评分的权重,进而影响招投标结果。对这个问题,建议要加强监管,并进一步规范招投标文本内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