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三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7-29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动物防疫与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


27日下午,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动物防疫与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

朱哲生委员说,建议国家层面制定动物养殖(特别是涉及野生动物)的标准和规范,建立严格的动物养殖市场准入制度,规范哪些动物可以养,符合什么条件可养等问题,避免出现一刀切的情况。

杨小朵委员说,提两点意见:一是野生动物饲养问题,针对野生动物养殖企业目前面临的困境,建议相关职能部门能够早一点给他们政策,减少一些损失。二是人员编制问题,基层真正从事动物防疫和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员比较少,在当前增加编制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执法力量整合来解决;还有一些动物防疫人员被长期借用到其他岗位,必须归位。

赵永清委员说,结合“两法两条例”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省人大常委会两决定,我认为我市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要着重做好以下工作:一是摸清家底,目前对我市范围内的野生动物的家底还没有摸清,比如宁海设立了一个云豹保护区,但据我了解并没有捕捉到过,而它的种群数量到底有多少,也不清楚。二是落实责任机构、责任人员,我认为光靠自然资源规划局或者农业农村局比较有限的工作人员是远远不够。各级政府都应该配齐相应力量。三是加强相关工作人员的专业能力培养,同时要加强老百姓对于相关珍稀动物的辨识能力和保护观念。四是要把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的通道打通,比如发生一个违法行为,不单单是行政处罚就行了,如果是对国家一类、二类保护动物造成严重伤害的,可能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徐卫民委员说,建议决策时要更加精准,制度制定时要更加精细。当前禁止养殖食用野生动物的决策目的是要保障老百姓的安全,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有些野生动物如甲鱼、野鸭已经经过多年驯化,食用是没有安全问题的,现在一刀切禁止了,老百姓对此的认可度不高。而且之前政策是鼓励养殖,现在又禁止养殖,决策缺少科学性,对政府的公信力和形象造成一定影响。此类历史教训很多,我们要认真汲取教训。

曹德林委员说,从当前我市现状看,还存在着基层队伍力量薄弱、防控监测设施手段欠缺、部门职责边界不清等问题,为此建议:一是相关部门要重视基础建设,即加强组织机构和人员队伍的建设,提高相关人员待遇。二是建立管用有效的动物检疫规定、规程,补足制度建设的短板。三是要进一步明确工作的责任,合理划分各部门的职责,确保职责边界清晰。

董学东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在当前疫情防疫常态化的背景下,依法处理现在已养殖的野生动物,特别是对之前允许养殖、现在禁止养殖的情况,经营户的补偿和养殖的动物处置要依法进行。二是依法处置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野生动物在养殖场所经过了20多年的代际养殖,已经丧失了野外生存能力,野外自然迁徙能力也已退化,和野生的有所区别。建议依法处置要做得细致一点,以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为先。三是有些养殖企业已经开办20多年,现在一下子禁止,农民生产、生活、利益怎么得到保障,需要重点关注。

钱荣麓(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委员)说,教育等有关部门在宣传上要有所作为,成年人,还有城市孩子一般是不会去抓野生动物,但是一些农村的孩子,他们住在山区里,在暑假的时候去山里抓一些麻雀之类的小动物是很常见的。之前有一个案例,一大学生掏了鸟窝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实际上我们很多成年人都搞不清楚哪些是野生动物,哪些不能去抓,更不要说未成年人,根本没有这个意识。所以教育部门同有关部门应该作些宣传,特别是对高中生的宣传,因为现在高中生不少都已经是18、19岁成年人,已经到了负刑事责任的年纪。还比如,在寒暑假前,对宁波地区常见的一些保护鸟类,通过图片形式在学校里进行宣传,目的是让学生知道这些动物是受国家保护的,不能去抓。

张忠义(市人大代表)说,要关注两个问题,即国际化视野和平战结合。抓住两个重点,即种群本底和基础疫病本底。禁止两个行为,即宠物非法入境问题和野外放生问题。加强两项工作:一是加强实验室资源合作,宁波海关有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二是学科建设,现在兽医的需求越来越大,防疫的需求越来越高,建议高校加强兽医等学科建设,培养人才,增强专业力量,支撑动物防疫和管理。

周芳(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动物防疫不应该仅以是否野生动物作为标准,而应该尊重科学,对动物防疫应以携带的病毒等进行细分处置。因为普通的鸡、猪都会生病,禽流感、非洲猪瘟等都有,并不是只有野生动物携带病毒。二是杜绝运动式的整治活动,感觉当前对野生动物的整治已经上升到政治运动层面,有些不妥当。三是很多养殖户是社会底层、弱势群体,是需要帮助引导的对象,建议在养殖野生动物处理中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更多地考虑农户的利益。

范建军(宁海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宁海县有一家养殖企业,2015年投资了500万买来了500只孔雀,当时孔雀可以饲养利用,养殖户生意很好。今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出台后,明确禁止孔雀交易,也不能食用,这样一来养殖户收入没了,但支出仍在,仅饲料费一个月就要两万,这对养殖户而言就是实际的负担和损失。对此,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希望政府尽快明确驯养繁殖野生动物企业的转型政策,尽快明确这些企业以后的走向,怎么转型。二是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帮助企业减轻负担,解决当前的困难和问题。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