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四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7-29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情况的报告


27日下午,分组审议市政府关于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情况的报告。

王爱民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政府部门要进一步提高对公共卫生的重视程度,推进基层社区卫生院防保工作,加强市本级疾控中心的力量配置。二是增强战略储备意识,将应急处理工作想在前、做在前,要像粮食备战储备一样来做好医疗防护物资保障,并纳入“十四五”规划范畴,确保一旦发生传染病,我市的物资储备能够支撑1至2个月。三是将后疫情时代的防疫工作纳入议事日程,确保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各项预防和应急处置工作。

王梅珍委员说,提五点意见:一是树立以防为主的理念,由重医轻防向注重防控转变。二是加大投入,如基础设施和实验室建设。三是加强队伍建设,建立一只数量稳定素质高的专业队伍。四是建立长效机制,明确各方职责和高效协同机制,保持信息畅通和权威发布。五是巩固个人良好卫生习惯,如勤洗手,带口罩,用公筷,分餐制等。

孔萍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要坚持预防为主,创新爱国卫生运动。建立健全健康教育体系,大力开展卫生健康教育和科学知识普及,增强公众对卫生健康、突发事件应对、科学防疫、心理疏导、自救互救等的认知和技能;要提倡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特别是杜绝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促进人民群众养成健康的行为和生活方式。二是要尽快建立健全统一的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机制。加大应急物资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科学测算各类应急物资需求,建立健全卫生应急物资储备目录,完善应急物资储备品种、规模、结构,创新储备方式,采取实物储备、协议储备和生产能力储备等多种形式,有效增加应急物资储备,切实解决好突发公共卫生应急保障物资储备中“谁来储备、储备什么、如何储备”等问题,确保关键时刻找得到、调得出、用得上。

伊敏芳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措施不能松,干劲不能松。这次疫情面前,我市科学防控、联防联控、群防群控,所以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局面,这是值得肯定的,来之不易。但是现在还不能满足,还要保持警惕,因为这个疫情还在反复,在北京、大连等地已出现,所以我们还是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而且要采取切实有效的防控措施。二是要通过这次疫情重新审视一下我市的公共卫生服务,尤其是发展的思路问题和理念问题。我记得SARS以后,好像这方面有过一些讨论,也有过一些动作,在一段时间内,公共卫生服务,尤其是防疫设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好了伤疤忘了痛,所以从教科文卫工委的调研报告来看,我市此类问题非常突出,包括设施老化、人才缺乏,还有在全省排位和宁波的地位是不相称的,值得我们深思。这次疫情以后,卫生系统包括政府各个部门对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应该重新审视和评估,确定重点方向。三是要在“十四五”规划起草中重点突出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建立,主要是把我市的公共卫生服务现状,存在的问题,以及跟先进城市差距能够分析透彻,确定今后五年发展目标,使我们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能够改善,或者说能够发展更快一些,包括国内外人才引进来,有针对性地出台一些政策,等等。

杨小朵委员说,提三点意见:一是部分基层卫生院财政缺口较大,全市101家基层卫生院亏损共2.94亿元。建议市卫健委和市财政局要作研究并出台政策,解决全市基层卫生院的债务问题。二是基层卫生公共服务经费保障不足,需要基层卫生院从业务收入中给予补足,要按政策规定给予保障到位。三是疾控中心和基层公共卫生人员编制不足,要按照国家和省定标准配足。

张松才委员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对公共卫生教育提出了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建议充分总结此次疫情暴露出的公共卫生教育问题,进一步重视公共卫生教育,并将其纳入日常的大众教育范畴。

赵永清委员说,公共卫生涉及到每个市民的生命健康,这方面工作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当前我觉得有两个方面要引起重视:一是疾控部门如何能够在重大疫情出现之后,及时摸清流行性疾病的特点,给市民一个有针对性的、详细的指引,来防止疫情的流行和扩张。我觉得英国或者美国的疾病防控规定得很细,可以借鉴。二是如何提高防控应急物资保障工作能力和水平。这次疫情暴露出我们物资防控方面出现的缺陷。比如,口罩的储备和供应是没有得到有效的保障,还有消毒用品、防护用品(防护服等),尤其是疫情初期,问题显得尤为突出。因此,要把防控物资作为重大战略物资储备起来,储备哪些物资,储备多少,政府应有所谋划。

俞进委员说,结合这次新冠疫情,提两点意见:一是政府部门在老医院改造和新医院设计上,要提前布局,特别是针对发烧患者要设立专门的隔离区域。在这次疫情中,我们发现院内的交互感染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传播途径,很多病人来看病的时候并不清楚自己本身的情况,无意识地成为了传染源,这同医院本身的设计有关,发热病人和其他病人没有很好隔离开来。疫情发生之后,医院应该建立一些常态化机制,遇到病人量比较大的时候,要及时调整医院内的布局,快速地阻断院内感染这一传播途径。二是要提高医疗专业人才的待遇,留住专业人才。在视察过程中,疾控中心反映因为待遇低,一些专业人才留不住的现象。经过这次疫情,我们应该从长远和全面的角度思考如何更好地留住人才,提高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专业人才整体素质的问题。

姚志坚委员说,宁波的疫情防控工作总体是好的,但在防疫工作一线中还是存在三个问题:一是疾病防控的信息不够共享;二是制度流程执行不够严格;三是技术水平还有待提高。为此提三点建议:一要提高认识,更加重视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二是硬件设施超前规划、超前投入,留足风险防控空间,同时平衡好长期建设与当前需要,对急需的设施装备要抓紧补充到位;三是加强相关人才培育体系建设。

徐卫民委员说,疫情期间我市医疗卫生系统的一些现象值得我们深入分析研究,比如今年上半年我市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传染病大幅度下降,医务人员收入大幅度下降等,我们要从中去反思医疗改革问题,反思是否存在过度检查、过度治疗等问题。特别是对医务人员要完全依靠自己创收是不是正确问题,有关专家要理性、客观、深入思考,为下一步深化医疗体制改革奠定基础。

崔平委员说,提三点意见:一是我市卫生部门应该在这次武汉应对疫情中总结一些经验和教训,思考一些问题,比如未来如果宁波发生类似疫情,我们应该怎么做?早期应该如何预防?要如何把有限的医疗资源充分利用好?是不是需要将有限的硬件设施投入到集中几家医院?应急体系和应急机制如何建立?等等。现在回头看,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疫情防控工作要好很多,主要还是在严格控制方面做得比较好。但是这样严控也会对经济和其他方面带来比较大的影响,需要我们思考。二是提高宁波的医疗水平,加强对人才的引进和培养,没有优秀的人才,再好的设备也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特别是对大数据的分享和利用方面,应该要认真思考。三是借助宁波诺丁汉大学平台建立一个公共卫生学院。英国诺丁汉本部医学院的实力在整个欧洲都是非常强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借助这个优势,提升宁波的医学整体水平,增强我们公共卫生体系的应急能力。

梁丰委员说,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仍然有很多需要完善的领域和环节。要普及公共卫生健康教育知识,建立从小抓起的机制。青少年高近视率、糖尿病低龄化等也是公共卫生问题。加强卫生健康教育和知识普及,帮助人民群众掌握一些与自身有关的健康知识,这个是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蒉开波委员说,要充分汲取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验教训,提三点建议:一是加强机制建设。围绕发现的问题建立有效的防范机制,但不要矫枉过正,注重提高效率、效用。二是做好有序储备。按照一定的规律,周期性地进行物资储备。三是加强人员力量建设。一方面是实实在在地配备人员,另一方面是通过人员整合增强工作力量。

董国君委员说, 我认为需要在共治、共建、共享社会治理体系里面突出科技支撑位置。按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来看,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这项工作属于基层社会治理体系里面的一个内容,与以往相比,增加了科技支撑原则。从这次抗疫情况来看,科技支撑作用非常明显,也非常重要。普及防疫知识,宣传防控措施,提升防控意识,可以通过科技支撑来解决。宁波在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中的科技投入是欠缺的,借这次政府向人大常委会报告的机会,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加以重视,在公共卫生服务体系领域提升科技支撑工作。

韩利诚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我们在公共卫生预防工作方面比较弱,比如两年前文化路和天一家园那里,滋生了很多蚊子,也不知道是外面传进来的还是本地产生的,后来小区通知让大家晚上别出来散步,大家才知道小区有登革热。所以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应建立科学宣传机制,比如对于全球流行性疾病,它在哪个季节暴发,我们就需要在这个季节之前进行宣传。二是建议有关部门要加大政务透明度,通过多种渠道实事求是地公布疫病情况。

焦剑委员说,持续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对我市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大考”,首先考的就是城市公共卫生体系。提两点意见:一是要始终把城市作为有机生命体,对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进行整体性重塑。按照平战结合的要求,建强指挥中枢,在数字化、智能化上更多用力,实现趋势智能预判、态势全面感知、资源统筹调度。织密网络体系,对照建设“重要窗口”模范生的新目标新定位,对标一流硬件、一流人才、一流技术、一流能力,打造专业化、现代化的三级疾病预防控制网络。二是谋划启动卫生医疗法治保障地方性法规制定修改工作。梳理我市现行有效的与卫生医疗领域相关的6部地方性法规,主要有《宁波市爱国卫生条例》《宁波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宁波市献血条例》《宁波市遗体捐献条例》《宁波市精神卫生条例》《宁波市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条例》,今年还将制定《宁波市全民健身条例》。6部法规中缺乏基础性、系统性条例,制定时间较早,修改时更多的是根据机构改革方案对部门名称作修改。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6部法规中不少条文已不符合现实需求。而且,我市疫情防控期间一些好的经验做法,需要充分吸收到法规中去;发现的一些短板和弱项,也需要提供破解难题的有力法制保障。为此建议制定《宁波市实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办法》。今年6月1日实施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是中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法律,非常强调“强基层”。结合宁波实际,制定《宁波市实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办法》,有助于系统性地解决我市医疗卫生领域法制供给不足的问题。

蔡祖红(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在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过程中,要加强疾控设备设施硬件方面的投入。目前我市这块工作还是比较薄弱的,与我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相符合。二是对医疗资源的布局,尤其对于急救资源应该要有合理的布局,如果都集中在市区几个大医院里,反而不利于救护。三是要加强培训,对违法犯罪行为要加强执法,该行政处罚的要行政处罚,该刑事处罚的要刑事处罚。同时要加强执法队伍建设,加强专业人才的培养。

张琼华(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公共卫生问题非常重要,但报告中显示的编制数据不尽如人意,编制数615个,常住人口配置率仅为0.6%,不到全国平均数值的一半,宁波卫生监督所数量是5个计划单列市的倒数第一。宁波作为一个经济发达的地区,公共卫生相关数据却与经济发展不匹配,究其原因:一是重视不够,政府应加大对公共卫生的投入。二是在体制和机制上能有所创新和突破,比如在没有发生疫情时可将这些防疫人员充实到医疗队伍中来,增强队伍力量,闲时和战时都把这些人员作用发挥出来,不造成人力资源的浪费。三是如果这些数据是因为统计口径问题,建议在报告中予以说明。

王泰琅(市人大代表)说,提三点意见:一是为什么浙江、宁波的疫情防御工作做得好,因为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建议今后市里用干部,专业的事应该让专业的人去做。非专业人士指挥抗疫工作,效果不是很理想。二是如何做好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基层工作人员收入比较低,队伍不稳定,专业人员借去他用,建议提高基层待遇,同时每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配1台CT。三是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如何对接配合,也值得思考。

李红国(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副主任)说,我市总体上工作成效还是比较显著的,这个成绩应该给予充分肯定。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从应对措施、统筹能力、精密防控等方面来看,总体上还是比较平稳,可控性比较强。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困难和问题:一是政府的统筹协调能力有待提高。特别是新组建的一些部门,对公共卫生相关职责落实还不够到位。二是公共卫生设施设备这一块比较薄弱,这次疫情宁波累计有160例确诊病例,数量不多,如果是面对像武汉这样的疫情,宁波的医疗卫生系统硬件设施也承受不住、接纳不了。我们平战结合的设施设备还是比较欠缺的。三是公共卫生人才队伍不强,特别是在基层从事公共卫生服务的人员和医生护士的数量相对于我市常住人口比例而言还不足。四是老百姓公共卫生意识、卫生健康习惯不够良好。此外,在法治建设中,从国家到省市层面,关于卫生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政府规章不够健全,今后需要加强。为此,下一步要做好以下四点: 一是要提升统筹能力,健全机制。二要加强公共卫生的人、财、物的基础保障。三要加强疾病预防控制,聚焦“防”的文章,加强体育健身工作,提升市民身体素质,形成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做到少生病、少到医院看病,这个才是治本。四要加强法治建设,提高社会综合治理能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