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摘报

宁波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意见摘报(第五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20-08-31 作者: 阅读次数:

【文字 】【关闭窗口】保护视力色:

分组审议《宁波市菜市场管理规定(草案)》


28日下午,分组审议《宁波市菜市场管理规定(草案)》。

王乐年委员说,提两点建议:一是第3条,针对“菜市场”的定义,建议本条例提及的菜市场应该加上超市、小区门店、净菜门店等多种形式。二是建议针对农产品农药残留检测问题,增加专门条款。

方晓红委员说,我们在视察的时候发现菜市场周边有很多小店,市场的经营户对这样的小店很有意见,说这些小店的成本比较低,影响了菜市场的生意。条例第14条对此做了一些规定,现在的表述为“帮助经营者转型升级或者迁址经营”,就是说我店开在那里,你不让我开了,要帮我转型或者另外换个地方。这样的做法可能会给乡镇(街道)带来一定的负担,我认为表述是否可以再斟酌一下,比如说将周边100米范围内的店铺纳入到菜场的管理范围,统一标准和规范要求,让在市场里的经营者感到公平。

孔萍委员说,提四点建议:一是从事动物、动物产品经营或者提供加工服务的,应当符合动物疫情防控环境治理要求。二是第12条,建议将“举办者”改为“市场经营管理者”。三是建议第3条改为,本规定所称菜市场,是指依法设立有固定场所和相应设施,用于从事食用农产品、食品零售经营为主的交易场所。四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菜市场外的公共场地摆设食品、农产品的临时摊位。

赵永清委员说,条例草案第24条规定举办者经营困难,可以申请改变用途。我觉得从价格上来说,是菜市场、农贸市场的菜便宜一点,新鲜程度可能也好一点,同时老百姓对同样一个蔬菜有比较多的选择权。如果你把它改成超市,比如说三江或者M6,那么经营者、举办者就没了竞争,价格肯定是由他们说了算,一般都会比菜市场、农贸市场要贵。我觉得要改用途,需要征求周围老百姓的意见。对老百姓来说,之所以选择居住在这里,考虑的可能就是生活设施也好,其他方面设施也好,配套比较齐全,因此房价高一点也认了。如果这些生活设施都没了,对老百姓的利益会有一定影响。

俞进委员说,提出三点建议:一是草案中对社区菜店的规定需要斟酌,例如第7条中菜市场与社区菜店要进行同步布局,我觉得意图很好,但实现起来其实很难,房地产商对周边地块都可能还没开发,无法实现周边同步市场化,具体怎么实施还要进一步研究。针对第14条,建议给社区菜店的营业许可列个标准,例如相隔距离、排污标准等要求,如果达到标准了,准许开这个便民的菜店。二是针对第19条,经营者履行的义务,应该对卖违禁商品的行为有明确的禁止性条款,因为在菜场遇到过检测超标的农产品,等执法人员到场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建议将野生动物、违禁物品等列入禁止性法规。三是对于34条执法的表述,有综合执法、公安机关、卫生机构等多部门来执法,建议对抽烟等问题通过市场举办者对经营者打分等措施来管理防治,及时制止。

徐卫民委员说,农贸市场中最大的问题是规划不落实。建议规划确定以后要公示,通过公示让群众知情,让群众去监督规划的落实。

曹德林委员说,提五点建议:一是第7条提及总规,但是总规相对来说是一定时期内城市发展目标、发展规模、土地利用及空间布局等比较原则性、框架性的规定,建议前提条件增加“总规和城乡发展规划”表述。二是第12条“菜市场举办者”的表述较为少见,建议改为“菜市场投资主体”或“菜市场投资人”。三是第13条第4款提及的营业面积应如何登记,不属于“经营规范”的约束范畴,个人认为不应该在本规定中体现。四是第19条对经营者应当履行的义务中,对“农民自产自销农产品”的食品安全检测没有明确且容易引起歧义,建议明确相关的内容表述。五是第27条,缺少日常消防安全相关规定,建议增加相关内容。

董国君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立法出发点是菜市场的属性定位。我认为,菜市场的属性定位是“民生性”的。市场经济下,菜市场、农贸市场是充分竞争性的行业,菜市场的“民生性”不等同于“公益性”。在这个前提下,则需尽可能地将所有菜市场纳入管理规定。二是如何平衡菜市场相关方(消费者、举办者、经营者)利益、权限?菜市场涉及到多个利益主体,我认为应平衡好各方关系和权益。要实现各主体利益平衡,政府各个部门的职责划分、执法重点、执法权益划分则非常重要。三是针对菜市场经营多元化的特点,对其管理需分类施策。规定里面把多元化经营的菜市场都管理起来,但需要细化政策。市场监管局应该根据规定推出相关实施意见,政府多个部门联合起来,形成“1+X”,即一个“规定”下有若干个实施细则、措施、政策、意见。

范云(市人大法制委委员)说,提六点建议:一是第5条第2款“商务部门依法组织编制菜市场专项规划及其实施方案”“对菜市场专项规划及实施方案进行监督管理”,就变成了自己做、自己监督自己,分工上不合适。二是第7条第2款“编制菜市场专项规划要遵循四个原则”,一般情况下立法编制的原则都放在“总则”,如果“总则”里面有原则,下面条款里面就不要出现原则的内容。四个原则拿掉也不影响该条款的意思表示。三是第10条第3款“建设单位要进行竣工验收,应当专门通知”,应删除“专门”。四是第13条第2款“菜市场符合市或者县(市)什么最低标准”,可以写“菜市场符合规定,就可以申请”,至于规定是什么?政府肯定说要符合最低标准,但是在立法条款中不写更妥当。五是第28条对违反本规定的行为通过12345进行投诉,12345是否可以永远存在?表述最好写向综合服务热线进行投诉。因为菜市场规定出台以后政府肯定还有规章,规章修改更方便,而立法的修改难度大。六是法律责任中的第29条第2款,其他法律法规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第2款讲到浙江省目录、省政府同意的目录,如果浙江省统一目录名称换了怎么办,从立法稳定性及长久性来讲不妥当,可以放到规章里。

吴宗良(市人大财经委委员)说,提两点意见:一是应该更加明确菜市场的概念,比如社区经营用房菜店是不是包括在菜市场中,如果没有包括,也应加入。二是针对第16条,一百个商位以上菜市场的举办者,应当建立快速定性检测室,其他可以委托符合国家规定的监测机构按要求开展检测,那是不是其他的可以不委托?建议把可以改为“应当”。

朱升海(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菜场、超市、门店三者是相互补充的,建议空间规划时,要有机结合、合理规划。二是本地农民没有渠道销售农产品,导致只能去占道卖菜或去批发市场,建议第15条增加自产自销摊位比例,提高本地农民的积极性,大力发展家庭农场。三是检测时效性难以达到,规定落地难,建议从源头抓起,加强抽检力度,少批次、精检测。

安学君(市人大农业农村委委员)说,当前,住宅小区门口的店铺卖菜的情况越来越多,建议增加专门针对这些门店审批管理的相关条款。

林娅(市人大代表)说,提两点建议:一是相比第19条第5款的规定,第33条缺少了违反“明码标价”的惩罚,建议增加。二是建议在文本中增加塑料污染治理相关内容。

应建华(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委员)说,就老百姓最关心的价格、食品安全问题,提两点建议:一是针对价格问题,建议增加涉及政府补贴、摊位费管理等相关内容的表述。二是条文中针对市场管理者和经营者缺乏食品安全相关的责任规定,建议增加食品安全问题的有关内容表述。

汪沂(市人大常委会农业农村工委委员)说,第20条表述有歧义:一是予以禁止携带宠物等是禁止行为还是可以行为?如果是禁止行为,该条款应表述为:“菜市场对以下特定行为予以禁止、限制,举办者可以在菜市场出入口设定相应的标识”。二是第20条第2款“禁止携带犬猫等易滋生病菌、寄生虫的宠物进入菜市场营业区域”的表述也有歧义,首先宠物的定义不清,其次“宠物”前有修饰性用词,与第34条第1款的法律责任前后不一致,不利下一步执法落实。  

鲁爱丽(市人大常委会民宗侨外工委委员)说,提三点建议:一是第3条,“依法设立”建议改为“经过审批许可”。二是第12条“举办者”建议改为“经营主体”。三是第25条,提到的职责主体“区县市或者镇乡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与第3条提到的责任主体“举办者”不相对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