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一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4-30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修正案(草案)》


24日上午,分组审议《宁波市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修正案(草案)》。

王建康副主任说,我市的职业教育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教育质量还存在学生素质不高和师资力量不足两方面问题。提三点建议:一是要明确定位和着力点。主要是明确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的目标、校企合作的具体形式和定点培养的具体培养方式。二是要科学设置教学专业。坚持长远眼光,避免因经济形势一时的变化而影响择业就业;坚持拓宽视野,以发挥宁波民营经济的优势为出发点,立足宁波同时又跳出宁波来开展职业教育。三是要激发企业积极性。通过社会价值导向来激发企业的荣誉感和责任心,进一步提升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校企合作的积极性。

王爱民委员说,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很有必要,提两点建议:一是进一步提升企业的积极性,要学习医院的做法,对企业“老师”下达任务表、计划书,确保提升培训质量。二是鼓励职业院校的老师到企业兼职,通过制定科学的奖励机制,提高职业院校老师到企业兼职的积极性。

方晓红委员说,当前,行业组织的作用越来越强,很多工作都是通过行业组织来开展。但第十二条的规定将主体从原先的行业组织改为了政府部门。这样修改了以后感觉弱化了行业组织的作用,降低了他们的工作主动性和积极性,与当前发展趋势不符。建议还是按原先的规定来表述,可将政府部门责任增设为第二款。

那雁翎委员说,宁波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适时修订很有必要。《条例》第五条对教育经费作了规范,但有一点疑惑之处:生均拨款标准和生均公用经费拨款标准中的“动态”是什么概念,是不是存在动态下调的情形。还有一点建议:宁波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作为全国的一个范本,理应给予重视,经费保障应逐步提高,条例修订以后,不可能短时间内再次修订,建议明确具体收费标准,可以参照基础教育拨款标准或比例,预防经费保障降低的情况发生。

俞进委员说,一是草案第六条列举的有关部门中提到了税务。目前国地税合并后税务管理权限属于省级以上,市级政府不能直接制定和调整税收政策。这一条有关税务的表述需要再斟酌。二是根据现有规定,校企合作中的企业方会专门聘请员工作为实习学生的指导老师,这些员工如符合一定的条件,可以转为教师身份。这项规定是好事,但身份转换程序要规范。

顾卫卫委员说,市文广旅游局和市教育局共同发起成立的旅游职业教育行业指导委员会,由宁波一些设置旅游系专业的高校、高职院校、中职院校和景区、酒店等旅游企业组成,在指导宁波旅游院校的职业人才培养、目标制定、课程设置、师资建设以及校企合作办学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建议主管单位加强对旅游职业教育指导委员会等行业组织的管理和指导,整合资源,更好地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

徐卫民委员说,《条例》的修改符合宁波经济的发展。宁波作为“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我们现在缺少的是技术人才,企业遇到的更多是“用工难”。现在的学生毕业以后不愿意到企业去,这是一个社会价值导向问题。另一方面是培育理念问题。经济的持续发展需要人才。教育部门应站在更高的层面破解缺少技术人才等问题。政府应统筹考虑校企合作,尤其面对同工不同酬、层次区分越来越细的情况,更应予以重视。教育培训方面,要树立“一盘棋”思想,努力使培育的各方面人才对宁波的整体经济发展都发挥作用。

梁丰委员说,一是建议增加“加大理工科招生”条款。我市推进实施“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后,对理科生、尤其是智能制造方面的理工科生需求比较大。二是对高校引进老师工作提供专项支持。高校要引进高层次、有水平的人才,比如有学位、企业经验也比较强的,招这样的老师虽然成本会比较大,但能培养出很多优秀学生,这比企业招聘人才给企业增加产值的影响更长远、意义更大。

焦剑委员说,草案充分固化提升了我市职业教育发展创新实践中的制度成果,同时注重吸收外地立法成功经验,问题导向明确,文本条款简练,突出学校和企业两个主体,提出了一些创制性规定,总体表示赞成。希望在下步修改中进一步体现地方特色,以促进我市产业转型升级。比如围绕“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在法规条款里增加一些倡议性内容。建议规定重点倡导职业院校与企业围绕绿色石化、汽车、高端装备、电子信息、新材料、软件与新兴服务、关键基础件(元器件)、智能家电、时尚纺织服装、生物医药、文体用品、节能环保等开设专业。开设这些门类专业的,在扶持政策中优先予以保障。

沈国强(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宁波是制造业大市,高端制造业最缺少的是人才。但企业感到学校培养与企业需要之间存在脱节,企业需要的人才和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不是很对路,职业教育、大学都存在这个问题。学校培养出来的人到企业里面,还要培养很长一段时间,学机械的学生出来,连图纸都搞不懂,确实要找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点。《条例》第八条有“顶岗实习一般六个月”的规定,如果没有明确的培训、培养、考核目标,顶岗六个月就是浪费六个月,企业仅将其作为一个廉价劳动力,而学生却浪费了半年时间。应该说这半年是最要紧的,应该把理论知识与企业实践结合起来,而不是顶岗当劳动力。

李敏(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职业学校分两种,一种是公办,一种是民办。目前,民办的职业学校生存比较困难,需要关注并支持民办技工学校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目前存在生均经费的拨款落地设门槛现象,比如要求学生必须在某区就业,这个区才肯出钱。经费得不到保证,人招来了,相当于学校是要贴钱培养。再加上民办职业学校的教师是没有编制的,收入待遇不高,所以没办法持续发展,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再比如宁波某区2020年初中毕业生4200人,普高只能容纳2100人,公办的职高只容纳1200人,还有900名学生无书可读。若要民办职业技术学校落实这部分生源,又要他们承担这部分生源的各种负担,民办职业学校生存就会非常困难。不挣钱的事情能否政府兜底,学校招生源,政府来拨款,让民办职业院校有良性发展。

此外,还要储备技术型工人。根据政府的产业导向,可以培养宁波需要的产业方向的人才,适当调整学科,做一个提前储备。而不是等到把企业招商引资进来后,才发现企业招不到需要的人才。建议政府对职业教育兜底,这对企业发展也更有利。

阮列敏(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教育局要加强政策引导,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社会对职业高中的尊重。二是当前职高学生的心理问题远远超过普高的学生,因此要关心关爱职高学生,注重心理健康,使职高学生的自身价值得到认同、自尊心得到保护。

周海宁(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关于修正案(草案)第五点即第七条第四款的修改意见有一些建议。之前去德国的职业教育部门调研时,了解到担任职业技术学校某些专业领域的指导老师,必须是在该领域从业10年以上的高级技术人员,这对校企合作起到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当前我市校企合作还存在“两张皮”情况,光靠指导文件是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的。建议对职业技术学校的教师在晋升教授与职称评聘时,对其在企业担任职务等方面作一些年限资历要求。当然,这涉及到我们体制的问题,教师是事业编制,企业是企业编制,无法正常流动,但是否可以做一些试点,这样可能会促进校企合作深入实施。

王伟明(市纪委市监委驻市人大常委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说,有四条建议:一是校企合作的匹配度问题。学校提供的专业和企业所需的人才有时不完全匹配,学校与企业之间要加强沟通,教育部门也要加强指导、引导。二是解决“一头热”的问题。现在校企合作当中,学校的积极性很高,但企业积极性不是很高。这里面可能有学校办学质量不高、对企业和行业发展了解不深等原因。校企合作怎么解决“一头热”问题,相关部门可以思考。三是提高校企合作实效,即学生到底怎样实习。条文仅规定实习至少半年,刚才也有代表说不能浪费这半年,应有配套规定。实践已经探索出了清单化的指导,比如说电子商务专业或者物流专业,明确半年实习当中解决什么具体问题,既让企业有充分保障,也能让学校在学生实习时提供有益的方向。四是校企合作方向拓展问题。即符合宁波发展路径上的需求,比如宁波在推进打造国际化城市,深化“一带一路”建设,目前在国外的中资企业和宁波的校企合作是有的,建议条例修改时增加一些国外校企合作方面的鼓励性或引导性的条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