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三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8-3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全民健身条例(草案)》


  28 日上午,分组审议《宁波市全民健身条例(草案)》。

  王建社副主任说,要以这次立法为契机,将小区公共体育 设施、公共场所游步道等的管理、维护责任主体、具体措施, 在条例中进行明确规定,避免出现建造运动设施的时候很隆重, 后续无人管理造成安全隐患的情况,以保障宁波小区 15 分钟运 动健身圈等创新做法。要建立多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全面系统 地统筹规划公共体育设施的建造、管理和维护。全民健身工作 重心要下沉是对的,要以市民为主,以基层为重点,将责任主 体延伸至村和社区。要在公共体育设施场馆里配置专门的急救 设备。

  李谦副主任说,我有四点想法,全民健身也要开展研究,各取所需。一是要分析需求、科学规划、合理布局。首先是研究健身需求,通过研究,确定需要建设哪些健身设施;其次是 科学规划,根据群众健身需求,按照健身便利原则,规划健身 设施的空间、区位、类型;最后是合理布局,各级政府布点小 区、公园、游步道时,要考虑区域中心的科学布局,辐射更多 社区和居民。二是小区配套健身设施要适度,防止增加业主负 担。小区建设健身设施不能搞一刀切,一方面,不同的人群有 不同偏好;另一方面,若每个小区都配套,因设施规模小可能 导致利用率不高,并挤占资源、增加业主负担。三是向社会开 放公共体育设施是满足群众健身需求的主要途径。现有设施包 括学校在内的一些公共体育设施,可对公众开放,满足群众对 健身的一般性需求;而有专业性要求的,可通过市场化付费方 式得以满足。四是对健身设施移交和管理主体要深化研究。条 例第 15 条提到,“居民住宅区配套建设的室内体育设施,经验 收合格后,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土地出让合同等约定,及时交给 区县(市)体育主管部门”,第 17 条第 7 款中也写到“依据前 款规定仍无法确定维护管理单位的全面健身设施,由区县(市) 体育主管部门会同所在地的镇(乡)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确 定相应的单位负责管理与维护。”这两条规定,主体都是体育主 管部门,移交给地方后如何操作,建议再斟酌再细化。

  王梅珍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即使都搞室内设施,也 无法满足健身需要,最好增加一些跑道建设,特别是增加一些 闭环的跑道、健步道。二是学校开放体育场馆应建立机制,操场等室外场所应规定开放时间,公开开放时间和具体场馆,并充分利用晚上、傍晚的时间,提高利用率;建立实名登记证, 刷卡有身份记录,可追溯;对于健身人流量大的学校,政府可 以给予一定的补贴。三是条例每年 1 月 1 日是市民健身日。我国有《全民健身法》规定了 8 月 8 日是全民健身日。全民健身 日应跟国家统一起来。1 月 1 日能否起别的名字,比如深圳叫“长 跑日”。

  那雁翎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在保障条款里面增加“市(区、县、市)人民政府应当为全民健身提供经费支持”或“市(区、县、市)人民政府对全民健身事业的投入,促进全民健 身事业的发展”的条款。二是关注老旧小区的体育设施建设不 足的问题。条例中对盘活现有资源,开放企事业单位、学校的 场地等作了规定,但是刚性不足,建议增强盘活资源相关条款的刚性。

  姚志坚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应摸清底数,向社会公 布。体育主管部门应对现有公共体育设施做好统计,并向社会 公布,让群众知道哪些施设是可以用的。二是分类管理,探索 实现市场化运作和公益化属性有效结合。三是坚持“点线面” 相结合。现在宁波需要在点上下功夫,特别是高水平体育俱乐 部的建设。面上是扎实,市场化和公益化相结合是特色,高水平是精彩。

  徐卫民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如何进一步发挥体育建 设社会组织、协会在促进全民健身方面的作用。二是对公共体育用品、设施的采购和建设要有第三方验收,保证公共投入的质量。

  曹德林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第 6 条第 1 款中建议将 “社会组织机制”修改为“社会组织体系”,同时建议对“体育 总会”进行全名表述。二是第 15 条中建议对已建的体育设施如 何改善和跟进进行明确,原文表述过于笼统,难以落地,建议 在实施细则中作出进一步具体规定。三是第 17 条第 4、5 款, 居民住宅小区内建设的室内、室外的体育设施在管理和维护上 不应该区别对待,建议将责任主体统一明确为体育主管部门, 或由其指定的单位负责。

  梁丰委员说,我比较关注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和健康情况。 目前条例草案对孩子运动时间作了规定,但现实中可能没做到。 小孩需要劳逸结合,学习之余每天运动一个小时反而能提高效 率。如果法律有规定了但是现实中没有做到,最后要处罚政府 还是学校?国外到处都有足球场,为了提高全民健身的氛围, 有效利用资源,建议开放公共绿地供市民锻炼。

  傅平均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建议条例加入关于锻炼 最佳时间的温馨提示,针对各类人群,并且加强宣传力度。二 是企业交的工会经费消费范围能不能扩大到城乡接合部的区 域。三是建议中小学校、体育馆等健身场地,在周末时间多对 外开放。

  焦剑委员说,根据年度工作要点,本条例是要安排人代会 大会立法,所以应该有更高的要求。提三条观点性意见:一是地方性法规要尽量淡化政府文件色彩,不宜对政府及部门内部工作流程过多规定,比如,第 33 条规定体育总会制定年度工作 计划,有无必要?类似还有。建议在下步修改时避免写进一些 体育部门的内部工作制度,防止变成“宁波市体育工作条例”。二是重点要突出,把条例文本聚焦到全民健身上来。重点解决 两个问题,“免费的健身场所在哪里、谁来建设维护管理保养”,以及“如何激发社会力量,运用市场化手段来提供健身服务和 场所”,现在条例共 51 条内容比较全,重点淹没在一般性文本 里面。三是一些制度设计要充分考虑资金投入和可行性问题,不要奢望一部倡导性法规解决所有问题,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关 键处,比如能否设计更具可操作性的规定,真正使公办大中小 学校成为市民健身的主要场所。另提四条具体意见:一是第 15 条中居民住宅区配套建设的 室内体育设施,移交给体育主管部门,法律依据有没有,谁来 具体管理,如何确保顺畅有序。二是第 22 条第 2 款,自有场地 向公众开放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人民政府可 以依法给予适当补贴,依什么法,补贴以什么形式,不然实践 中是无法操作的。三是第 43 条,社会力量建设体育设施等并开 放的,应当依法给予税收优惠。国家明确税收法定原则,《全民 健身条例》是国务院 2009 年制定的行政法规,即使有“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全民健身事业提供捐赠的,依法享受税收 优惠”的规定,我们的地方性法规也不宜随意搬用,况且“捐 赠”与我们条例草案中设计的社会力量建设体育设施等并开放的,还是性质有所不同。四是第 35 条关于社会体育指导员每年参加志愿服务的时间一般不少于三十小时的规定不妥,尽管社 会体育指导员不以收取报酬为目的,但在法规里规定一个公益性群体每名个体参加志愿服务的年度时间数,与志愿原则是相违背的。

  李敏(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第 35 条提到社会体育指导员每年参加志愿服务时间一般不少于 30 小时,第七章也有“社 会体育指导员”的名词解释,我查了社会体育指导员也算职业, 最高有高级职称,如果明确规定不收报酬就不太合适。而且参 与志愿服务时间一般不少于 30 小时,在全民健身条例里面约定 必须参加公益活动的时间不妥。如果没有办法执行,条例执行 力度就弱了。对于社会体育指导员建议再明确一下,鼓励、提 倡是可以的,但是条例强制性规定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有点不太恰当。

  吴宗良(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从立法角度来说这项工 作很好。提两条意见:一是条例范围有点窄,局限于有体育设 施的全民健身活动。但其实没有设施的健身活动更多,例如散 步唱歌、在家保健运动等。从条例来说,面应该扩大,范围广 一些,把有利于全民健身的活动都纳入进去,例如医学保健、 文艺活动等。二是条例草案第 17 条第 1 项第 5 款“居民住宅区 内建设单位配置的室外体育设施,由业主或者由受其委托的管 理人负责管理与维护”,由业主管理比较难以实现,建议明确管 理主体,由物业公司作为管理主体比较妥当。

  史习明(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说,我就保险问题谈两点想法:一是第 20 条规定学校设施开放,我们在管理学校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学生在运动期间发生事故,面向公众开放以后,也很难避免事故的发生。条例草案中规定应该由学校另外 买一份保险,万一发生事情由保险公司进行赔付。但这笔钱学 校从哪里筹集?从什么口子出?二是关于组织体育活动中的意 外伤害,第 40 条规定体育组织者应当购买保险,比如说宁波市 组织全运会的时候,组委会肯定是会购买保险的。逐级下来, 是不是到乡镇(街道)也要购买保险?目前的导向是要鼓励各 级组织去开展体育运动,如果不购买保险就违法,是不是会影 响组织者的积极性。因此建议最好有一个专门体育资金去支持 这些工作,不然在资金没有到位的前提下,这些法条执行起来 会有一定难度的。

  林娅(市人大代表)说,提三条建议:一是针对第 29 条中 的“不得有扰乱公共秩序、妨碍社会管理的行为”,建议在法律 责任中增加相应的惩处举措。二是第 39 条第 3 项中提到了教育主管部门会评估发放补贴,建议在评估之前对学校进行基本的补贴发放。三是第 9 条,建议重视社会资本的引入,将“鼓励” 改为“扶持”。

  高泽普(市人大代表)说,提两点建议:一是第 17 条第 1 款“政府投资建设的公共体育设施,由体育主管部门、相关行 政管理部门或者由其指定的单位负责管理与维护”中的“指定” 不妥当。正在修订的《浙江省公共体育设施管理办法》规定是“按照政府采购法和招投标办法”。二是《浙江省公共体育设施

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对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可以收费。但本条例没有规定政府投资建设的场所有管理成本的能否收费。建议政府投资建设的收费的项目,要明确在收费管理上如何进行管理,是否要听证、是否要公示、是否要经过物价部门的核定。 顾亚莉(市人大代表)说,目前宁海的做法是,学校有室 内场馆的实行室内场馆有偿开放,室外场馆不开放。而学校没 有室内场馆的,实行室外场地免费开放。以我们学校有偿开放室内场馆的实践来看,基本可以实现自我良性运行,场馆设施维护比较好,市民健身也比较踊跃。建议条例制定中可以参考 这些实践中比较好的做法。对体育场馆资源进行整合、合理规划,促进全民健身。

  章伟文(市人大代表)说,提三点建议:一是提供更多更 方便的体育设施。沿河两岸应当建造步道,目前好多地段被沿 岸单位人为分隔阻断。如果宁波河岸两边做好安全措施,打通后可成为居民健身的公共场地。步道如果建设在单位门前,政府应规定由这些单位负责打通河道、设施维护以及卫生清洁工 作。二是做好医学科普宣传,让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在达到有效锻炼同时,降低健身风险。通过医学和科学指导,让有各种 慢性疾病的人进行评估后适当做一些运动。三是对于某些特定 运动,例如游泳,可明确规定患有哪些疾病的人员适合参加, 明确患有传染性疾病应予禁止参加。

  周芳(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健身除了硬件设施,更应高度重视软件方面的作用。因为健身项目具有因人而异的适应性,很多人并不适合跑步、爬山,甚至走路。有的人由于没有指导,错误锻炼把关节搞坏了。所以需要培养一支科普队伍、指导员,健身也是有处方的,要有科学性。二是培养健身指导员义工队伍,可以动员红十字会或 者某一个部门、健身协会,需要发动社会力量做公益,最好能 为健康志愿者考虑路费补贴,要形成良性循环,让科学锻炼形 成风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